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84章 落在御侍房的衣裳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众人面面相觑,有奚落,有讽刺。有嫌恶,更有同情。

    楼震关额头青筋近乎要爆出来。

    他铁拳紧握,吼道:“你们都给老子闭嘴!”

    有胆子大些的反驳道:“呵。又不是我们说的,她自己在御侍房。你冲我们撒什么气?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撕了你!”

    “自己女儿做了不知廉耻的事情。还不让人说了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楼震关忍无可忍,捏着拳头就要冲上去,眼看着就要发生流血事件。

    杜青冥正准备劝。却见云璃一个闪身挡在了楼震关面前,哭道:“这位大人请莫在说了,现在事情都还没有搞清楚。请不要污了之薇妹妹的名声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软软糯糯。两行清泪看起来更是楚楚可怜,让人忍不住心软。

    可她明明是在帮楼之薇说话,那个动作却是拦住了楼震关。让他发作不得。

    那人更加嚣张。

    “哼。说不过人都要动手。楼家的果然都是些粗人。”

    杜青冥面无表情的劝道:“好了,都少说两句吧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。连杜大人也要指责老夫吗?老夫是实话实说,实事求是。又不是凭空捏造的!”

    云璃眼睛转了转,觉得气氛已经差不多了,便道:“诸位请不要再挣了。如今说什么都是对之薇妹妹名声的诋毁,只有亲眼见了才能证明她的清白!”

    楼震关闻言狠狠哼了声,匆匆朝着御侍房去了。

    杜青冥见状也是摇头跟上。

    一时间所有人都赶往了御侍房,只有云璃一人还站在大殿中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慕容盼雪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依旧是那副端庄高贵的模样,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。

    云璃见了她,冷笑道:“郡主真是好计策,这下她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,也再翻不了身!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沉默了片刻,道:“当心隔墙有耳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现在所有的人都去看热闹去了,哪里还有人会待在这无聊的正殿呢?今天,注定是她的死期!”

    她说完,嘴里便爆发出一阵阵疯狂的笑声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云璃道:“怎么,眼中钉要死了,你都不开心?”

    “清音一直没有回来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从刚刚开始她就一直心绪不宁。

    明明所有的事情都朝着她们的计划发展,可是她心里却还是堵得慌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她一直没有回来过?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摇摇头,道:“不,她来告诉我一切就绪之后,就再没看见人影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云璃提起来的心又放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哼,只怕她是觉得万无一失,就自己跑出去逍遥去了。看来你这个主人也没什么威信,连个丫鬟也管不住。”

    或许被她这瞻前顾后的样子弄得心烦,云璃甩了甩袖子,匆匆赶往御侍房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站了一阵,只觉得是自己多心了,也往御侍房走去。

    当人走完之后,角落处忽然走出来个人。

    其实他很早就站在了那里,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。

    第五经伦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,并没有跟上,而是默默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众人赶御侍房的时候,大内侍卫已经包围了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侍卫统领甲一凯正沉着脸站在门口,手里好像还拿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楼震关开始没注意到,急速走过去道:“人呢?”

    不是说已经有薇薇的消息了吗,为什么连她的人影都没有看到?

    见他来了,甲一凯向后退了半步,拱手道:“见过楼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少跟我来这些虚的,薇薇她……”

    垂眼,就看见了他手上拿着的那件衣袍。

    黑色的宮装外袍,正是楼之薇今天穿的料子。

    顿时,所有的话都噎在喉中。

    后面看热闹的官员也陆陆续续的到了,有眼尖的一眼就看到了他手上的衣服,叫道:“哎呀,这不是楼家大小姐今天穿的那身衣裳吗?”

    楼震关只觉得眼前一黑,整个人都向后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要不是张子冀扶着,只怕就要站不稳。

    杜青冥见了,顿时眉头皱紧。

    “这衣服是在哪里找到的?”他表情严肃,声音没有情绪。

    甲一凯伸手指了指被侍卫包围住的那间屋子。

    气氛,有一刹那的死寂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屋子里传来了阵阵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子冀也猛地一后退,像是失了魂似的道:“不……这不可能……这不可能啊!”

    他脸色惨白,而楼震关的脸色却是已经完全黑了。

    隐约间,甚至能够看见他脖子上的青筋都在跳动,那双眼更是通红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……薇薇她……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人敢说话,就怕楼震关一个暴走冲上来无差别攻击。

    可那声音却越发清晰。

    云璃急匆匆的赶到的时候,那动静也传到了她耳朵里。

    她脸上闪过兴奋之色,又迅速敛去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,不是说已经有之薇妹妹的消息了吗,她人呢?”

    这句话无异于在楼震关已经出离的愤怒上浇了一勺热油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薇薇她刚刚没穿这件外裳!不是她,这里面的肯定不是她!”楼震关的声音有些干哑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是在自欺欺人,可这是他最后的希望,虽然它极尽渺茫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他就算不相信也是不能。

    可是他又怎么能够相信!

    现在在里面的,是他的女儿啊!

    此时他先想到的不是朝廷上那些人的明朝暗讽和流言蜚语,他担心的是她。

    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她以后要如何在世间立足?

    要怎么面对世人的眼光?!

    “薇薇……是爹没保护好你……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,楼震关声音已近哽咽,七尺男儿的眼中也已经有了泪光。

    张子冀也是心痛不已,双目通红,半天只干哑的发出两个字:“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究竟应该说些什么,事到如今,再说什么都是多余。

    忽然,云璃向前走了两步。

    嫁衣金饰,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她脸上布满泪痕,声音几乎泣血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不可能的,这不可能。一定是有什么误会……之薇妹妹她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、闭、嘴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