手机上阅读

第305章 人人欣羡的太子妃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太子妃寝宫。

    楼之薇终于见到了云璃,人们口中欣羡的太子妃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很好,却又似乎不太好。

    华美的服饰将她一层层包裹。白瓷的肌肤上化着精致的妆容,像世上最精致的娃娃。

    她端坐在椅子上,似乎在等待来访之人的跪拜。可是那双眼却空洞无神,似乎透过他们。看到了另一个未知的远方。

    如今的云璃神情呆滞。哪里还有之前那种仙子模样。

    楼之薇犹豫着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,转头问身后那人:“她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想当太子妃,想享尽世间富贵吗?现在吃喝拉撒都被人伺候着。不就是满足了她的愿望?”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将她弄傻了?”

    楼之薇只觉得一盆凉水从头顶浇下,整个人透心的凉。

    卓锦书伸手钳住她的下颚,俊朗的脸上带着近乎残忍的笑容:“只有这样。她才能安安分分的。你看她现在。是不是很美?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抬起她的脸,强迫她与她对视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云璃眼中终于有了些神采。那是从心底散发出来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……”

    卓锦书只是轻轻一用力。便扯着她从椅子上跌下来,整个人跪倒在楼之薇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也很恨她?我现在让她给你道歉。可好?”

    楼之薇猛地退了一步,难以置信的看着卓锦书。

    这个人疯了。

    他肯定是疯了。所以才会做出这般举动。

    “之薇?你怎么不说话?我现在就替你出气,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楼之薇冷冷看着他,半晌才道:“……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之薇?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出去。我有些话要单独要跟她说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这下似乎是听懂了。

    他幽怨的看了她一眼,又蹲下,谆谆嘱咐道:“之薇有话要问你,你一定要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,不然……后果你知道的,嗯?”

    “够了!出去!你出去!”

    楼之薇终于再受不了疯魔的卓锦书,将他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关上大门,她才无力的从门口滑下。

    远处,云璃还在地上,华美的服装被扯乱,精致的发饰也散了一地。

    可她只是呆呆的趴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楼之薇闭了闭眼,还是上前去把她扶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不惜手段也要嫁的男人吗?”

    都说皇室薄凉,没想到竟薄凉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此番下场,虽然是她罪有应得,但还是不由让人感到悲哀。

    “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呢?”

    云璃没有回答,也不可能回答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她心中就算有再多的疑问,也不可能问得出来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扯过被子替她盖好,便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就在她转身离去的当口,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呢喃。

    “给她吃下……软筋散……把她换到梨王府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脚下顿了顿,转过头来看向她,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当了梨王妃……我……就是太子妃……”

    云璃双目无神的看向远方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按照你说的……把噬心蛊……下到太子身上……她……真的会以命相救吗?”

    楼之薇眼中写满了震惊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云璃给卓锦书下毒居然是受人指使!

    也就是说,她背后有人,而幕后黑手至今还未现身!

    那给卓君离下毒的,难道……

    她两步冲到床前,急道:“那个人是谁?有什么目的?是否还给其他人下过毒?”

    “她当了梨王妃……我……就是太子妃了……我是……太子妃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楼之薇急切的质问,她只是单调的重复着之前的话。

    翻来覆去,再没有其他的线索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,她只会说这几句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,站在门口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眼中的疯狂已尽数敛去,剩下的就只有深沉的悲痛和无尽的悔恨。

    楼之薇沉默片刻,终于抬脚离开。

    在经过他身侧的时候,他忽然道:“晚膳我已经让人备好了,不吃了再走吗?”

    “殿下慢用吧。”她的脚步并没有停留。

    就在她快要走下东宫的台阶时,他再度叫住她:“之薇!我们……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终于将心中那话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眼中淡漠且毫无波澜,似乎在看着一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,开始过吗?”

    从头到尾都是原主对他的执念,可等他终于醒悟过来的时候,那个人早已成为世间一缕孤魂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卓锦书终于绝望跌坐在东宫门口。

    紫色的锦袍华丽富贵,如今却显得无比落寞与萧索。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再看,而是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就在她的背影消失的刹那,远处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个白衣胜雪,另一个,则吊儿郎当的摇着折扇。

    “哎呀,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,我都要开始同情太子殿下了。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语气里绝对没带半点同情,反而有些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卓君离的目光自始至终都在那个窈窕的背影上面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自己亲手抛弃的,现在又有什么立场来挽留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说你这个人心黑啊,为了娶个媳妇,真是不择手段。”

    这次卓锦书声名尽扫,就连父皇都开始疏远他,原本在他手上的权利都分散到其他几个皇子手上。

    这腹黑倒好,两腿一伸就躲在贤王府装病,乐得自在,可累坏了他们这几个还健全的皇子!

    “那你可要好好努力,说不定他一高兴就重立储君。你好歹也算是皇后所出,几率比老五高很多。”他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卓倾羽阴阳怪气的笑了声,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,“诶,她回来了,你都没去找她?”

    卓君离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那天他在后山醒来,发现自己做的是七杀的打扮,为了谨慎起见,便没有再回去。

    可他必定猜不到,楼之薇已经发现了端倪。

    如今,他只在想怎么解释他的不辞而别。

    “方法自然是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,你这么骗她,就不怕她知道真相之后把你给撕了?”

    “真相?”卓君离转头看向他,“就算说出真相,你觉得她会相信吗?”

    同一个身体里,住着两个人。

    这样荒谬的事情,谁能接受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