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88章 厚此薄彼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卓问天的指尖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他现在没空去管那些弯弯绕绕的儿女情长,更不关心云璃为什么有武功。

    他担心的是,卓锦书在这么多官员面前失德。就等于已经失了威信。

    不能服众,以后如何率领重臣治理西苍?

    糊涂!

    “对了陛下,贤王殿下也受了重伤。现在偏殿昏迷不醒。”杜青冥想了片刻,补充道。

    卓问天沉默片刻。点头:“嗯。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态度冷淡,竟没有要关心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第五经伦袖中的拳头紧了些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动作太过隐秘。并没有人注意到。

    楼之薇秀眉紧蹙,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卓锦书是嫡亲不错,可就算是庶出。卓君离也是他的儿子!

    身为帝王。如此厚此薄彼,是不是太有失偏驳?

    “此事,还有哪些人看到了?”

    他言辞淡漠。竟全然不顾卓君离还重伤昏迷一事。这就打算要将这件事给匆匆处理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中忽然泛起一阵酸意。

    不是为她自己。而是为那个白衣如玉的男人。

    帝王薄凉,可没想到竟已经到了这种地步!

    都说手心手背都是肉。可现在看来,好像只有卓锦书才是他手心上的肉!

    杜青冥没想到他竟想就这么一笔带过。

    公正如他。也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见他没有反应,卓问天不耐烦的又问了遍:“到底有哪些人看到了?”

    若不多,那还好处理。若只有殿上这几个便更好了,随便赏点东西,打发了事。

    他不是不知道其中蹊跷,可里面关系到西苍储君,东溪公主,还有平阳王府。

    他权衡再三,只能做出这样的选择。

    至于君离,只能亏待他了。

    众人如何不知道卓问天心中所想,这本来就是帝王家的事,帝王都这么说了,他们还能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可有个人偏不依。

    她算是看明白了,不把事情全部放到他面前,他定会将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!

    卓锦书,云璃,慕容盼雪,这三个人分别代表了三方不同的利益。

    他是想牺牲卓君离一人,换得其他所有人的安稳!

    楼之薇眼中闪过抹狠色。

    他、做、梦!

    她佯装无奈的叹了口气,道:“回陛下,刚刚看见那事的人可不少。不只殿上众人,还有数十位官员和侍卫,再加上贤王被送往偏殿时惊动的太监宫女们,只怕现在整个长乐殿都已经知道了太子殿下刚刚的‘壮举’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娓娓说着,眼见着卓问天脸色越来越差,就是没有要住口的意思。

    若想封口,那宫中,朝臣上下,甚至整个墨京,都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这可是个浩大的工程,他做不到,也绝不可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卓问天听罢脸都气绿了,指着楼之薇,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忽然开口道:“你这是在质疑陛下的决断吗?”

    “是陛下要问哪些人知道,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。毕竟这事也关系到郡主的婢女,我可不敢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清音是她的贴身婢女,就算能证明她确不知情,也要罚她管教无方之罪。

    这句话似乎提醒了卓问天。

    清音是慕容盼雪的婢女,但也仅仅是个婢女,若要将损失降到最小的话,唯一能牺牲的只有……

    他并没有直接问罪清音,而是对第五经伦道:“爱卿,依你看,此时应该如何处理?”

    为了防止楼之薇再打他的脸,这老狐狸直接将包袱丢给了第五经伦。

    他像是才醒活过来似的,打了个呵欠,悠悠道:“陛下英明,今日是太子殿下大婚,这婢女竟如此不知廉耻,是该重罚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的!奴婢、奴婢什么都不知道!是太子殿下……啊!”

    清音话还没说完,就被侍卫结结实实的赏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混账,还敢自己脸上贴金,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!要不是你故意勾-引,殿下会看上你?”

    清音被打得没了语言,捂着脸不敢再说话。

    卓问天直接挥手道:“罢了,念在她是初犯,拖下去赏二十大板。至于太子……闭门思过,没有朕的命令,不得离开东宫!”

    二十大板,不至于要了她的命,可罪名却全都落到了她的头上。

    这样既保全了卓锦书的名声,又不至于让平阳王难堪,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至于云璃……

    看他这个态度,应该也是不打算再过问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眼中的寒意几乎要溢出来,可她脸上的笑却越发灿烂。

    想让卓锦书全身而退?

    好啊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她何不助他们一臂之力!

    “陛下,”楼之薇悠悠开口,“臣女还有一事禀报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完没完?这有你什么事,从头到尾就一直在旁边煽风点火,你不要以为有你爹赫赫战功在前,朕就不敢把你怎么样!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,证明他已经是盛怒,再说错一个字,都有可能要了楼之薇的命。

    她却不怕,道:“陛下,臣女是要替太子殿下伸冤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刚刚在御侍房,殿下双目通红,神志不清,似乎是中了某种药物。不如让太医来看上一看,莫让殿下受了冤屈,污了清白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也忽然反应过来,连忙道:“对,我当时看见那人根本不是她!”

    他急得已经不再自称“本宫”。

    “哦?那你看见的是谁?”楼之薇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眼中有显而易见的奚落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定是太子妃吧?看来殿下这是要急着洞房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卓问天及时叫停两人,又将许文昌宣了过来。

    其他人他不放心,只有这位太医院行首亲自验证,他才能相信。

    可许文昌原本是在替卓君离看诊,他不关心两句也就罢了,现在更是连太医都给他撤走,厚此薄彼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看到许文昌出现在大殿上,楼之薇眼中连最后的温度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她只是笑。

    那笑像一盆冷水当头淋下,冻得人全身发寒。

    卓问天却丝毫没注意到楼之薇眼中的异常,只道:“许爱卿,你替锦书看看。”

    许文昌受命上前,片刻之后跪倒在大殿上,道:“回陛下,太子脉象急促切,气血翻涌难平,这是中了苏合香散之后的症状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