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77章 委屈一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周围文武百官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她难道不是应该一哭二闹三上吊,然后抱着太子殿下说非他不嫁吗?

    上次都是这个模式啊!

    于是所有的官员都自发为楼之薇让了条道出来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无辜的吃瓜群众,他们可不想跟什么皇室辛秘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楼之薇就这么畅行无阻的走到了视野最好的地方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等着她站定之后大发神威。可事实让他们失望。

    楼之薇往那里一站,然后……就没有然后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情况,不砸场子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。怎么不闹?”

    “都小声点,你们不想要脑袋了!”

    楼之薇默默听着耳边窸窣的议论。脸上没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抬头。正好见楼震关看着她,眼神关切。

    她浅笑着对他做了个“放心”的口型。

    此刻七杀一身白袍坐在高位上,也不着声色的扫了楼之薇一眼。

    没缺胳膊没断腿。很好。

    这样他勉强能给那几人留个全尸。

    修长的手指拎起面前的酒杯,正准备仰头饮下。

    清容连忙上前阻止道:“王爷拿错了,茶杯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他真是要服了这李代桃僵的人。既然要用别人的身份。那好歹也演的像一些啊!

    随手拿起酒杯豪饮,他们家温润如玉的王爷什么时候做出过这么粗鄙的举动!

    见酒杯被夺,七杀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清容只觉得背上发凉。但手上的动作却没有迟疑。

    “呵。平日里也没见皇兄饮酒。今天是怎么了?”一旁的卓天琪见了,笑盈盈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七杀默了片刻。淡淡道:“今日,高兴。”

    一样的面容。一样的声音,只要稍加注意,绝没有人能够发现端倪。

    果然卓倾羽摇了摇扇子。附和道:“有人要抱得美人归了,是该喝酒庆祝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罢还揶揄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卓天琪以为他是在说卓锦书和云璃,脸上僵了片刻,随即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概没有人记得,云璃本应该是他的王妃。

    还没成亲就被自己的哥哥戴了绿帽子,其中滋味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觉得这场婚礼是对楼之薇的侮辱,却没有人想过,对他,也是。

    可他却什么都不能做。

    只能坐在这高台上任由他人践踏他的尊严!

    卓天琪手中酒杯渐渐捏紧。

    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微小的细节,清容只是倒了一杯茶捧到七杀面前。

    “王爷,请用茶。”

    七杀正要接过,却不知怎么忽然一僵。

    茶杯落地,摔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王爷?”

    “皇兄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七杀伸手揉了揉眉心,淡淡道:“老毛病了,无妨。”

    该死……偏偏是这个时候。

    “皇兄身体不适,不如先去偏殿休息?”

    “不,无碍。”

    他不动声色的扫了眼楼之薇。

    不能走。

    至少现在不能走!

    忽然,高台上的卓锦书向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楼之薇,今日是本宫大喜之日,你穿成这样究竟是何居心!”

    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楼之薇闻言抬起脸,挑眉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叫我?”

    “哼,你一身黑衣,究竟是来贺喜还是来奔丧!”

    利剑所指,瞬间将楼之薇推向了风口浪尖。

    “诶,此言差矣!我倒觉得楼大小姐这身宮装庄严大气,很气派。”

    不等楼之薇说话,卓倾羽就先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刻他脸上就差写上六个大字:唯恐天下不乱!

    他今天本来就是来看热闹的,当然是越热闹越好。

    慕容兴言皱了皱眉,“羽儿,你少说两句。”

    卓倾羽却不愿安分。

    “母后,皇兄这话真不对。今天确是他大喜的日子,可他要娶的是东溪国的云璃公主,而不是楼家的大小姐。只要她不是一身喜服,咱们又何必管她穿黑还是穿白呢?”

    话落,卓锦书正好想起了楼之薇长乐殿前大闹的那回。

    想起她为他愤怒,为他疯狂。

    想起她对他的痴恋如业火般炙热而专注。

    想起那个时候,她眼中只有他!

    像是确定了什么似的,他心脏越跳越快,抬脚就从长阶上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喜服?只怕以后都不会有这么一天了。”

    行纳妾之礼不可走正门,不可穿喜服。

    她若成为他的侧室,就永远都不会再穿上那件华丽的嫁衣。

    楼震关闻言也站了起来,不悦道:“殿下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卓锦书不答,神情倨傲的向楼之薇走去。

    长乐殿前观礼的人有上百人,可如今却没有一个人敢发出半点声响。

    广袤的大殿死一般寂静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云璃看着那个渐渐离自己而去的背影,银牙紧咬。

    指甲已经深深刺入手心,白皙的指缝间溢出点点猩红。

    此刻那双眼中已经浮现出了骇人的杀意,只是掩藏在金色的凤冠流苏之下,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“咳,咳咳……此话,只怕不妥。”

    寂静的大殿上忽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咳嗽。

    众人闻声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卓君离脸色苍白,额头上也出了层薄汗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眼睛却无比坚定,仿佛深不见底的古井。

    卓锦书被他那样的眼神看得不自在,闪躲了一下,道:“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“薇薇正值嫁龄,何来穿不上嫁衣之说?况且这些都是题外话,今日乃三弟大喜,还是快快过来将仪式完成吧。”卓君离浅浅笑道。

    人群中也响起了些窸窣的议论。

    卓锦书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停留在那一声称谓上。

    皇兄刚刚叫她——薇薇!

    他们什么时候关系如此亲昵?

    难道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,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里便勾搭上了皇兄?

    卓锦书脸上忽然露出一抹阴狠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皇兄难道忘了,她已经被本宫未娶先休,弃妇之身,谁敢再娶?别说是整个西苍,就问这长乐殿前,谁敢!”

    他抢占先机污了楼之薇的名声,此时若卓君离再想替她解围,便是自贬身份。

    聪明如他,必不会做出这种事。

    人群瞬间死寂,不敢发出一点声响。

    卓君离也沉思了片刻,点点头道:“此话有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可还不等他说完,卓君离就看向楼之薇,柔声道:“既然如此,薇薇可愿委屈一下,当我的贤王妃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