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94章 找个地方凉快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她抓着他的领口,不允许逃离。

    苍白的脸上是明媚的笑意。

    没有小女儿的娇羞怯懦,反而像个王者兵临城下的宣告。

    可这就是她的性格。嚣张,狂妄,却让他讨厌不起来。

    或者说。他正是爱极了她这种张狂。

    见他半天不说话,楼之薇皱眉。

    “怎么。不愿意?”

    卓君离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:“这……如果我说是呢?”

    “嘁。不愿意也没用,本小姐决定了的事情,只会去完成。没有商量的余地!”

    她心里气得简直想揍他一顿。

    明明前一秒还信誓旦旦的说要娶她,下一秒就变卦了。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反复!

    难道说好不容易逃离了死亡阴影的笼罩,那些原本的桃花也都要跟着跑了?

    这不科学呀!

    看着她脸上阴晴变幻。他不禁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笑。再笑我霸王硬上弓了!”窘迫和凶狠在她脸上形成了一种奇特的色彩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卓君离笑得更开怀。

    那双沉静的眼睛散发着光辉,在一片寂静的黑夜中。比星河更加耀眼。

    “那我。是不是该说一句求之不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!”

    楼之薇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真不明白这家伙什么时候也有了油嘴滑舌的本领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无师自通。

    片刻后。卓君离终于停了下来,脸色无比严肃。

    “薇薇。刚刚你那句话,恕我不能接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是不是又想耍什么花招?”

    楼某人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好不容易下定决心。却被别人无情拒绝。

    这么丢脸的事情,她才不接受!

    就在怂掉的楼某人准备找个借口岔开这个话题的时候,他忽然伸手拦住她的后颈。眼中是无尽的深情。

    “这句话本该我来说,薇薇,请让我给你一场最盛大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他徐徐说完,才俯身吻下。

    凿出来石洞中还有些嶙峋的石屑,硌得她背疼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一开始的想法。

    再然后,她就没那么多心思去关心这些了。

    幽暗中的石洞中有着诡异的静谧,冰冷的月光从裂隙中无言洒下,照亮的是两个人的低语。

    从万毒窟出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下午。

    封玉并没有在,而是派了白术在门口候着。

    他从开始就看得明白。

    不管最后的结果是她毒发身亡,还是他们相携而出,哪一个画面,他都不想第一眼看到。

    所以他在药炉前坐了整夜,直到白术在门外轻敲了三声,那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,楼大小姐已经平安无事了,属下已经带她在厢房去歇下,你可要去看看?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他们缺胳膊短腿儿了吗?”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换了个问法。

    白术哪里不知道他真正关心的是什么,连忙答道:“楼大小姐并未受伤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贤王好像伤得不轻。”

    “卓君离?哼,他武功那么高强,短时间之内应该不会死,让他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白术对自家主人这名明显的嫌弃噎得无语,只能当做没听见。

    等打发了白术,他才转身去后面的药架子上翻找什么。

    片刻后,才终于找到一个青白色的小瓷瓶。

    “虽然她皮糙肉厚外加一身精肉,但好歹是个姑娘家,身上有什么疤痕总归是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犹豫再三,他还是推开药炉的门,朝着楼之薇的厢房去了。

    手里掂着那个小瓷瓶,嘴里自言自语,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“呐,这是我鬼谷特产冰肌白玉膏,三日祛疤,十日生肌,由于药材名贵,这药整个西苍就只有两瓶,用了之后,包管你……”

    那些原本计划好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,他便在竹林里停下。

    竹影依稀间,恍惚能看到厢房中的两个身影。

    卓君离衣衫半褪,正背对着楼之薇。

    而她,手里拿着什么东西,似乎正在给他上药。

    “嘁,我让他找地方凉快去,他竟跑到这里凉快来了?”封玉气得咬牙。

    说话间,那药好像迅速起了作用。

    只见卓君离背上的伤似乎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。

    那是……冰肌白玉膏!

    整个西苍只有两瓶,而她手上的,是卓君离曾重金在他手上买走的另一瓶。

    封玉下颚微微动了动,终是没有再说出半句话来。

    他就静静的站在门口的竹林间,看着她细心的为他上药,是不是还抬头询问两句。

    不用猜都知道,那个笨女人肯定是在问他疼不疼。

    他一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,这点小病小痛算什么,还真把他给宠上天了!

    封玉在心里骂骂咧咧了半天。

    直到远远看见楼之薇开始抖动手里的瓷瓶,应该是已经没有了。

    后面的他不想再看,直接转身离去,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。

    药炉外面,白术看他去而复返,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主人,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话才刚问完,只见封玉忽然伸手,青白的瓷瓶摔道一旁的巨石上,应声碎成几份。

    “主人?”

    白术不明所以的看着他,不明白他怎么会忽然发这么大的火。

    封玉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道:“以后,鬼谷再不做冰肌白玉膏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?”

    封玉气冲冲走了之后,卓君离才不慌不忙的往他刚刚站的那个地方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这两天你也累了,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脸一红,心道到底是谁让她这么累的,敢不敢大声说出来?

    她别开脸,却在无意中看到他肩上有一排小小的齿痕。

    那是她痛得钻心的时候给他留下的。

    因为中毒的关系,他皮肤是一种病态的白。

    如果有一天他身上的毒解了……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,怎么投入?”他忽然转身揽住她。

    楼之薇吓了一跳,随便找了个借口道:“哦呵呵呵,我是在想,今天晚上吃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说谎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“该罚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喂,住手!现在还是白天!”

    她急急忙忙的抓住他不老实的手,卓君离果然顿了顿,抬头状似无辜且疑惑的看着她:“白天,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那个表情让楼之薇差点没一巴掌呼死他。

    白日宣淫,亏他说得出口!

    “起开,回你房间睡觉去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