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95章 你认识七杀吗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卓君离没有说话,只是笑着看她。

    楼之薇被他那诡异的表情看得全身发麻,不由向后退了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想干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他没有继续说。而是继续笑意盈盈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脸上没有了往日那种病弱苍白的感觉,而是多了几分邪肆,仿佛预示着什么不和谐的事情即将发生。

    一般这种情况。楼之薇最先感觉到的应该是种灭顶的危机感,或者说是羊入虎口的忧伤。

    可是恍惚间。她竟然觉得这副表情有点陌生。又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仿佛在另一个人脸上也看到过。

    七杀……

    记得那天她毒发的时候,是他冲进了长乐殿将她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等她再睁眼的时候,眼前的人却变成了卓君离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她觉得自己的梦好像还没醒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在梦里,这两个人才会是一个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弱弱的将头往前挪了半分,一缕青丝顺着她的脸颊落下。

    卓君离伸手将其抚到她耳后。道:“说。”

    得到许可。她的头又向前挪了挪。

    莹白的小脸就在他眼前,红唇贝齿,只要轻轻一低头。便能吻住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准备将心中所想付诸行动的时候。楼之薇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认识七杀吗?”

    卓君离僵在了半路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他似乎没反应过来。又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楼之薇眨眨眼,继续道:“他是紫薇宫的宫主。你认识他吗?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明明是完全不同的人。可她总觉得这两个人身上有种相似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种诡异的想法究竟从何而来的,她也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她曾怀疑过七杀就是卓君离。

    可是她已经亲自“验证”过了,结果是被红果果的打脸。

    所以她想。这两个人是不是认识,而且是熟识,是以神态间隐约还会带着对方的影子。

    楼之薇低头沉思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她低头的瞬间,错过了卓君离眼中闪过的情绪。

    虽只有一秒,也足以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“问他,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努力让声音听起来平静。

    她却注意到他没有立即否认的事实,正准备开口细问紫薇宫的种种,就听他道:“你看上他了?”

    不同于从前那种淡然的语气,字里行间甚至还有些微微散发出来的酸意。

    楼之薇愣了愣,立马反应过来道:“不是,你搞错了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休息吧,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也不等她解释,卓君离披上衣服就走出了厢房。

    动作之快,她叫都叫不住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……该不会,是吃醋了吧?”

    楼之薇挠了挠脸,随即心中隐隐生出种可耻的满足感。

    她费力的活了两辈子,如今那颗已经枯萎的烂桃花,终于是要开了吗?

    本来从万毒窟回来之后本来是要直接回墨京,但卓君离觉得这里鸟语花香,提出不如暂且住上几日。

    于是封大神医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上辈子欠你的是吧?”封玉有一种分分钟手撕了这货的冲动,“住宿费一万两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。

    “别介,我已经欠了你十万两了,再欠我砸锅卖铁都还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明明不谈钱他们还可以好好做朋友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让纯洁的友谊被铜臭之气污染,这样不好。

    “你的可以欠着。”封玉白了她一眼,又转头狠狠道,“但是他的必须要现结!”

    楼之薇不明白两人之间那种暗流涌动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只见卓君离脸上的笑意更深,并不跟他一起胡闹,只道:“封神医热情好客,既然如此,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的住下了。”

    干脆利落,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封神医表示一点都不开心。

    卓君离心疼她身体初愈不宜奔波,封玉却郁闷家里多了个蹭吃蹭喝的,简直心塞不能言语。

    偏偏还要碍于某人的淫威,不敢随意发作。

    于是这水深火热的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着。

    只有楼某人整日过得没心没肺,丝毫没有觉得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这天她本来有事找卓君离,结果找了一上午都没找到。

    无法,就只能自己溜到后山来放飞自我。

    近日她在鬼谷后山发现了一潭清池,广袤静谧,树木葱郁,在这暑气未褪的三伏天,简直就是个避暑胜地。

    走到避暑的老地方,她习惯性的脱了鞋袜,用脚勾了勾池水,突如其来的冰凉让她整个人一激灵。

    “呼,好凉!”

    感叹一声,将脚浸进水中。

    冰凉的感觉顺着脚心慢慢爬上来,舒服得她直哼哼。

    “娘娘腔真是个会享受的,等以后我老了,也找这么个世外桃源,逍遥自在。”

    她自由自在的用脚拍着水花,白皙的玉足不盈一握,在晶莹的水花下泛着凝脂般剔透的光泽。

    玩了一会儿,困意悄悄爬了上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也不讲究,直接就靠在身后的巨石上打起了瞌睡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仿佛谁的手轻轻抚过着她的脸颊,指尖冰凉,弄得她脸上有些发痒。

    即使在这样的季节里,他的手依旧没有温度。

    楼之薇向来有浅眠的习惯,所以那人一来,她就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她勾起嘴角,睁眼道:“君离,别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剩下的话就全部卡在了喉咙里。

    那人穿了件黑色的常服,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,可眼中的怒火,却是怎么都抑制不住。

    “你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七杀说这句话的时候,每一个字都带着危险。

    楼之薇愣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她显然对在这里看到他感到吃惊。

    这货也太神出鬼没了,这么隐蔽的地方也能找到?

    七杀没有回答她,而是走到她面前蹲下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眼中带着冰冷的死寂。

    在她睁开眼的那一瞬间,他看到了她眼中从未有过的柔情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他,就因为那个时候我没有出现吗?他做了什么,那个废物能做的我一样可以!”

    他激动的掐住她的下颚,剧烈的挣扎让两人同时落入池中。

    顿时水花飞溅,衣衫尽湿。

    楼之薇的胸口随着晃动的水面急速起伏,她两只手都被他制住,无法脱身,只能怒道:“你今天又吃错什么药了?放手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