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81章 我来做你的解药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嘴角不禁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,已经想到了究竟是谁下的黑手。

    没想到都过了这么久了,这手段还一点没变。

    怎么就没有些推陈出新的点子呢?

    这么想着的时候。侍女已经带着她走偏的方向。

    楼之薇虽眼前看不真切,也知道这绝不是专供宾客休息的偏殿所在。

    “你要……带我……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回楼大小姐,自然是带你去个快活地方。”

    侍女喉咙里发出阵阵笑声。

    这声音。似乎在哪里听过。

    楼之薇跟着她走着,恍惚间觉得面前有一个拱门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抬头。居然在朦胧中看到了“御侍房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御侍房。是长乐宫里侍卫们的专门的住处。

    这里住着整个长乐宫所有的侍卫,不算上今天在外当值的侍卫,现在在这里面的侍卫。只怕少则有几十上百人。

    一个“醉酒”的女人衣衫不整的出在这里会后什么后果,结果不想而知。

    她们是想让她在这里尝尽被人轮番羞辱的滋味。

    不仅要她死,还要楼震关从此以后都在朝廷中抬不起头。

    一箭双雕。果然是个恶毒的计策!

    楼之薇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好。

    果然好得很!

    这么想着的时候。侍女已经将她狠狠丢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巨大的冲击撞得她背上一阵剧痛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,楼大小姐就暂时在这里等着吧,马上就会有人来服侍你了。”她已经不再掩饰自己本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在那张陌生的面容下。传来的却是清音恶毒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你?”

    楼之薇气息不匀。脸色越来越红。

    清音见身份败露。也不着急,而是大大咧咧的取下脸上的面具。露出那张笑得狰狞的脸。

    “楼之薇,你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吧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见她神情恍惚。清音干脆一把抓住她的头发,伏在她耳边,一字一句的道:“挡郡主路的人。都得死!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呵呵……”楼之薇没有再说什么,只是悠悠笑着。

    那笑声仿佛带着魔力,听得人背脊发寒。

    明明都已处于这种劣势了,她居然还丝毫不惧!

    清音心里一急,猛地将楼之薇按在床板上。

    随着声闷响,她疼得低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贱人!你现在就是砧板上的鱼,只有任人宰割的份!等着吧,马上就会有一群侍卫进来,到时候你就会像个表子一样在他们身下,哭着求饶!”

    清音狠狠一哼,便转身带上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躺在简陋的床板上,只觉得身体里面的那簇火越烧越旺。

    “那个坑爹货,怎么还没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当初制定计划的时候答应得好好的,还拍着胸脯说什么就算是长乐宫他也能进出自如。

    是以明知道那酒有问题,她也敢豪饮而下。

    可事到如今,那货居然给她掉链子了?

    就在她心里狂骂七杀坑爹的时候,一双冰凉的手忽然将她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薄唇往她嘴里渡了一口凉水。

    凛冽之意让她意识有了短暂的清醒。

    “咳咳!你……总算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再不来她就真的要坑爹了!

    “抱歉,我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回答她的是一个温柔的声音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愣。

    她奋力睁开眼,看到的是卓君离担心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眉头紧皱还带了些无奈:“你怎么总是被人下这种药?”

    这话不提还好,一提楼之薇心里那簇鬼火就“蹭”的一声冒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随着脆生生的一声响,卓君离脸上多了个华丽丽的巴掌印。

    沉稳如他,也不由愣住。

    “……薇薇?”

    怒火与浴火在她脸上交织,似嗔私怨:“你走……你走!”

    她才不要这个吃干抹净就拍拍屁股走人的混蛋!

    渣男全部给她有多远滚多远!

    他茫然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楼之薇听罢,脸上冷笑更甚。

    “贤王殿下这是又要故技重施,自己吃饱,甩甩手就让我忘得干干净净是么?”

    卓君离手上明显一颤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想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,我不能想起来么?”

    “不,你听我解释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手足无措过,心底的那种慌乱搅得他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她眼底那层冰霜究竟是如何而来。

    不是吃醋,而是生气,真真正正的愤怒!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解释的……嗯……你给我,滚!”

    她还在竭力忍着,坚决不在这个人面前露出丝毫柔弱的样子。

    只是她又怎么知道,自己现在双颊绯红,媚眼如丝,简直就是引人犯罪的罂粟。

    卓君离下腹早已紧绷,若不是理智还在,又怎么可能忍得住。

    他尚且如此,御侍房的那些男人又将如何?

    竟敢用这种毒计来害她,决不能轻饶!

    他看着怀里那个缩成一团的女人,心里一软,铁臂将她圈紧了些。

    “薇薇,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先解决了眼下的事,之后我任你惩罚,可好?”

    楼之薇实在是忍的难受了。

    再这么下去,她绝对会被身体里面的那团火给烧成灰烬!

    大敌当前,还是先解决主要矛盾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你先把解药给我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难受得将脸贴上他的颈窝,那种凉凉的感觉能让她意识不那么容易涣散。

    她算是保持清醒了,另一个人却快要把持不住了。

    卓君离本来依言要去拿解药,可当那股灼热喷在他脖子上时,他脑中忽然有了刹那的空白。

    仿佛所有的血液都集中到了身上某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解药……快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贴在他颈窝处,说话时唇正好扫过他的皮肤。

    滚烫和柔软占据了他所有的意识。

    那晚所有的记忆都涌上了脑海。

    她的热情,她如猫儿般的低吟,她带着哭腔的告饶,还有他一次又一次的掠夺。

    “你别愣着,快……给我解药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,身子下意识的往更凉爽的地方蹭了蹭。

    太热了。

    卓君离苦笑着将解药瓶子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恐怕当不成君子了。

    “薇薇,我来做你的解药,可好?”

    楼之薇愣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说什么?

    他怎么不取名叫无耻呢!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这个混蛋,吃了她一次还想吃第二次?

    没完没了还!

    “敢不敢,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卓君离嗓子里发出阵阵宠溺的轻笑,俯身吻住了她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