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7章 筵席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白虹反应了半天,才迟疑的指了指自己,问:“我?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。你家小姐我没什么优点,就是以‘不学无术’驰骋墨京,所以才艺表演这种东西我是肯定玩不来的。只能寄希望于你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说得没脸没皮,还郑重的拍了拍她的肩膀。完全没有注意到小丫头皱成的包子脸。

    白虹委屈的看着她。“可是奴婢什么都不会啊,而且大小姐,你不是箜篌弹得很好吗?”

    “空什么?”楼之薇挖挖耳朵。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老天爷,她刚刚听到了什么,丫的。她居然学过箜篌?这么文艺娘炮的东西。拿到她手上不给一掌捏碎才怪!

    “当初听说太子喜欢箜篌,你专门苦练了好久呢,平时都不拿出来。说是只让太子听。这次正好让那些小、小……小贱人好好看看!”

    她从来没这么骂过人。只是跟着楼之薇久了。渐渐的也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

    但是楼之薇完全没有功夫去注意她的改变,而是在专心缅怀她灰暗的人生。

    其他的穿越者穿越过来都是能歌善舞。十项全能,金手指粗粗粗。轻轻松松就坐拥天下美男。而她每天的任务就是洗白,不停的给自己黑得发臭的名声洗白!

    说好的桃花朵朵开呢?穿越很坑爹啊!

    “大小姐,不如我们回去吧?”白虹见她愁眉不展。小心翼翼的提议。

    楼之薇想也没想,马上否决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出来浪一趟,怎么能就这样回去,更可况楼若兰就是等着看她出丑,此时回去不是遂了她的愿?

    “咱们不能走,说不定后面还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呢。”快速解决掉桂花糕,她拍拍手,向着画舫走去。大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之势。

    画舫上,宽敞的甲板两边已经整齐的摆了两排长桌,最上座则有两个位置。

    楼之薇撑着下巴想了一下,那应该就是主办方派出的代表,只是不知道究竟什么人这么财大气粗。

    宴会还没开始,公子小姐们三三两两站成一团,撩妹的撩妹,抛媚眼的抛媚眼,嬉笑怒骂,那场面叫一个壮观。

    早听说西苍民风开放,可是没想到居然开放到了这个程度,真是让她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刚一上来,就见小白花妹妹走了过来。她脸色并不怎么好看,看来那之后与太子相处得并不太融洽。

    “妹妹脸色不太好啊,是不是在哪儿受了委屈?那可要赶紧告诉姨娘,好让她为你出了这口恶气呢。”楼之薇一如既往笑得欠扁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咱们走着瞧!”楼若兰还没开口就被来了个下马威,气得不行,半天只撂出来一句话。

    楼之薇也懒得跟她废话,这朵小白花道行太浅,掐起来实在没有云璃好玩。

    用爷们一点的话来说就是,她还是喜欢有挑战性的女人。

    所以老天爷没有让她失望。过了会儿,有侍女来请众公子小姐入座,楼之薇随便找了个就近的位置。

    刚坐下,就见卓锦书拉着云璃缓缓从船舱里走了出来,坐到筵席的最上两个座位上。

    这下她才明白,原来这个奢侈腐败的宴会的主办人居然卓锦书。

    皇二代带着一群官二代纸醉金迷,这么有伤风化的事情真是令人不齿。

    她低声将其鄙视了一下,然后夹起一块肉,吃得欢快。

    白虹在一旁默默捂住了双眼。她没看到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,她家大小姐不会这么没节操的。

    只见卓锦书端起面前的酒杯,道:“今日是上巳节,大家不要拘束,尽兴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一饮而尽,引得众人叫好,纷纷回敬。

    一滴酒液顺着他的嘴角流到下颚,为他俊美的脸上添了几分不羁。云璃见状,立刻拿出丝帕为他擦拭干净。

    两人你来我往,才子佳人,看得周围的人艳羡不已。

    更有人后知后觉的想起了被未娶先休的楼之薇,转眼一看,她正大块朵硕,吃得欢快,已经将面前的菜横扫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,太子都敬酒了为何不回敬,难道是不把殿下放在眼里吗?”

    白虹看了眼那人,立马在她耳边小声道:“这位是左刺史家的二公子,左誉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抬眼,看到一个湖蓝色华服的男人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眼底的讥讽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若是不自罚三杯,那可真是说不过去啊。”

    左誉话落,立马有不少人响应他,白虹一一为她数过去,居然清一色的都是官二代,而且言辞中对卓锦书多有奉承。

    这时她才明白,这明面上是一场奢侈腐败的交谊会,实际上应该是卓锦书拉拢势力的试水宴。

    兴致缺缺的某人忽然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听楼若兰轻轻道:“姐姐随意惯了,大家千万别怪罪她,这一杯酒若兰替她喝了便是。”

    说完端着酒杯站起小口喝着,一边喝还一边咳嗽。不过片刻眼眶就红了,看起来十分可怜。好不容易将手里那杯果酒嘬完,她才福身准备坐下。

    楼之薇狐狸般的眸子转了转,莫测一笑,敲了敲面前的酒杯,道:“诶,妹妹别急啊,人家左家公子刚刚说的是自罚三杯,喝了这杯,还有两杯呢。”

    楼若兰一听,本来就红彤彤的眼眶仿佛又红了几分,委屈道:“妹妹无能,实在……实在是不会喝酒……”

    “俗话说帮人帮到底,送佛送到西,妹妹既然愿意挺身而出,为何帮到一半就打了退堂鼓?既然明知自己帮不了,为何又要来掺这一脚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楼若兰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来,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左誉看不下去,不悦道:“她好心帮你,你不但不感谢,还得寸进尺,简直太过分了,我看你平日里也是这么欺负她的吧!”

    “左公子这话就不对了。我们来举个栗子,假设你不会游泳,却又看到河中心有人在拼命呼救,周围除了你没有其他人,那么请问,你会不会下水救他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