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8章 梨王相助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我……”左誉眼神躲闪了一下,才道:“我当然要救!”

    早料到他会这么回答,楼之薇面色木然的给他鼓了个掌。

    “明知不会游泳还要飞蛾扑火。哦不,扑水,真是让人感动。可你忘了。自己根本就不会水。贸然下水不但救不了人,连自己也会被淹死。所以结果就是……”她一脸遗憾的摊了摊手。接下来要说的话就不言而喻了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左誉没领教过楼之薇那张贱嘴,不消片刻就被打得丢盔卸甲。

    这时又有人问道:“那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那人淹死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样确实能保住自己性命。但是未免太冷漠了些。”

    哪知道楼之薇摇摇手指,神秘莫测的道:“非也非也,当然有两全其美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法子?”左誉早已忘了自己的初衷是为了羞辱楼之薇。不由顺着她的话问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不会游泳。又不是这天下人都不会游泳,叫其他人来救不就完了,笨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。还不忘鄙视一下左誉的智商。

    左誉被这么一激。猛地拍桌而起。喝道:“岂有此理,你明明已经说了周围没有别人。难道是故意耍我吗?”

    他愤怒的声音几乎要撕裂甲板上的河风。

    楼之薇掏掏耳朵,嫌弃道:“哎呀。说你笨你还真笨,周围没有人你不会喊啊!这么大张嘴长在脸上是做装饰的吗?我看你嗓门挺大的,怎么就和智商不成正比呢?”

    “你!这简直就是歪理。你刚刚何曾提到过可以喊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你就不知道动脑子想吗?照你这逻辑,要是别人把你卖了,你是不是还乖乖帮人家数钱啊?”

    左誉真是没见过比楼之薇还要舌尖嘴利的女人,在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就被无情的将了一军。

    楼之薇出手的特点就是,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她挖的坑究竟在哪儿,也可能时时都是坑,处处都是坑。

    “学到了吗左公子?我举这个例子只是想告诉我妹妹,凡事量力而行,不要打肿脸充胖子。今天我在,尚能对她提点一二,他日若是我不在,谁来护她周全?”

    这话不光把刚刚的事情一笔带过,更是一脚踩到了人性的道德制高点,瞬间一个爱护庶妹的高大形象呼之欲出。她虽然嘴巴上严厉了些,但一切都是以自己妹妹为出发点。

    而之前为她挡酒的楼若兰,就成了个不懂事又不量力的妹妹,让她这个姐姐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周围有人开始低声议论。

    有人说:“从来听说楼家大小姐是个不学无术的草包,今日一见似乎有些与传言不符。”

    更有人说:“一直听说楼家二小姐知书达理,满腹诗书,怎么今天一看,也不太是那回事呢。”

    顺利的刷高了众人的好感度,楼之薇功成身退的准备退下,却忽然被一个声音叫住。

    “听楼大小姐的意思,这落水之人,是不是该让有能力的人来救?”

    抬眼看去,问话的居然是卓天琪。她不知道他葫芦里要卖什么药,只能点头道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卓天琪却笑着道:“既然如此,那这剩下两杯酒,本王替你喝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端起酒杯敬了卓锦书,一口饮下。

    楼之薇不知道他要唱哪出,满脸懵逼的看着他,竟然忘了反应。

    就在第二杯酒快要满上的时候,忽然听上座的卓锦书笑道:“哈哈哈,五弟既然敬了本宫,本宫怎么不喝?”

    男人喝酒都是一口豪饮,只是他仰头喝完之后,眼神狠狠往楼之薇这边瞪了眼,其中深意难以捉摸。

    那动作太快,连楼之薇自己都没察觉,卓天琪却眼尖的捕捉到了端倪。

    他脸上笑容不变,缓缓放下手中的酒杯,道:“如此,三杯已尽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也笑得开怀,“好了好了,宴会开始,大家不要拘束,随意便好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笑声,楼之薇总觉得他是想扎死自己的。

    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,纵然是恨得牙牙痒,他还不是不能拿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这一闹之后,筵席上终于有了片刻的宁静。楼若兰呆若木鸡的站了半天,最后还是被身后的婢女扶着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旗开得胜,还是大胜,顿时觉得心情舒畅。嘿嘿一笑,继续吃肉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有个小厮捧了件披风过来,恭恭敬敬的道:“楼大小姐,请披上披风。”

    彼时楼之薇正在啃着小鸡腿,满脑子都是吃肉,看到披风一时没明白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白虹率先反应过来,问道:“这是谁让你送的?”

    小厮也不含糊,答:“是梨王殿下说甲板上风大,让大小姐小心些,莫着了凉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楼之薇就看到卓天琪往这边温柔一笑,暖如春风。

    她打了个寒战。

    白虹有些迟疑。民风开放是一回事,但一个待字闺中的姑娘披上男人的披风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似乎看出她的犹豫,小厮笑道:“姑娘莫要误会,这是船上让着备着的女式披风,不是王爷自己的,大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这样一来,就不用担心什么闺誉了,真没想梨王这么有心。

    白虹想着,征询的看向楼之薇,却见她已经以光速消灭了一个鸡腿,迅速奔向了下一个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白虹快哭了,真不知道她家祖宗眼里除了吃还有没有其他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楼之薇知道了她此刻的想法,一定会认真的回答她:没有。

    “放那吧。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她的眼睛还是没有从菜盘子上挪开。

    这画舫上的厨子肯定是卓锦书从宫里带来的,做出来的东西侯府简直没法比。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这样一比起来,她真的觉得侯府那些厨子都弱爆了!

    等一会儿她吃饱了再去给卓锦书挖个坑,看能不能从他手上坑一个厨子过来。

    有了这样的目标,她吃得就更加专注,就连有人在叫她都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白虹看不下去,拍了拍她的肩膀道:“大小姐,叫你呢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闻言抬头,看到的正是云璃的笑脸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之薇妹妹打算表演什么才艺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