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89章 真假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什么!”

    苏合香散,三教九流中常见的一种药品。

    少食助兴,多食成瘾。轻易不能乱用。

    听了苏合香散的功效,卓问天已经怒拍了数下龙椅扶手。

    若卓锦书是因为被人暗算才出了这样的事,那性质便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不管对方是谁。定要追查到底!

    “好一个狐媚子,竟敢妄图勾-引当朝太子!陛下。此人绝不能留。”慕容兴言敛了神色道。

    闻言。慕容盼雪脸色终于白了一瞬。

    清音本就是皇后赏给她的。

    现在她都开口了,那卓问天心里也再没有了顾忌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没有再给慕容盼雪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卓问天指向清音,怒道:“来人。把这个贱婢给朕拖下去,杖毙!”

    看似龙颜震怒,皇威浩荡。

    实则弃车保帅。

    这便是帝王家的薄凉。

    牺牲一个婢女。换回卓锦书的名声。值得。

    清音迅速被侍卫拖出殿外,连声告饶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外面闷棍声此起彼伏,伴随着她的尖利惨叫。

    每叫一声。慕容盼雪的脸色就更白一分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向楼之薇。

    那张脸依旧高贵端庄。此时却仿佛已经快要裂开似的。

    清音自小跟着她。是她的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若真的杖毙,那便是将她的手臂生生拧断!

    明明是她抢占了先机。明明赢的人应该是她,现在却被楼之薇反咬一口。落到这步田地!

    这叫她如何不恨!

    “你,也是个恶毒的女人。”慕容盼雪说这句话的时候,整个人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理她。只面无表情的数着外面的杖责声。

    一下,两下,三下……十五,十六,十七……

    直到第三十七个板子落下的时候,她才转头看向慕容盼雪,眸中带着盈盈的笑意。

    三十七下。

    当初封玉为救她入狱,半夜被不明身份的人用尽酷刑,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,就是整整三十七下!

    现在可谓天理昭昭,轮回不爽!

    “郡主为何说我恶毒?清音姑娘是挖了太子妃的墙角,就算要求情,那也得是她开口,我又有什么说话的余地呢?”

    一句话,又把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到了云璃身上。

    她现在钗发尽散,神情癫狂,哪里还有以前那人中仙子,花中白莲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呵,你是想让我替那个小贱人求情?做梦!”

    接连的刺激已经让她神志不清,伪善假面被彻底撕下,剩下的只有阴毒和狠戾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……”卓锦书很痛心。

    云璃癫狂一笑,道:“这个样子怎么了?莫非刚刚雨露之后,殿下就变心了,不要臣妾这糟糠之妻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,只怕殿下还不知道,你的太子妃不仅武功了得,毒术也相当惊人,本皇子都差点着了她的道!”

    一个粗犷的声音从殿外传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耶律骁被人扶进大殿,俊美的脸上带着张狂的笑容,扶着他的,则是在墨京郊外碰到的书呆子。

    他单手放在胸前,朝卓问天行了一礼:“西苍的陛下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耶律皇子的腿是怎么了?”卓问天眉头紧拧。

    连北牧的人都来了,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,怎么这么多事端!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你的太子妃可是个不得了的角色。今日我在御花园,便是她让毒蛇咬了我,还让人将我弄出宫外,要毁尸灭迹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闻言,卓问天再也坐不住,猛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这个书呆子救了我,我这条命就要永远留在西苍的徒土地上了。”

    耶律骁这条命有多重要自然不比再说。

    他一死,西北两国必定大战!

    “她……她为何要杀你?”卓锦书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 耶律骁只是道:“我若知道,也不会在这里质问她了。总之,此事还希望西苍的陛下给我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让书呆子扶着他到一旁坐下。

    只是在经过楼之薇身边的时候,他用只有三人听得到的声音道:“怎么样,本皇子是不是来得很及时?听说今天是你的死期,本皇子是专程来看你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到一旁坐下。

    “太子妃不如说说这一身武功路数究竟如何而来?刚才那掌,似乎是鬼谷的独门掌法。”杜青冥忽然向前走了步。

    鬼谷。

    楼之薇没想到竟能在这长乐殿上听到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那是封玉的师承,也是她身上噬心蛊的源头!

    可云璃一个生在深宫中的公主,怎么会跟鬼谷扯上关系?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识得?”云璃脸色一沉。

    连鬼谷出来的那个白发小子都没看出她的身份,这个小小的判官竟一眼就看出来了?

    “客云对江湖门派的路数知之甚详,所以还请你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便是断了她的后路。

    此刻再想不承认,也是再不可能。

    终于,云璃像是被抽干了全身力气似的,软倒在地。

    没有了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什么都没有了!

    她的身份暴露,那西苍太子妃的位置也再不会是她的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在说什么?什么鬼谷,她是东溪的长公主!”卓锦书退了半步,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 眼前明明还是那个熟悉的面庞,可现在看来却是那么陌生。

    他以为足够了解她。

    如今,却发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认识过她。

    杜青冥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,断了他最后的臆想:“若她真是东溪公主,是绝对不可能会江湖招式的。”

    从开始他就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身为嫡长公主,本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,可她身边却连个固定的侍女都没有。

    敢问在深宫中娇生惯养的她,如何一个人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生活?

    可每当人问起的时候,她总会端出副小心翼翼又娇弱可怜的模样,让人再狠不下心。

    春猎时死掉的婢女,应该就是发现了她的秘密,被灭了口!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可能!”卓锦书整个人都在发抖,“可当时东溪的文书,东溪的贡品,甚至那些使臣,又该怎么解释?!”

    杜青冥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不用他开口,答案也已经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唯一的可能就是:其他都是真的,而真正的云璃公主,只怕早在很久之前就被人偷梁换柱了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