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87章 再回长乐殿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卓君离将她完完全全护在怀里,她的脸贴在他心口的位置,耳边传来沉稳的心跳。

    云璃那击如果得逞。那尖利的指甲就会穿透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君离!”

    楼之薇下意识的抱住了他,想带着他退开,可已经来不及。

    就在云璃的指尖快要穿透他后背的刹那。一根树枝从门外飞了进来,狠狠刺入她的手心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撕心裂肺的尖叫。随之而来的是甲一凯和楼震关的同时动作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出手。不消片刻便将她擒下。

    “好了,没事了……君离?”

    危机解除。

    卓君离忽然软倒,整个人的重量完全倾在了她的身上。楼之薇反应不及。差点被他压倒。

    “君离?君离!”

    刚刚情况发生得太快,她根本没有注意到他有没有被伤到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他却脸色苍白的晕倒在她肩上,呼吸微弱得可怕。

    他的白袍上还有点点血色。

    事情似乎哪里不对。但是她已经忘了。

    脑中的某根弦仿佛顷刻间断掉了般。

    楼之薇缓缓转头看向云璃。眼睛里有着连她自己也不曾发觉的幽冷。

    仿佛寂寥的冰原,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“你,伤了他。”

    此时卓锦书胡乱裹了件衣服过来。想伸手将卓君离接过。

    只是手才刚刚伸出去。就被楼之薇一把拦下。

    “别用你的脏手碰他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卓锦书气结。“你放手,皇兄现在需要看太医!”

    杜青冥也劝道:“贤王殿下现在不知伤了何处。还是尽早请太医诊治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皱眉看了眼晕过去的卓君离,手上的力道终于松了些。

    “来人。快将殿下扶下去。”杜青冥转头吩咐。

    江客云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,听到吩咐,走过去就将卓君离抗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。这样就晕了?还真是个没用的病秧子。”云璃被甲一凯制住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她眼中的杀意再难掩去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那声音也褪去了软糯娇羞之态,剩下的只有怨毒和阴狠。

    她眼中极尽讥讽,早就没有了那种我见犹怜的怯懦和无辜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贱人!”

    卓锦书走过去,在云璃脸上狠狠甩下一巴掌。

    华丽的凤冠被打落在地,精致的妆容也花了,只有那白皙皮肤上的五指印鲜红醒目。

    云璃愣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打我?”她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卓锦书铁拳紧握,青筋直跳。

    朝夕相处的人竟然身怀武功,这分明是对他的欺骗和羞辱。

    现在竟然还在伤了人之后出言不逊!

    那是他最敬爱的皇兄,在危难之时一次又一次救他于水深火热之人!

    卓锦书沉默着还想上前,却被杜青冥拦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“殿下息怒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我教训自己的妃子,还要外人指手画脚?”

    “微臣不敢,只是有一些话,恐怕要先告知殿下知道。”

    杜青冥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,即使在看着卓锦书的时候,那双眼睛也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卓锦书深吸一口气,才道: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可记得春猎那时死掉的那个婢女?”

    那个婢女他自然是记得的。

    当时所有的矛头都对准了楼之薇,然而现在……

    卓锦书心中忽然升起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太子妃刚刚那招式,似乎跟那婢女所受致命伤有些相似,此事,恐怕要从长计议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这已经不是卓锦书的后宅家事,不能私了。

    卓锦书也吃了一惊,猛地向后退了步。

    原以为云璃只是隐瞒了自己身怀武功的事实,现在却和人命扯上了关系。

    他脑中嗡嗡作响,不明白今天的事怎么一波接着一波,一环扣着一环,仿佛还有什么更深的东西要被扯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中细节,恐怕要到长乐殿上才能说得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他只是个判官,没有权利直接问审太子妃。

    现在唯一有这个权利的,就只有长乐殿里的那位了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太医院行首许文昌也匆匆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卓君离被送往偏殿看伤,而其他人则随着大内侍卫一同去了长乐大殿。

    “薇薇,走吧。”楼震关拉了拉女儿,“他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朝着那方向看了片刻,才点头离去。

    他明明那么强,从城墙掉下都能够全身而退,云璃这一掌必然不会把他怎么样。

    他……一定不会有事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长乐殿。

    楼之薇跟着众人一同跪拜,高呼: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卓问天坐在龙椅之上,第五经伦也在。

    再走进这金碧辉煌的宫殿,竟有时过境迁之感。

    当初她为了替原主挣一个公道,在这长乐殿上舌战群臣,被上百侍卫刀剑相向。

    而云璃则站在卓锦书身边,脸上流露着胜利者般的微笑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她就如砧板上的鱼肉,只有任人宰割的份。

    可现在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她说过,他们欠“楼之薇”的,她定会十倍百倍的为她讨回来!

    不管过了多久,不管他们是什么身份。

    就在原主百日忌辰的这天,定要以仇人之血,慰她在天之灵!

    “究竟出了什么事?”卓问天威严的声音从龙椅上传来。

    他已经听通报的侍卫说了大致的始末,只是那实在太过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所以杜青冥事无巨细的说了遍。

    当他说完的时候,卓问天脸上已经没有好脸色可言。

    新婚当日,他引以为傲的儿子,以后将继承他大统的人,竟然和一个侍女有苟且,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!

    而且那太子妃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,竟还打伤了另一个皇子!

    卓问天差点被气出来一口血,还是慕容兴言眼疾手快,连忙上去帮他拍胸口。

    “陛下息怒。”

    “冤孽!真是冤孽啊!”

    “陛下息怒,不如先听书儿怎么说?”

    慕容兴言毕竟是卓锦书的生母,凡事还是向着他的。

    卓问天则是胡子都要气歪了,道:“说?他有什么好说的!这都是他结的孽缘!”

    “父皇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给朕闭嘴!朕不是你父皇!你现在翅膀硬了,有能耐了,你自己当你的父皇好了,要朕做什么?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