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90章 毒发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东溪公主被人掉包,而真正的那位,只怕已经是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卓锦书脚下仿佛有千钧重。半晌才朝着云璃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“殿下请冷静,此事恐怕还要从长计议。”杜青冥怕他情绪激动,上前劝说。

    只是这话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卓锦书狠狠推开他。上前掐住云璃的下巴,力道重的几乎将其捏碎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什么时候掉包的?”

    他的眼中没有了往日的深情。只有欺骗后的愤怒与震惊。

    云璃抬起眼与他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那眼神深深刺痛了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在东溪的使臣进入墨京之前。我就已经是‘她’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,是么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怒极反笑。

    原来这段时间跟他温存缱绻的,一直是个假货!

    “好。你很好!那我问你,真正的云璃究竟在哪!”

    这句话他几乎是用吼的。

    云璃沉默了片刻,才哑声道:“被我用化尸水……化掉了。”

    尸骨无存。连最后的证据都没有剩下。

    卓问天听罢。也跌回龙椅。

    和亲公主尸骨无存,这件事究竟应该怎么向东溪交代尚且不论,先说眼前这个假货。是绝对留不得!

    “来人。将这个冒充公主的贼人拿下!”

    “慢。”卓锦书沉声打断他,“父皇。这个人请交给儿臣处理。”

    他眼中有出离的怒火,也有深沉的悲哀。

    今日发生了太多事。他已经不知道孰对孰错,孰是孰非,可曾经那些美好的记忆总是不会作假。

    就算眼前的她真的罪不可赦。可她至今也没伤害过自己,甚至替他调理好了心疾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还想包庇这个人?”

    知子莫若父,当他开口的时候卓问天就知道糟糕。

    卓锦书沉吟片刻,忽然松开手。

    “若东溪那边责问起来,一切罪责我愿一力承担。”

    仅此一次。

    他能做的也只有这样了。

    从此他们,天涯陌路,两不相欠!

    云璃绝望的闭上眼,眼中泪水终于涟涟落下。

    她紧握的拳头也跟着松开,显然已经放弃了抵抗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宽厚仁慈,姑娘可要感恩戴德才是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上前扶起云璃,脸上十分感动。

    只是靠近的时候,她却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道:“这就放弃了?莫不是你想眼睁睁的看着卓锦书娶了楼之薇?”

    云璃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,他们……他们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楼之薇做这么多是为了什么?还不是记恨你当初夺了她太子妃的位置!你且看着,她下一步就是迷惑卓锦书,让他重新娶了她!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的话就像魔咒般,不停的在她耳边环绕。

    她本不愿相信,可是抬眼看去,卓锦书确实走向了楼之薇!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他怎么能这样,怎么能在刚刚抛弃她之后,转眼就投到别的女人的怀抱里去!

    这不公平!

    要不是那个女人,她的身份也不会暴露,太子妃的位置依旧是她的。

    错的是楼之薇!

    她该死!

    “去死……你去死!”

    云璃眼神空洞的摇着头,忽然像着了魔似冲过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本就提防着她。

    见她掷出暗器,迅速侧身躲开。

    只是那暗器从脸颊擦过,“啪”的一声撞在身后的红漆木柱上,霎时幽香弥漫。

    那是玉露的味道!

    楼之薇连忙捂住口鼻,可已经来不及。

    休眠的噬心蛊瞬间醒了过来,长期的蛰伏似乎让它积蓄了无穷的力量。

    剧痛顷刻袭来。

    那是比之前数次加起来都还要剧烈的痛!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“薇薇?你怎么了!”楼震关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楼之薇整个人都蜷缩倒地,皮肤下面更是有什么东西在迅速移动。

    身体已经不堪重负,可是她此时脑中却一片清明。

    云璃知道她中了噬心蛊,并且知道用玉露来诱她毒发。

    那她……是否就是最开始对卓锦书下毒的人?

    零散的疑点似乎终于有了脉络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噬心蛊……是你下的?”

    云璃已经被数个侍卫按倒在地,脸庞近乎扭曲。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她神情恍惚,说出来的话更是惊涛骇浪,“听说你对太子深情不悔,当初我还不信,可没想到你真的蠢得将蛊虫转移到自己身上!可是他却抛弃了你!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其他人还没听明白,卓问天却先看向楼之薇。

    “你当时说有办法救锦书,就是将毒转移到了自己身上?”

    难怪她要将婚事提前。

    原来是早就知道自己命不久矣!

    听了这话,卓锦书如遭雷击,整个人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“什么蛊虫,什么以命相救?你们在说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他本不愿相信,可楼之薇那痛苦的样子,不就是跟他曾犯“心疾”时一模一样!

    原来,那根本不是什么心疾,而是一种叫做噬心蛊的毒!

    那日日在他身边温言细语,悉心照料的女子,就是下毒的罪魁祸首!

    “不,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他如何能够相信,那个被他嫌恶的人竟不惜以命相救,而他却娶了本要害他的凶手!

    卓锦书踉跄着想将她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走上两步,就被楼之薇冰冷的目光给瞪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告诉我,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你一掌将‘楼之薇’打落高台的时候,她便死了……”楼之薇脸色惨白,疼得冷汗直流,却依旧咬紧牙关,“是你,亲手杀了她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如利刃般刺进他的心脏,痛得他几乎窒息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,你不会有事的,太医!快过来救她!”

    卓锦书想过去将她抱起。

    还不等他上前,眼前便闪过一抹黑影。

    待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,那人已经带着楼之薇离开。

    来无影,去无踪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有刺客!”

    “薇薇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追啊!”

    然而就在大殿乱成一片时,有个身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大殿。

    凛冽的风中。

    楼之薇已经疼得精神恍惚。

    她分不清现在抱着她的是谁,只是这天下间有这本事自由出入长乐宫的,只怕只有紫薇宫里的那位大魔头了吧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这个坑货……总算是来了……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