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85章 贵圈……真的好乱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震关的话几乎是从牙齿缝里钻出来的。

    云璃被惊了一下,不敢再说,只能默默垂泪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看到她眼中的快意。

    而慕容盼雪只是从开始便在旁边看着。仿佛一个看客,静静的观察着事态的发展。

    她心中本来还有些不安,在看到楼之薇那件外裳的时候。便彻底放心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房间里再度传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女子高昂的尖叫与男人低沉的闷哼。

    在尴尬脸红的同时。所有人背后也起了层冷汗。

    他们都感觉到了从楼震关身上散发出来的沉重杀气。

    在那一瞬间。他脑中的那根弦终于断掉了。

    只听“咚”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楼震关踹开门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也夺过了甲一凯腰间的佩刀。

    “楼将军请冷静!”

    甲一凯怕他气急之下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,只能硬着头皮跟着冲进去。

    剩下的。没有人再敢进去。

    现在想都想得到里面究竟是何光景,跟着冲击去,那不被楼震关跟着一刀咔嚓了才怪!

    活着不好吗?为什么要急着去送死!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各有所思的时候。云璃也匆匆跟了进去。哭道:“楼将军请您冷静些,之薇妹妹一定是有苦衷的,不如先听听她的解释……”

    她脚下走得很急。仿佛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楼之薇那副狼狈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是在看到床榻上纠缠着的两个人的时候。所有话都卡在了喉中。

    红色的喜服散了一地。

    床榻上。卓锦书还将那人压在身下,没有抽身。

    而他身下那人。肌肤上遍布青紫的痕迹,几乎没有一块好肉。

    她向下趴着。青丝散落,看不清容貌。

    云璃的唇一张一合,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是……你?”

    那声音沙哑的她自己都快要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喉咙中仿佛卡了一根利刺。每说一个字,那根刺就更深几分。

    卓锦书的玉冠已经散了,长发凌乱,双目赤红,神志尚未清醒。

    他看都不看冲进来的几个人,还在她身上拼命动作。

    “混账!不是让你们看着门口吗?”

    “太、太子殿下?”

    甲一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。

    太子大婚之日出了这样的乌龙,他……要怎么跟圣上交代啊!

    而楼震关早在看到那遍体鳞伤的人时,就已经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“薇薇……薇薇?”

    他叫她,她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倒是卓锦书看向这边,脸上忽然绽放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璃儿?你也在这儿?”

    云璃猛地往后退了一步,那双本就含泪的眼已经奔涌。

    只是之前都是为了做戏惺惺作态,而现在却是真真正正的声泪俱下!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要这样对我……为什么……”她不停的摇头,华丽的凤冠流苏哗哗作响。

    前一刻还光彩照人的新娘,此时已经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新婚之日,夫君身下压着另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她身上那些金光闪闪的首饰,都是对她最无情的嘲笑!

    卓锦书却继续道:“璃儿……璃儿,我纳她为妾,如何?到时候她也可以伺候你,这样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除了摇头和落泪,她已不知该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却满是餍足欣慰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她,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他刚刚虽然动作剧烈,却也明显感觉到了一瞬间的阻挡。

    现在再看那简陋的床单上落红,更是笃定了那猜测。

    她是他的了。

    从今以后,她只能嫁给他!

    “你!你这个畜-生!”

    楼震关忍无可忍,提刀就要冲上去。

    他要杀了他,杀了这个侮辱他女儿的混账!

    “楼将军,使不得啊!”

    甲一凯连忙拦在前面,却被楼震关一肘撞在了胸口,连着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眼看楼震关的刀就要落下,卓锦书却忽然抓住了那女子的头发,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她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那个瞬间,他的笑意僵在了嘴角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愣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以为她是楼之薇,可眼前这张脸却是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是你?!”

    卓锦书狠狠用力,差点将她那一头青丝扯下来。

    清音本来已经被他折磨得晕了过去,现在却又吃痛惊醒。

    苏合香散的药效已经散了,所以她现在无比清醒。

    她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,看尽了所有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……呜呜呜!”

    至此,云璃终于再也站不住,双膝一软就跌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本来在门外站着,听到屋里的动静,心中忽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,遂也不顾侍卫阻拦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而在看到床榻上那两人的面容时,那张脸上终于有了瞬间的龟裂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口再度传来了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紧接着就是某个懒洋洋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哎呀,出什么事了,我看宴厅里一个人都没有,还以为大家都不喝了呢,走啊走啊,我们回去继续啊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顶着一张欠揍的脸,吆喝着门口众人回去嗨,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脸上那种微妙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大大大、大小姐?你怎么……在外面?”张子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在外面,那里面那人究竟是谁?

    楼之薇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,一副“你在说什么,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”的无辜模样。

    杜青冥挑了挑眉,心中已经猜到了一二。

    向来严肃的脸上难得有了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看来是有人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如此,那莽夫便不会再愧疚自责了吧?

    这样……也好。

    “那里面的是谁?”有反应过来的人弱弱的问。

    楼之薇根本不在里面,那里面那对男女……

    长乐宫里居然有男女在行着那档子事!

    简直是世风日下!

    不行,必须进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人这么不要脸!

    这么想着,众人脚下都有了动作,纷纷往里面挤。

    侍卫们根本拦不住群情激昂的众人,好几个人已经抢先冲了进去,但更多的人是被拦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没有冲进去的人还在抱怨,怎么就让那几个人抢了先。

    而已经冲进去的人却后悔不已,只觉得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倒霉过!

    那里面人竟然……竟然是太子啊!

    而且他身下那人也有些眼熟,不就是朝阳郡主身边的婢女吗?

    众大臣们潸然泪下:贵圈……真的好乱啊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