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82章 她是谁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卓锦书一直在应付层出不穷涌上来敬酒的官员。

    他从来没觉得西苍有这么多官员是件麻烦的事。

    又送走了一批,他头已经有些晕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,要不奴才扶你回去歇着吧?”元蒙想上来扶他。

    卓锦书只是挥了挥手。独自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一走出门,微风吹得他有片刻的清醒。

    等他再转头看向某个角落的时候,那个穿着黑衣的女人早已没有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出来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从抬手挥了挥。立马有个暗影出现在他身后,单膝跪地。

    “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她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他没有明说那个“她”究竟是谁。但是暗影却知道。

    “有人将她送到了御侍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?”卓锦书转过头。狠狠的瞪着身后的暗影,“你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?”

    御侍房是什么地方,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让她一个喝醉酒的女人去那儿。结果可想而知!

    可究竟是谁,居然要用这么恶毒的法子对付她?

    暗影被瞪得头上冒汗,硬着头皮答:“殿下不是一直命令属下们只能在暗处观察。不得插手么?”

    当初他就问过殿下。如果她遇到了威胁生命的危险时,他们究竟出不出手。

    得到的答案是:看着。

    卓锦书被暗影这句话噎得说不出话,愤愤甩了袖子就往这御侍房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来得及。

    她这么嚣张狂妄。没有人敢动得了她。

    一定还来得及!

    看他急速走远。暗影不明所以的挠了挠头。无语。

    可就算疑惑,他还是闪身先行赶往了御侍房。

    所以当卓锦书走到的时候。暗影已经在门口候着了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他的声音冷得渗人。

    暗影被他这眼神盯得头皮发麻,还是硬着头皮指了其中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“在那儿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走进去。果然听到门后面发出阵阵如猫儿般的低吟。

    那声音忽高忽低,时轻时重,如真如幻。

    就像羽毛般挠在他心上。

    霎时。全身的血液冲上头顶。

    可里面的声音还没有停止,每一声,都让他的所剩无几的意志力被剥走一分。

    “谁进去了?”他的声音几乎要掉出冰渣。

    “属下一直让人守在门口,没有人看到任何人进去过。”暗影道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卓锦书淡淡说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简单的字里,却已经带了些压抑。

    暗影愣了片刻,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本宫让你滚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是是是。”

    暗影终于懂了他的言下之意,面色尴尬的准备隐匿。

    可还不等他有所动作,就又听卓锦书道:“带上你的人,十丈之内不准靠近!”

    暗影又是一愣:“可属下要保护殿下的安危……”

    卓锦书闻言冷笑,“怎么,你是觉得本宫会被里面那个醉酒的女人放倒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属下不敢。”

    暗影硬着头皮顶住那骇人的光线,最后还是带着手下遁出了十丈之外。

    卓锦书深吸一口气,终于伸手推开了面前的那扇木门。

    开门的刹那,醉人的甜香扑鼻来。

    那是只属于女子的香气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已经醉了,他也知道她此时意识不清,他更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,必定是有违君子之道。

    只要他还有一分理智在,就知道这是绝对不被允许的。

    今天是他大婚之日,云璃还在等着他。

    他应该速速转身离去,而不是继续站在这里。

    但是听着那声声难耐的低吟,他所有的理智都已经被剥夺殆尽。

    他甚至疯狂的认为,有了这件事情以后,她就算再不想嫁给他也不可能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就像是受到了鼓舞似的,迈步向床边走去。

    他醉意朦胧,却也能看清楚那简陋的床板上横陈着一具修长的女体。

    粗糙的薄被覆在她身上,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此时她正难耐的低吟着,如娇如嗔,含羞带却。

    “好热……我好热……救命啊……”细微的求助声微微响起。

    那声音仿佛一只柔荑般轻轻挠着他的心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她的声音。

    原来张狂如她,也有这么妩媚娇怯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救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此刻她正在呼唤他。

    她在求他拯救。

    卓锦书只觉得脑中一热。

    他伸手解开腰带,单膝跪在了床边。

    在一片朦胧中,他勉强找到那张巴掌大的小脸。

    手指所触之处皆是软滑细腻,还带着女子特有的芬芳之气。

    卓锦书俯身在她脸上嗅了嗅,鼻息间那股甜腻之气更加浓郁。

    “你好香……”

    他伏在她耳边沉声道。

    混杂着酒气和成熟男子的气息扑面而来,女子终于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她手忙脚乱的踢开盖在身上的薄被,四肢并用的缠住了他。

    入目皆是大片的雪白,女子的弧度紧紧贴着他。

    难怪她刚刚裹着薄被,原来身上未着寸缕!

    “救我、救我……好难受……”

    她疯狂的靠近他。

    终于,卓锦书心里最后的理智也被击溃。

    他掐着她的脸,沉声问:“说,我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女子神智似乎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卓锦书不由得加大的力道,小巧的下颚被他捏得生疼。

    可是他却丝毫没有放松的趋势,而是更加用力,眼中也起了一层红雾。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太子殿下?”女子被捏得有一瞬间的清醒。

    正意识到不对准备退开的时候,卓锦书已经俯身狠狠吻住了她。

    他像一只发狂的野兽,拼命的啃咬着自己的猎物。

    “呜,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你求我的,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!”

    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两人唇齿间。

    仿佛点燃燎原之火的那点火星,瞬间将两人拉入疯狂的深渊。

    他在她身上时而疯狂暴虐,时而温柔缱绻,心里那些尘封的感情决堤而来,恨不得将她狠狠淹没!

    “叫我的名字!叫我的名字!”

    “卓……嗯……锦书……啊……锦书……”

    女子哭声阵阵,他却不愿放过她。

    他要她看清是谁在拯救她,是谁此刻在她身上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而她,则像条狗一样匍匐在他身下!

    他要让她清清楚楚的看着。

    她的尊严被他亲手撕成碎片,她的桀骜被他狠狠踩在脚下!

    从云端跌入泥潭,从此之后便成为只属于他的奴隶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