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92章 他不会让她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卓君离并没有想回答他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笃定她不会死。

    他不会让她死。

    片刻的僵持后,封玉也知道这龟息假死之法轻易瞒不过他,只能没好气的道:“备马车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啧。你之前不是都听到了吗,现在又来装什么傻?我自然是要带她去万毒窟!”

    若不先用金针封住她身上大穴,她肯定撑不到那里。

    卓君离眼中闪过一瞬的迷茫。

    “万毒窟?”

    “怎么。当初还拿刀抵在我脖子上,说什么刀山火海也陪她闯。现在装什么失忆?宫主大人。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。”

    封玉脸上有显而易见的讽刺。

    卓君离终于明白他那厌恶是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”他点头道,“我也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。但在那之前,先把青峥白术的穴道给我解开!”

    当卓问天下令封城找人的时候,贤王府的马车已经早早的出了墨京。一路披星戴月的赶往了鬼谷的万毒窟。

    马车飞奔了七天七夜。而这七天对楼之薇来说却是静止的。

    她的时间永远留在了毒发的那刻,身上的金针将那蚀骨的剧痛定格在那个刹那。

    万毒窟前。

    卓君离穿着身轻便的黑衣,将楼之薇横抱在手上。

    封玉站在不远处。脸色算不上好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进去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多余的精力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“呸!本神医堂堂鬼谷医仙。需要你照顾?”

    封玉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。

    可是卓君离还是没有给他任何选择的余地。闪身就没了影。

    除了那没有尽头的黑洞,其余的什么都没有剩下。好像从一开始哪里就没有站过人。

    习武之人目力非常,他刚走进洞。就有一条响尾蛇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只是翻转了一下手腕,那蛇便当场断成两截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石壁上还爬满了各种毒虫毒草。周围都是窸窸窣窣的响声。

    卓君离淡淡扫了一眼,便继续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怀里的人就像是睡着了般,恬静安详,若不是亲眼所见,他也不相信张狂的她会后这样安静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么?”

    明知道她不会回答,他却还是执着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漆黑的环境带给人未知的恐惧,可是他却觉得无比宁静,仿佛这黑暗才是他本来的归属。

    他嘴角边噙着微微的笑意,思绪已经回溯到从前。

    “那次春猎你与楼将军走散,跑过来惊了我的马匹。当时要不是我手快,只怕你都已经是马下亡魂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那时你的眼神实在不怎么好,竟一眼将我认成三弟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笑得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时过境迁,那些尘封的记忆再度被揭开。

    “也是,那时参加春猎的皇子就只有我跟三弟,我是出了名的病秧子,自然不会、也不能飞身救下你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做了回好人。那是我第一次用老师教我的蛊惑之术,没想到竟真的成了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不停的毒虫攻击,却都被他巧妙的避过。

    在这黑漆漆的山洞里,没有了世俗的眼光和枷锁,他终于不用再做任何乔装。

    他就只是他,一个为了救心爱女人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那次之后你竟会无可救药的爱上三弟,甚至不惜为他舍弃性命。”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很震惊,同时也很同情卓锦书。

    毕竟那个刁蛮泼辣的丫头,不是谁都能消受得起的。

    他本不甚在意,直到上巳节那天,她惊鸿一舞,艳惊四座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是欣赏她的。

    但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可我没想到,你竟然在噬心蛊发作失去意识之后,还能闯进我的别院,看见我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那时本该杀了她,但是不知为何,他竟在院中做了整整一天。

    当回过神来的时候,她已经醒了,还企图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溜走。

    所以他起了捉弄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,他们之间的纠葛就注定了。

    “薇薇,有很多事情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,那些决定害你受伤,让你痛苦,但它也让你将我放在了心里,即使有一天真相大白你会恨我,我也……绝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走到石窟最深处,一缕悠悠的月光从头顶的裂隙中照了进来。

    不同于路上那种漆黑,这里是万毒窟中唯一有光的地方。

    卓君离动作轻柔的将怀里的人放下,伸出修长的手指划过她冰凉的肌肤。

    这里已经没有了其他的毒虫,只有那种形似昙花的毒草。

    封玉说只要一眼就能分辨出来,果然不错。

    剧毒之处,杂草不生。

    他静静的看着她,黑暗中只有那双眸子带着明亮的光辉。

    “我曾以为自己无欲无求,而如今才知道,原来我也很自私。自私到不允许任何人觊觎你,即便是另一个自己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黑暗中忽然响起微弱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是寻常人都听不到的,花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卓君离抬起头,看到石壁上垂下来的一朵白色的花苞正在渐渐绽放,带着醉人的香气。

    听说它开花的时候是毒最盛的时候,不仅全株带毒,就连此时散发出来的香气也是剧毒。

    可是他没有犹豫。

    白色的花盛开,他走过去将其采下,放在嘴里嚼碎之后喂到楼之薇嘴里。

    一切完成,他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,眼中看不清情绪。

    “我欠他的,可能永远都还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将封住她大穴的金针缓缓拔下。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楼之薇身上的某个开关仿佛被打开了一样,瞬间清醒。

    入目皆是漆黑,可是那种锥心刺骨的剧痛却清晰的提醒着她,这不是梦,而是真正的现实。

    “七……君……离?”

    “我在,我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精神恍惚,有那么一瞬她好像看到了七杀,可细一看去,却是卓君离的脸。

    她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,他只能将她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马上就好了,再忍一忍,疼就咬我,别憋着。”

    他让她的头枕在自己肩膀上,恨不得替她承受这一切的折磨。

    楼之薇终于没忍得住,一口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便感觉到口中腥甜。

    “放心,解药你已经吃下去了,不会有事的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