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6章 他嫌她脏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不费心不费心,子曾经曰过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。你都已经病成这样了,我怎么能袖手旁观呢。”言下之意,友好的帮助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男子嘴角微不可见的抽了抽。再度拒绝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这次楼之薇不开心了,爱美之心人皆有之。摸一把也不会掉块肉不是?

    “我就是帮你把把脉。又没有什么非分之想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终于抬起头,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眼中。楼之薇清清楚楚的从对方的眼中,看到了……鄙视。

    楼之薇莫名感到一些心虚,难道她刚刚表现得很明显?

    那人没有再理会她。而是轻咳着从衣襟中拿出来个青花瓷的小瓶。后来越咳越厉害,瓶子没拿稳,滚到了楼之薇的脚边。

    看着脚边的药瓶。她忽然绽放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。

    老天爷还是很眷顾她的嘛。美男啊。吃药啊。喂美男吃药啊!

    嘿嘿嘿,这送上门的来油怎么能不揩呢。不揩白不揩啊!

    “哎,你都这样了。真是让人于心不忍,还是我帮你吧。”她嘴上说得勉强,手上的动作却干错利落。

    弯腰捡起药瓶。倒出里面的药丸,药香瞬间弥散开。

    楼之薇好奇道:“这是什么药,居然这么香?”

    那人神色奇怪的看着她,淡淡说了句:“你祖上行医,居然都不知道这是什么药?”

    楼之薇被深深噎了一下,没想到随口胡诌的一句话,这么快就露了馅。

    她也不恼,凭着自己城墙般的脸皮,满脸正气的道:“我刚刚随口胡诌的,你不要往心里去。实不相瞒,其实我一点医术都不懂,所以你千万别有个什么万一,要是你病发的话,我可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这么无耻的话,估计普天之下也只有她能坦然的说出来,并且丝毫不觉得可耻。

    她将药丸递到他嘴边,药香的气息在两人中间弥散得更加浓郁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药放在了嘴边有了药效,他竟然神奇的没有咳嗽了,但也没有咽下,两人就这么四目相望着。

    楼之薇有些奇怪,难道这药不是往嘴里放的,所以他才不吃?

    就在她疑惑的时候,那人不慌不忙的拿出一块方巾,将药丸从嘴边拿了下来,轻轻向后一抛,竟然就这么给丢掉了。然后用方巾包裹着她手里的药瓶,拿了下来,认真擦拭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楼之薇默了,如果她现在还不明白对方的意思,那她就是傻!

    这个该死的男人,居然敢嫌弃她脏?她都嫌弃他是个病秧子好吗!

    果然,那人擦完了青花瓷瓶,伸手将手中的方巾也丢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她直接炸了毛,“喂,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,不要以为你是个病号我就不敢揍你!”

    他抬起眼,冷漠的看着她,半晌才道:“许你轻薄我,就不许我表个态?”

    轻……薄……

    楼之薇被这两个字噎了很久很久,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那个人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然后她开始深刻反省自己,作为一个新世纪的女性,居然因为揩油而被一个古人鄙视,而且最后还没有得手,真是太不应该了,看来以后还是要在对方没有防备的时候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白虹颠颠的跑了过来,手里还抱着她心心念念的食物。

    一见有吃的,楼之薇立即将之前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,伸手就拿着块桂花糕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咽下去,就听白虹道:“大小姐,我们该上船了。”

    剩下的半块桂花糕就这么梗在了她喉中。

    “船是谁,为什么要上他?”

    或许是她这个笑话比较深奥,单纯的小丫头并没有听出其中的猫腻,而是指了指远处那艘气派的画舫,道:“就是那艘船。”

    “上去干嘛?”楼之薇觉得自己一定是饿得晕了,不然怎么会完全听不懂这丫头的话。

    “听说有个宴会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伸手在白虹脑门上弹了一下,严肃道:“不要问一句答一句,言简意赅,说重点,赶紧的!”

    白虹只能把刚刚打听到的消息都一五一十的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今天所有的公子小姐们都要乘着画舫游览止水河,游览两岸的无边春色,顺便吃吃饭,唠唠嗑,交流交流感情,表演表演节目……

    “等等,”楼之薇听到这里,一脸便秘的打断她,问,“你刚刚说什么,表演节目,表演什么节目?”

    她好像不记得自己有这个功能啊。

    白虹一脸沉痛的看着她,点头道:“就是公子小姐们之间相互切磋各种才艺,一般这样的宴会都会有类似的节目的。”

    柳氏从小就告诉楼之薇,女子无才便是德,是以楼若兰学了琴棋书画,满腹诗书,而楼之薇每天只负责游手好闲,好吃懒做。遇到这种场面,肯定是要出丑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也很郁闷。

    她上辈子是当兵的,诗词歌赋琴棋书画这些东西学来又没用,自然是一个都不会。

    身为少将,带兵打仗可能还没有什么问题,但是要让她跟这些纨绔子弟一起花天酒地,纸醉金迷,她可真的玩不来。

    那她要表演什么,胸口碎大石吗?

    一想到那个画面,她就觉得美得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之前没有听人说过,难道是临时加的项目?”

    “奴婢刚刚找二小姐的婢女打听了一下,她们早就知道有这个环节了,二小姐这半个月天天在房间里刻苦练舞呢。”白虹气得跺脚,“他们分明就是故意的,咱们决不能让她们得逞!”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,原来柳氏和那个小白花妹妹是打定了主意想看她出丑,难怪会这个积极的让她来参加。

    她撑着头想了一阵,忽然按住白虹的肩膀,严肃道:“丫头,你说得很对,绝对不能让那些小贱人得逞!”

    见她这么有信心,白虹顿时也觉得热血沸腾,握拳道:“对,奴婢相信大小姐!”

    “看你这么有信心我就放心了,好了,给我说说,你准备表演什么?”

    “嘎?”白虹愣住,忽然觉得……好像有那么一点点不对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