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99章 天涯何处无芳草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封玉撑着脖子狡辩了许久,直到被拎到后山,七杀才将他放下。

    俗话说吃一堑长一智。但是封玉显然是没有这样的觉悟。

    刚重获自由,他手中的银针就嗖嗖的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惜七杀并没有将其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哼,雕虫小技。”

    在受到一万点嘲讽伤害之后。封大神医再次被制服。

    这次统共加起来还不到两秒钟。

    封大神医悲剧的发现,他好像越来越快了?

    这真是个忧伤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背地里下黑手算什么英雄好汉。你放开我。本神医再跟你大战三百个回合!”

    某个使暗器的人正恶人先告状。

    无奈今天七杀情绪不高昂,没空跟他玩家家酒,于是三两招就料理了他。

    被一顿胖揍之后。封玉被点了穴摊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!你就是个孬种!”

    战败的封神医正在鄙视七杀。

    他应该是唯一一个打架输了还能这么理直气壮装逼的人。

    七杀站在巨石上,远处太阳已经升起,可他心中却还是一片阴霾。

    或许。就如封玉说的。他是个孬种。

    不敢解释,不敢告诉她真相,害怕她知道之后。更加对他避之不及。

    不。应该是厌恶。

    可是他无力去改变这一切。从诞生开始,他就被所有人冠上“心魔”的名字。

    从那一刻起他便知道。自己是个怪物。

    “喂,娘炮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。你才娘炮,你全家都娘炮!”这是疯女人专属的称呼,他什么时候允许别人都这么叫了?

    七杀继续道:“你喜欢她是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。你才喜欢她,你全家都……等等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嗯,我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眼前是卓君离的脸,卓君离的声音,用的却是七杀的语气。

    冷冽的杀伐,却在这一刻充满了霸道的温柔。

    封玉觉得奇怪,又不知道究竟奇怪在哪里。

    明明是同一个人,为什么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无视掉他探究的目光,七杀自顾自的道:“好好照顾她,等身子养好了,便送她回墨京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需要你说……”封玉瞪着眼,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,“怎么,你觉得秘密暴露,想丢下她一走了之?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再留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那时在后山,她那双通红的眼中充满了哀戚,以及被欺骗后的愤懑。

    他可以不在乎世人的唾弃和憎恶,甚至从中杀出一条血路存活至今,但是她不行。

    正如他所说,她要亡他,他无路可逃。

    如果让她知道了真相,知道了他只不过是别人身上滋生出来的一个恶念,那她会如何看他?

    他不敢再想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真心待她,怎么可能连坦白的勇气都没有?无法相信她,又凭什么说喜欢她,凭什么跟我挣!”封玉瞪着他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知道七杀心中所想,只觉得这个男人是被吓得临阵脱逃了,心中对他更是鄙视。

    七杀听罢,只是淡淡勾了勾唇角。

    “或许,你是对的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只怕没有人会相信威震江湖的紫薇宫宫主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在面临生死抉择时,他都能够面不改色的杀出一条血路,却无法对她的质问做出任何解释。

    他是活在黑暗中的杀人机器,是卓君离的刀俎。

    诞生的那天开始,他的双手就沾满了鲜血。

    他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。

    “喂,你要是真的有什么苦衷的话,不放告诉我,说不定本神医有法子?”封玉被他这副模样弄得有些莫名。

    不就是一人分饰两角吗,有什么不能说的。

    明明他负了人家,怎么现在却露出一副被天下人抛弃了的模样。

    根本就不符合他原本的气场啊!

    七杀听罢挑了挑眉,道:“你想帮你的情敌?”

    封玉语塞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那是不想占你便宜!公平竞争,能者得之!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,倒没有想象中那么讨人厌。不过,若真是公平竞争,你绝对争不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呸!你才讨人厌!我就没见过比你还讨人厌的人,活该娶不到媳妇儿!滚滚滚!”

    封大神医终于明白什么叫一腔好心都喂了狗。

    这种人,活着浪费空气,死了浪费土地。

    谁爱跟他说话谁去,反正他是不想再去找不痛快了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一点,他也懒得再跟七杀废话,自己躺在地上挺尸。

    直到晨露都悉数散去,他才终于觉得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答他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山上才突然炸出一声咆哮。

    “该死!你特么倒是把穴道给我解开再走啊!青峥!白术!快来救我!!!”

    那天,封玉在后山嚎了整整半日,才终于遇到上山采药的白术,并将他解救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回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提刀杀到卓君离的住处。

    推开门,只有楼之薇静静的坐在屋里,似乎在等着什么。

    可他却没有回来,连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,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别等了,他可能先回墨京去了,等你养好身子再回去找他算账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封玉让白术熬了碗药膳粥,一脸不爽的递到楼之薇面前。

    “快拿起吃,不然我拿去倒了!”

    “可不能这么浪费,不如倒我嘴里?”

    “哼,算你识相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看了他一眼,浅笑着接过。

    温热的粥顺着食道进入胃里,淡淡的药香从鼻腔中弥散开,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白煮兄果然是个优秀的家庭煮夫!”她如实赞叹。

    封玉只当她是又开始说些听不懂的话,索性白她一眼,懒洋洋的在她身旁坐下。

    他动作看似随意,可那一头漂亮的银发都扫到了地上,弄满了灰尘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真的就这么喜欢他吗?”

    楼之薇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,才悠悠道:“我知道他肯定有自己的理由,我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想要一个解释。

    只要他说出来,哪怕再怎么不合实际,她也愿意相信。

    可他却选择了逃跑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……俗话说的好,天涯何处无芳草,你何必非要这棵狗尾巴草呢?”封玉撇了撇嘴,眼神不由自主的飘向窗外。

    楼之薇听了,忽然笑着反问道:“你是想说,我眼前就有一棵好的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