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76章 她回来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震关的理想很丰满,但现实却非常骨感。

    原以为楼之薇只是心情不好随处去散了散心,哪知道他们已经将所有她可能去过的地方都找了一遍。依然没有发现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该死,这些大内侍卫都是吃什么长的,居然没有一个人没看见。瞎吗!”楼震关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吉时已经快到了。您先过去吧。属下定会将大小姐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!那破仪式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张子冀无语,还是耐心劝道:“大将军,您是从一品的大将。正礼开始时要坐在高位上的。所有大人都在,只有你不在的话,这说不过去啊……”

    楼震关默了片刻。

    见此法有效。张子冀准备再接再厉。

    只是刚开口便看到不远处走来一人。穿着正三品的官服,腰间还配了一把刀。

    张子冀疑惑:“咦?江大人何故出现在此?”

    江客云面无表情的走过来,行了个礼。道:“仪式快要开始了。杜大人命下官来寻楼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他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。若楼震关再不过去,那杜青冥必然还会不停的派人来找他。直到他回去为止。

    到时候说不定还要闹到圣上的耳朵里,那便不好听了。

    楼震关没有办法。心里把那个迂腐秀才骂了无数遍,才愤愤回了殿前。

    而张子冀则是继续在宫里寻楼之薇。

    楼震关才刚一坐下,便听得礼乐大奏。锣鼓齐鸣。

    仪式,开始了。

    赤红的长毯连着铺了一千阶,两侧礼官肃穆而立,红衣喜庆。

    云璃身穿火红嫁衣,华美的凤冠上垂着金色的流苏,没有喜帕的遮掩,娇丽的容颜在流苏下时隐时现,肤白如雪,欲语还休,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她身后跟着十六位礼侍,众星捧月,羡煞旁人。

    “哎,太子殿下的婚礼今年已经是第二次了,还娶的都是同一个人,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。”

    由于官阶,他们不能坐在高台,只能站在长阶两侧观礼。

    有人听了他这话,连忙劝道:“赵大人小声些,那楼大将军可是坐在高座上呢,这话要是让她听见了,非冲下来撕了你不可。”

    赵显却不以为然,继续道:“呵呵,这么说起来,那位被太子殿下未娶先休的大小姐倒是没有见到呢?”

    “刚刚进门的时候还看见了,怎么这一会儿就不见人影了?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,这场合她就不应该来,这不是自取其辱么,你看,现在羞愤得不敢见人了吧!”

    “赵大人少说两句吧,祸从口出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你们这些人就是胆小。”

    此时云璃已经在宫人的簇拥下,朝高台上的卓锦书走去。

    就在她走到赵显面前的时候,他忽然发出声惊呼,“噗通”一声就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下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呀,那不是户部侍郎赵大人吗?”

    “他干嘛忽然跪下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大概是殿下大婚,心里高兴吧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响起窸窸窣窣的议论,有疑惑,亦有嘲讽。

    赵显只觉得面上一阵火烧,连忙手脚并用的爬起来,匿到人群中去。

    只是他今日这一跪,必会在墨京城出名很久。

    他愤愤的揉着膝盖窝,实在想不通刚刚为何突然一痛,难道是年纪大了,站不久了?

    意识到这个问题,他脸上更是惊恐,连忙让宫人扶他去偏殿休息。

    高座上,楼震关面无表情的将一粒青豆抛进嘴里,嚼得嘎嘣响。

    他身旁的杜青冥无语的翻了个白眼:“幼稚。”

    “敢说我家薇薇坏话,没扒了他的皮已经是上辈子积德!”楼震关冷哼。

    这个小小的插曲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,仪式依旧进行。

    云璃脸上红霞翻飞,精致的妆容下更显得娇艳妩媚。

    卓锦书也是心旌摇曳,不能自持。

    “璃儿,这些日子委屈你了。”他的手轻轻抚过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云璃脸上红晕更甚:“书哥哥一直记得对璃儿的承诺,何来委屈一说呢?”

    “嫁礼太过匆忙,等不到东溪派使臣来,怎么会不委屈?”

    “书哥哥心里有璃儿,这便够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情话缱绻,终于过完所有大礼。

    只听礼官高声道:“礼成!送新人入洞房!”

    话落,云璃脸上的笑意渐深。

    她不经意的看了眼同样坐在高座上的慕容盼雪,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可这个笑意还没来得及深到眼底,人群中就传来阵骚动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两三个人,后来便成了此起彼伏的抽气声。

    云璃也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,整个人忽然一僵。

    她的十指慢慢握紧,连指甲都陷入了掌心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,怎么可能还活着!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楼之薇身上。

    一身黑衣精致华贵,眉如远山墨黛,眸若九天星河。

    尝矜绝代色,复恃倾城姿。

    如今她正不慌不忙的朝这边走来,远远的看不清脸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这个画面,想必文武百官都不会陌生。

    上次太子迎亲的时候,楼之薇一身喜服的冲过来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殿前大闹,最终闹得不欢而散。

    如今,难道又要故技重施了?

    “楼爱卿,这是怎么回事?”卓问天坐在龙椅上,眉头紧拧。

    当初她是受害者,所以他饶她一次,可这不代表他次次都能容她胡闹。

    若再在婚礼上惹事,必将深究!

    楼震关哪里看不出卓问天的怒意,然而他只是拱了拱手,道:“回陛下,薇薇做事自有分寸,定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。”

    卓问天本是想让他赶快过去拉住楼之薇,好将所有的骚乱都扼杀在摇篮中。

    可楼震关的态度却明显是想任由她胡闹!

    反了,这简直是反了!

    “楼之薇,你来干什么?”说话的是卓锦书。

    他不可自制的往前走了一步,居高临下的看着远处缓缓走来的那人。

    那双眼中早已没有了当初的嫌恶与反感,取而代之的兴奋。

    果然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她不会让他娶别的女人,这才是她,那个一直追逐着他的女人!

    他在等,等她为他歇斯底里,大闹长乐殿的模样。

    此时楼之薇正好走到观礼区,听到问话,抬头淡然答道:“不好意思我迟到了,你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转身进了观礼区。

    而那句话,则如耳光般毫不留情的打到了卓锦书的脸上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