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97章 封大神医的助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封玉听罢,脑中的瞌睡虫瞬间全跑了。

    他有些僵硬的抬头看向她,半晌。才干笑道:“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?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但是他心里已经想到了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或许,大概……她已经发觉了什么?

    他犹豫的神色落到楼之薇眼中。她危险的眯了眯眼,冷声道:“你是不是也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封玉一秒拒绝。

    这下他能肯定了。疯女人一定是发现了什么端倪。所以才来找他出谋献策了!

    正好,可以让她好好看清楚那卓君离究竟是个什么货色。

    一边口口声声宠她入骨,另一边又扮成另一个人来试探她的意志。

    这样的男人简直无聊又可恶。是绝对要不得的!

    “咳!”

    封玉一下子来了精神,瞌睡虫全跑了。

    他理了理衣服,懒洋洋的半躺在榻上。只是这副模样总有些刻意的味道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方法不是没有。就是成本有点高。”

    “多高?”

    “易容在江湖上是一种常见的手法,只要用专门的面具就行,可是这种面具制作不易。而且不太经用。一般的江湖人可用不起。”

    可是卓君离不是一般人啊!

    他是堂堂西苍贤王。另一个身份又是紫薇宫宫主七杀,不管哪一个都是腰缠万贯的角色。这点小钱难道还拿不出来?

    果然,楼之薇听罢。点点头道:“嗯,钱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这个问题就解决了。改变声音的药也有很多种。至于想改变肤色那就更简单,只要将特定的药汁涂在皮肤上,就能做到。正好我这里有这种药汁,你要不要试一下?”

    封玉跳动的眼眸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个瞎眼的蠢女人终于开窍了,简直感天动地。

    楼之薇撇撇嘴,又问道:“用水也洗不掉?”

    “呸!你是在侮辱我的职业吗?用水就洗掉了那叫易容?你怎么不干脆直接涂点胭脂水粉上去呢?”

    任何用明示暗示以及表示等方法质疑他职业水平的人,都是耍流.氓!

    封大神医绝对不服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被他弄得无语。

    都什么时候了,这货还有心思耍宝。

    即将爆发的怒意被他这么一搅合,瞬间找不到发泄的渠道,竟就这么泄气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喂,”封玉见她脸色不好,伸手戳了戳她,道,“出什么事了,你怎么忽然想问这个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楼之薇闷闷答了句。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类似于包庇的举动,她真想狠狠给自己一个耳刮。

    都已经被人耍成这样了,她竟然还下意识的想袒护他?

    她简直就是疯了!

    封玉也气得不行,可他没有楼之薇那么能忍,瞬间炸毛道:“我靠,都这样了你还想包庇那个混蛋……嗷嗷嗷!疼疼疼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作死的话一说出来,楼某人就直接给他来了一记锁喉,疼得封大神医嗷嗷直叫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暴力的疯女人,放开我!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早就知道了,居然还跟他一起骗我?!”

    封大神医如今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祸从口出,后悔的同时,也干脆破罐子破摔的道:“他……他拿刀抵在我脖子上,我敢说吗?”

    他能有什么办法,打不赢人家,他也很绝望啊!

    楼之薇被他这副样子气得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那要不要我给你一个将功折罪的办法?”

    “不用!”

    “嗯?”她的尾音微微上扬,带着威胁的意味在里面。

    封玉才不管这么多,听她要料理那个混蛋,瞬间就如打了鸡血般兴奋。

    他从她手上挣脱出来,谨慎的跑到门口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确定外面没人,才回来正襟危坐道:“据我这段时间的观察,卓君离那张脸应该是真的,七杀那张脸是易容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专门研制了一种可以快速剥下面具的药水,只要倒在上面,分分钟就能让他原形毕露!”

    他直接从袖子里面摸出来个瓶子递给楼之薇。

    之前被七杀单方面虐的场景还历历在目,封大神医早就发誓要出了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一天总算是来了!

    “……那我是不是还得给你买药钱?”她可没忘了这货是个跟她一样的财迷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居然很大方的摆了摆手,道:“不要钱!”

    他阴柔的脸上绽放出迷之微笑,仿佛正在期待什么好事发生。

    楼之薇明明知道他是想坑卓君离,却偏偏不觉得他有多么可恶,相比那个两面三刀的混蛋简直好了太多!

    娘娘腔果然是个很有爱的死傲娇。

    拿着药水,她心里那种被欺骗和玩弄的愤慨瞬间消下去不少。

    她从药炉告辞离去,临走之前还很应景的活动了一下筋骨,发出明显的“咔咔”声。

    封玉见了,很开心的为即将遭殃的某人点了根蜡烛。

    楼某人走出药炉,又去找青峥要来了一块磨刀石,躲在房里,嚯嚯的开始磨刀。

    然而七杀却没有立即赶来送死。

    或许是弄干衣服确实需要不少的时间,等他再穿戴整齐出现在楼之薇面前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了。

    鬼谷周围有八十一道生死门,紫薇宫的人跟不进来,所以他也不知道这个下午楼某人究竟过得有多么丰富多彩,更不会意识到暴风雨正在向他靠近。

    当七杀出现在她院落的时候,楼之薇正在庭院里摆了茶具,素手罗衣,悠然品茶。

    “你会烹茶?”他低哑的声音里带着极致的魅惑。

    楼之薇像是刚发现他似的,转头看向他,眼中柔情似水。

    “怎么才来,等你好久了。”

    她穿了身素色的罗衣,在幽幽夜色中白得有些灼目。

    从来都张狂如火,而这一刻,却如空谷幽兰般安静隽雅。

    “愣着干什么,来尝尝我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她到了杯茶,朝他那个方向推去。

    七杀一时没反应过来,竟然忽略掉了空气中暗藏的危机,几步走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第一次这么和颜悦色的跟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不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喜欢。”

    她柔和的嗓音清丽婉转,在这夜晚的虫吟蝉鸣中,似夜莺般好听。

    楼之薇脸上笑得柔和,心里却已经在摩拳擦掌。

    笑吧,笑吧!

    看本小姐一会儿怎么收拾你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