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78章 合力挖坑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卓君离说这话的时候,周围是没有声音的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话落的刹那,所有人爆发出一整剧烈的轰动。

    贤王求婚了?

    芝兰玉树。恭谦贤德的贤王殿下,居然向墨京第一草包求婚了?!

    这个画风略不对啊!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风中凌乱,只有卓君离浅笑着看着楼之薇。眼波温润如水。

    “我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转过脸来,看向他的时候没有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话落。那张向来自信满满的脸上难得有了一瞬间的充楞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。原本爆发的文武百官都愣了。

    上一秒还在沸腾的气氛,瞬间像是被冻住了一样。

    甚至没有人敢大口呼吸。

    卓君离眨了眨眼,不太明白她眼中的寒霜是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“多谢殿下仗义相助。只是婚姻大事不是儿戏,还请三思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,刚刚她看向他的那个眼神里没有丝毫情愫。却如深渊般冰冷。

    什么事能让她生这么大的气?

    就在卓君离疑惑的时候。楼之薇已经看向了另一边,嘴角带着抹冷笑。

    “殿下说得对,我确实是个弃妇。”

    她声音悠悠。却丝毫没有怨怼之感。而是目光灼灼的看着卓锦书。

    “哼。你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不知道我这个弃妇究竟做错了什么,能让殿下如此憎恶?就因为我穿了一身你不喜欢的衣服。亦或是长了一张你不待见的脸,就要受到你这样的羞辱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殿下如今燕尔新婚。自然是春风得意,可为何还要对我咄咄相逼?我只想知道,自己究竟何罪之有?”

    她静静的看着卓锦书。眼睛里面看不出情绪。

    只是那双眼睛,仿佛能够看穿人的心思一样,直刺道人内心深处。

    卓锦书还没有做出反应,旁观者们便已经开始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这一细想,好像是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嘲笑她是个草包,是个连门都还没过就被人休掉的弃妇,可……她究竟做错什么了?

    另娶他人的是太子。

    后来退婚的是太子。

    现在以为她穿了一身黑衣就对她咄咄相逼,极尽羞辱的,一样是太子!

    从头到尾,她,真的做错了吗?

    她究竟做错什么了?

    卓锦书被她那双眼睛看得心慌。

    “或许,我一错不该自取其辱,受邀前来;二错不该自以为是,顶撞太子;三错……便错在当初一念之差,酿成大错。”

    至于这个“大错”究竟指的什么,她没有明说。

    楼之薇脸上似笑非笑,明明每句话都是在数落自己的错处,可说出来的话,却都像针似的扎到了卓锦书的身上。

    一字一句的将他的罪行全部暴露出来,让他无所遁形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现在他才反应过来,自己是进了坑里。

    卓君离那些话面上是维护楼之薇,暗地里却是给他挖了一个大坑。

    只需轻轻一引,他便毫不犹豫的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就算现在没有人说话,那负心薄情的罪名,却是死死扣在他头上,再也取不下来!

    再看卓问天,他的脸色果然已经全黑了。

    慕容兴言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正准备说话,就听到一个声音道:“吉时快过了,还请殿下速速回来将仪式举行完吧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看过去,说话的竟是第五经伦。

    他号称西苍第一名嘴,若真要跟她唇枪舌剑一番,说不定还是能为卓锦书挽回些颜面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他会选择让卓锦书避过这个问题,而不是正面迎战呢?

    难道是作为老师,已经恨铁不成钢了?

    楼之薇抬头,正巧看见第五经伦也沉沉的注视着她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果然生了一张利嘴。”

    那双眼睛炯炯有神,却也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难得的,她背上生出一层凉意。

    卓锦书是他的得意弟子,如今被她当众打脸,他生气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算是卓锦书自讨苦吃,自己找虐,她也只是顺手送了他一程而已。

    只是那个一开始帮自己挖坑的人……

    楼之薇抬头看向卓君离,发现他也笑着看着自己这边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她才不稀罕!

    楼之薇冷冷哼了一声,便将头转过去,不再看他。

    卓锦书也被请回到了高台上。

    仪式继续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盯着婚礼仪式,可他们的注意力却早就已经飘到了另外一边。

    刚刚……贤王是求婚了吧?

    他就是求婚了啊!

    所以那句话到底还算不算数了?

    你们倒是给个准信啊!

    原以为贤王殿下和朝阳郡主才是一对,没想到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分分钟秒杀掉强敌,直取桂冠!

    这楼大小姐还真是个厉害人物!

    就在众人心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的时候,卓君离也有了动作。

    他在清容的搀扶下站起来,顺着后面的小路缓缓走下长阶。

    那个方向,正是楼之薇的方向!

    文武百官顿时鸡血满档。

    有!情!况!

    所有人都自发的让出了一条道出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本以为他又要玩之前那套把戏,是以权当做没有看见,也没有要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直到卓君离在她面站定,笑着道:“薇薇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面无表情的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怎么,我挡了贤王殿下的道了?那真是抱歉。”

    说完,恭敬的向他福了福身,做了个“请”的姿势。

    那动作,明显是在让他速速滚蛋。

    卓君离不明所以的眨了眨。

    如果他的感觉没有错的话,她好像是在生气?

    而且是很生气。

    他是不是错过了什么?

    “生气了?”他伸手要去拉她。

    “谁敢生你的气,”楼之薇却向后退了两大步,严肃道:“男女授受不亲,贤王殿下还是牵郡主去吧,我没那个福分!”

    郡主?

    慕容盼雪?

    卓君离不着声色的看了眼旁边的清容。

    清容哭笑不得,只能不停的挥手。

    王爷不在的这段时间实在发生了太多事情,他一时也不知道应该先从那一件说起。

    更何况现在这样的场合,他也没机会说啊!

    卓君离笑了笑,并没有像她说的那样离开,反而向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吃醋了?”他声音里有掩藏不住的笑意。

    楼之薇冷笑:“醋?我从来不爱吃醋。该说的话我早就已经说过了,若还有明明白白的地方,可以去问你的小厮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