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80章 身体不好的男人要不得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宴厅里。

    卓锦书正在挨个受着宾客们的敬酒。

    大礼已经结束,紧接着就是长达一整日的流水宴。

    愿意的人可以在这里吃一天,不愿意则吃完就可以走。

    所以文武百官都比刚刚在殿前的时候表现得更加随意。非要拉着卓锦书喝个不醉不归才肯罢休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恭喜恭喜啊!”

    刚送走了一拨人,又来了一拨人。

    卓锦书已经有些微醺。但还是拿着酒盅应着。

    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,可是今天在他脸上却丝毫看不出神采飞扬的样子。

    明明对着每个人都笑着。却不知道为何。那笑容有些勉强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飘向某个角落。

    此时楼之薇正端坐在桌后,大块朵硕,吃得欢快。

    楼震关也在她身旁拼命夹菜。疯狂投喂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刑部尚书高籍端着酒盅走来。

    卓锦书又让人给自己满了一盏酒,站起来道:“高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殿下。”

    他也没说什么废话,直接就豪饮下去。酒盅转眼见底。

    一盅酒喝完。他便客客气气的退下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卓锦书眼前虽已经开始朦胧,但意识却越发清晰了。

    他明白。在座的没有一个人是真心要来贺喜的。

    在那千篇一律的假笑下。都是对他负心薄情的嘲讽和奚落!

    而让他颜面尽失的。是她!

    是那个可恶的女人!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赵显也端着酒杯走了过来,脸上皆是奉承之意。

    只是刚走到面前。卓锦书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没有看他,只是直径朝楼之薇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时楼震关正在疯狂投喂着自家的大白菜。一边苦口婆心的劝着身体不好的男人要不得,会影响下一代的健康成长。

    楼之薇瀑布汗。

    弱鸡的身体好不好她自然是身体力行的感受过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又怎么样,难道还能堂而皇之的告诉便宜爹吗?

    只怕护女狂魔知道了。定会当场冲上去手撕了弱鸡。

    那画面太血腥,她不敢想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各有心事的时候,卓锦书已经走到了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楼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他端着酒站着,脸上没有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楼震关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刚刚他才当众羞辱自家女儿,现在来又想干什么?找抽吗!

    楼之薇当然知道护女狂魔此刻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这好歹是别人的地盘,今天又是人家大喜的日子,他们父女两人总不能太嚣张吧。

    她伸手戳了戳:“爹,人家太子殿下主动敬你酒呢。”

    楼震关心里不爽,还是端着酒盏站了起,应付道:“今日恭喜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两人将酒饮下。

    侍女上来替卓锦书将酒盅倒满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立刻离去,而是转眼看向楼之薇。

    “刚刚在殿前是本宫失礼了,这杯酒是向楼大小姐赔罪。”

    这样说着,却没有丝毫歉意。

    他醉意朦胧,眼前那人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只觉得这一身黑衣的也遮不住她绝代风华。

    心里,仿佛有根弦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楼之薇轻笑一声,飞扬的眉眼轻轻向上挑了挑。

    待她伸手端起面前的酒盅,却不幸的发现已经见底了。

    她又端起玉壶摇了摇,末了抬头笑道:“抱歉,我没酒了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便是不能受下这盅酒了。

    卓锦书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侍女端上来一壶果酒,还恭恭敬敬的替楼之薇满上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看着手上满满的酒盅,眼中笑意更深。

    “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将酒盏送到唇边,一口饮尽。

    透明的酒液顺着她红艳的唇角缓缓话落至白皙的脖子,然后没入领口。

    卓锦书目光灼灼的盯着她,直到那滴酒液消失,他眼中也随即燃起了一簇火苗。

    端来果酒的侍女也小心翼翼的看着。

    等看见她将酒盅翻转过来,里面没有一滴酒液落下,才不动声色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楼之薇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“第一杯酒是赔罪,这第二杯酒,则是感谢,谢你赏脸前来祝福我和璃儿的婚事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见卓锦书还要敬酒,护女狂魔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,薇薇不胜酒力,这杯酒就让微臣代饮吧。”

    卓锦书却拒绝道:“这是宫里专门酿制的果酒,不醉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放心,女儿酒量没这么差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三盅下肚,终于送走了卓锦书那尊大佛。

    “薇薇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嗝!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酒嗝。

    楼之薇笑嘻嘻的看着面前的楼震关,脸颊绯红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。”

    楼震关:……这醉得也太快了些吧?!

    “你喝醉了,爹带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?”楼某人醉意朦胧的眨了眨眼,“不,我还没吃饱,不想回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还抄起筷子要夹桌上的菜。

    可她连着夹了两次,都没夹起来。

    “薇薇……”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大概是刚刚喝得太急,这下酒劲上来了,不如奴婢扶她去偏殿休息吧?”刚刚端上果酒的侍女道。

    楼震关眉头紧拧。

    他是希望直接将女儿带回去,那还需要去什么偏殿休息。

    可现在的情况是,她不愿意走。

    就在他纠结的时候,楼之薇忽然笑道:“休息?好,那我先去睡会儿,一会儿在过来继续吃。”

    说着便要软绵绵站起来,只是还没站稳就要软倒。

    楼震关惊了一下,连忙伸手去扶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有来得及扶到,就被身旁的侍女挡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上前扶住楼之薇,道:“奴婢看楼大小姐这样子,只怕不便颠簸。正好今日皇后娘娘专程为宾客们准备了休息的偏殿,奴婢这就扶她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楼震关见她现在确实不适合在马车颠簸,只能皱眉点头,允了。

    末了他还狠狠瞪了卓锦书一眼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非要灌酒,薇薇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!

    只是他眼光刚扫过去,正好看见卓锦书也看着这里。

    两人眼神交汇。

    卓锦书看了他一眼,缓缓将视线抽离。

    路上。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头昏沉沉的。

    她可不记得自己的酒量已经丢人到了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只是三盅果酒罢了,她之前喝了一壶都没见有这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最诡异的身体里面那种燥热,居然让人觉得有些熟悉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