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35章 红颜祸水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满意的看着周围哗然的反应,忽然上前一步,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在他耳边道:“殿下风流。不忍红颜受罪,可也别忘了,水能载舟亦能覆舟。女子为水。红颜……是祸水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,咯咯笑着退开。

    没人听到她给卓锦书说了什么。只看见她笑靥如花。脸上虽未施粉黛,却也能让山花失色。

    “你!”卓锦书被气得发抖,眼睛里仿佛要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楼若兰却在这时惊到:“姐姐。你怎么能隔太子殿下这么近,你们之间的婚约已经解除,在人前还是要注意礼教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也不恼。点点头道:“还是我家妹妹识大体。这次是我不对。就算立了婚约,在没有正式的大礼前也是要注意影响的。”

    她着重强调了“正式”两个字,说完看向紧紧搂在一起的卓锦书和云璃。恍然道:“哦。二位不要多心。我妹妹只是好心想提醒我,并没有要指桑骂槐的意思。反正二位不久就要过大礼了,别说是抱一抱。就算要摸个遍也是没人敢管的。”

    她直白的话让周围不少人都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之前早就有小道消息传出,云璃一直是住在太子的东宫。今天到场的王公子弟又多数是些纨绔,听到就兴奋的低声讨论。其中淫词艳语大有人在。

    云璃的脸顿时连最后一丝血色也消失殆尽,忙不迭的从卓锦书怀里跳开,他想上去扶,却因为楼之薇刚刚那句话而不得不在原地站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他怒目扫过来,瞪的却不是楼之薇,而是楼若兰。略泛红的眼白,仿佛恨不得将面前那人剁碎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不是我,我、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楼若兰大惊失色,惨白着脸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一时间,气氛无比尴尬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,楼之薇一脸欠扁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想来卓锦书和楼若兰还有些话要说,她就不打扰了。

    于是楼之薇转身就走,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,白虹屁颠屁颠的跟在她身后,脸上红光满面,也十分兴奋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你看他们刚刚那脸色,真是一个比一个难看。”她对楼之薇的崇拜简直如滔滔江水,滚滚不觉。

    自己从来都是用暴力来解决问题,殊不知原来只用一张嘴就可以把敌人打得丢盔卸甲,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把这招也交给我啊?以后我要是再听到有人说你坏话,我就这么骂他们,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嚣张!”

    楼之薇笑笑:“当然可以,我觉得你很有潜力。”

    这是楼之薇的特殊技能,配上那一脸欠扁的招牌式微笑,简直分分钟把人气得掉毛。

    所谓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,白虹确实很有当一个逗逼的潜质,认真开发一下,她以后的衣钵应该就有人能继承了。

    她打架不是不行,可是明明动动嘴就可以解决的事情,为什么还有浪费力气动手呢?节约光荣,浪费可耻啊!

    走了两步,楼之薇忽然站住了脚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大小姐?”白虹一脸茫然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揉了揉自己空扁扁的肚子,一脸郁闷,“刚刚一场大战消耗掉了不少能量,现在觉得肚子饿了。”

    打脸果然是个力气活儿,早知道就多吃两碗了,侯府的清汤白粥果然很不顶饿。

    “嘻嘻,大小姐不知道吧,这止水河边有几家小食铺子特别有名,好多官家小姐都爱吃呢,奴婢这就去给你买些来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一听有吃的,脸上的惆怅立马烟消云散,点头道:“那我就在这附近走走,你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白虹领了命令退下,楼之薇看着她那欢快的背影,真的很难将这个活泼可爱的小丫头跟暗卫两个字画上等号。

    “金刚芭比啊。”

    想到之前跟过招的时候她一拳打碎石桌,她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,算了,还是不要想了。

    初春柳树抽新芽,伴着暖人的清风,抚的人十分舒服。

    楼之薇本想诗情画意的在岸边走走,可刚走一会儿,就被纷飞的柳絮吹了满头,并且打了不下十个喷嚏,眼泪都快出来了,满心都是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想了一下,还是决定先到桃林里避一避,等白虹回来投喂。

    只是刚一走进桃林,就听到一阵或轻或浅的咳嗽。

    顺着声音寻过去,终于在一株老桃树下找见一片白色衣角。

    银丝暗纹勾勒的华袍随意的摊在地上,沾上了不少花泥,却让那人看起来更加不食人间烟火。

    “谁?”听到有脚步声,那人轻声喝问,清冷的声音如春雪化水。

    楼之薇犹豫了一刻,然后坦然走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只一眼,就深深震住。

    那人很白,像是春阳下剔透的白雪,胜过女子却又显不出半分女气,低垂的眸子看不清他此刻的情绪,周身笼罩着的那股淡漠,更添一份禁欲般的诱惑。

    那人坐在桃花树下,美得恍若天人。

    “这位兄台,我看你病得好像很重,身边又没有一个下人小厮的,是不是和家里的仆人走散了,要帮忙不?”楼之薇凑近了打量,他好像真的病得很重,整张脸都是一种病态的白,如玉的肌肤上几乎看不出毛孔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啧啧了两声,心道世上居然有人能够美得这么丧尽天良,老天爷真是太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不过俗话说得好,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,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,看这位老兄的病情,只怕已经并入膏肓了吧?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张脸。

    就在她暗自叹息的时候,白衣男子看向她,沉静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,仿佛比寒潭更深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他的声音很轻,也很虚弱。

    让楼之薇这样怜香惜玉的人大为心疼鬼使神差的就道:“实不相瞒,其实我祖上是开医馆的,我看兄台你现在情况不太好,不如我来给你把上一脉,也好看看情况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下一秒就将手伸向对方,揩油之心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却不想,在要碰到时候,对方忽然一个收手,让她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白衣男子冷冷看她一眼,语气之中尽是疏远。

    “不劳费心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