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96章 常在河边走,总是要湿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她气急的模样并没有起到任何威慑的作用。

    反而因为剧烈的挣扎,冰凉的池水浸透了她浅色的衣衫,露出最里面的桃红。

    某人的喉结不自主的动了动。

    他双臂将她圈在池边。不让他有任何逃离的可能。

    晶莹的水珠从她的脸上,下颚,甚至发丝滴滴落下。美艳中带着些慌张。

    还不等楼之薇有所动作,他直接伸手点住了她身上的穴道。

    两人交锋这么多次。别说是手上的动作。就算是眼神稍微动一下,他都能猜到她下一步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沙哑的嗓音带着最极致的魅惑,坚硬的胸膛靠近她的柔软。男子独有的气息没有因为池水而变得稀薄,反而更加浓烈。

    楼之薇动弹不得,瞪着他的眼神却没有一丝犹豫:“放手。你难道只会用这种手段霸王硬上弓吗!”

    “霸王硬上弓?”

    七杀眼神动了下。没有答话,而是将唇挪到她耳边,热浪徐徐袭来。耳鬓厮磨。

    鼻息间都是她的味道。他感觉到自己身上明显的变化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以前也有多次。但从来没有哪一次像如今这样强烈。

    不是他定力不够,而是她对他致命的吸引。

    他。甚至这具身体,都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她是毒药。足以引他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“该死……”

    冰凉的池水根本不能让人冷静,相反,那水似乎都要被他身上的滚烫带得沸腾。

    当他的身体贴上她时。那坚硬和滚烫让她脸色猛地一变,深深的无力感袭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碰我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仅剩的意志正拼命意志着身体里那头叫嚣的野兽。

    七杀呼吸越来越重,鼻息间的热气却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就在张嘴准备狠狠给他咬下去的时候,忽然被他制住了下颚。

    “你明知道这招已经没用了,就没想过用点新鲜的法子么,嗯?”

    “放……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手?让你逃跑吗?”他喉结微微滚动,性感中带着狂野,“可惜,你逃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原始的冲动终于冲破了禁锢的枷锁,横冲直撞的向她袭来。

    他疯狂的在她唇上掠夺。

    不管她以何种方式反抗,都被他态度强硬的化解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如今为何会这么没有定力,或许是这些早已一点点的积累起来,今天终于奔腾而出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觉得全身都凉了,连呼吸都凝住。

    完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失去理智了。

    七杀在她唇上辗转片刻,又一路往下,顺着下颚,脖子,甚至连锁骨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住手……住手!”

    从最初的生涩道如今的纯熟,他进步的飞快,而她却觉得手脚冰冷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强硬的进攻,更因为两人鬓颈相交间传来的那股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那种在最亲密时才能闻到的味道。

    以前,她不知道,可现在……她绝对不会认错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……这不可能!你放开我!放开我!”她气红了眼眶,明亮的眼中仿佛有泪要落下。

    七杀本已沉浸在疯狂中,见她情绪如此激动,还是愣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他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虽然以前更激烈的反抗也有,但他隐隐觉得这次似乎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说话,而是咬唇瞪着他。

    贝齿快要刺破红肿的唇瓣,他怕她在像上次那样将唇咬破,只能先匆匆解开她的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,楼之薇手上就已经有了动作。

    以为她又要拔刀,他下意识的在身前挡了一下。

    哪知道她竟是直接将手伸向了自己的腰带。

    “猫、猫儿?”

    他被她突如其来的热情弄得有些迷茫。

    那双眼中明明没有任何旖旎,可是她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分毫迟疑。

    她迅速解开他的腰带,双手抓住领口,狠狠扯开。

    完美的身材暴露在阳光下。

    宽阔结实的胸膛是健康的小麦色,和卓君离那种病态的白皙并不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他肩膀上却有一排小小的牙印。

    看到牙印,楼之薇悬而欲滴的泪终于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呵,果然。”

    原来他一直将她当成个白痴在耍。

    前一秒温柔缱绻,后一秒就疯狂暴虐。

    用两种身份将她玩弄在股掌之间,不过是为了看她被自己耍得团团转的模样?

    “猫儿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七杀被她的神情搞得莫名,已经开始反省是不是自己刚刚真的太过,以至于吓到了她?

    可她现在这个样子,又不像是被吓到。

    “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生气?”

    楼之薇抬起头,脸上忽然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但那笑容……并不友好。

    “现在,我给你一个机会,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解释什么?”

    七杀不明所以,却明显感受到一众风雨欲来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徒然在静谧的山林中炸开。

    七杀偏着脸,心头忽然一怒:“你到底在发什么疯!”

    “我发疯?”

    楼之薇简直被他气笑了。

    不同的身份,不同的性格,连模样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却是同一个人,而且还一直把她玩弄在鼓掌之间!

    “很好,你、很、好。”

    丢下一句狠话,她从池中爬起,只接提着鞋袜走了,不愿再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七杀被留在原地,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自己散在池中的衣袍,有些无语:“我才是被扒的那一个吧,她生哪门子的气?”

    然而这些楼之薇都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她第一时间冲到卓君离的住所,果然没有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但她并没有守株待兔,而是转身去了封玉的药炉。

    “娘娘腔!江湖救急!”

    楼某人急匆匆的跑去向好基友寻求助攻,结果封玉正在午睡,被她忽然闹醒,脸色奇差。

    “滚滚滚,别打扰本神医好梦。”

    起床气很大的封神医连声下逐客令。

    楼之薇全当没有听见,冲上去抓住他的衣袖,道:“我问你,易容的方法有哪些?”

    封玉还在似梦非梦,似醒非醒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以为她闲着没事又要搞什么幺蛾子,摆手打发她道:“你要是闲得无聊了,就去药田里帮我拔杂草,别在这儿打扰我睡觉。”

    说着又要缩回榻上继续睡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一脚踩在他榻上,冷声道:“有什么方法,可以让人的声音容貌甚至肤色的完全改变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