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75章 窥破天运的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耶律骁觉得自己的耳朵可能出了问题,不然的话就是眼前这两人的脑子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一个神神叨叨的江湖骗子,竟然真能将这个女人骗得团团转!

    枉他心中刚有些佩服她的胆色。现如今也早已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卦术?

    扯淡!

    若西苍真有能够窥破天运的人,那四国早就统一了!

    “一群白痴。”

    耶律骁冲着两人大大的翻了个白眼,便挪到一旁的大树下闭目小憩。

    他佯装全身放松。实际上却在全身戒备,就怕这是楼之薇跟那呆子合演的一出戏。为的就是趁他不备暗算他。

    然而他想错了。

    两人忙着卜卦。根本连看都没有多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戴梓才将宣纸放在楼之薇手上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,此行……此行只怕凶多吉少。您确定要以身犯险?”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信命不服命,既然老天爷这么巴不得我死,我便去跟它斗上一斗!老毛曾经说过。与天斗。与地斗,与人斗,其乐无穷哉!”

    楼之薇伸手接过宣纸。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些。

    “真是缘分。”

    书呆子算的卦从来不会写地点的名字。只会写大致的方位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方位。她只看一眼便知道在哪儿。

    极东。

    也就是最东方的位置。

    墨京成最东边只有一样建筑,那就是西苍的皇城——长乐宫。

    楼之薇又看向他道:“呆子。你这里有马没有?”

    没有代步工具,她现在赶回长乐宫只怕天都黑了。

    戴梓只摇摇头:“没有马匹。但在下有一头小毛驴,可以借给楼大小姐一用。”

    “喂,不会真想去寻找什么葬身之地吧?你要是活得腻歪了就把脖子洗干净伸过来。本皇子一刀帮你剁了就是!”耶律骁撑着身后的树干站起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难得看了他一眼,转头吩咐书呆子:“这可是块大肥肉,你千万收捡好了,日后发家致富就靠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啊?”

    耶律骁闻言,眼中迸射出精光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北牧皇子出猎不慎被蛇咬上,路过书生仗义相救,成就一段佳话。这个戏码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休想包庇那个贱人!待我回去,必将你们通通斩首示众!”

    他放狠话的这个当口,楼之薇已经翻身上了小毛驴。

    她不怒反笑道:“若真是如此,你便要先承认与那几个人合谋害我。东溪与北牧联手,你觉得吾皇听了之后会有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楼之薇笑意不善。

    耶律骁气结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好好动动脑子吧耶律皇子,不要以为西苍为了西北边境和平便不敢轻易开战。你记住,犯我西苍者,虽远必诛!”

    楼之薇撂下狠话,便骑着小毛驴颠颠的走了。

    本来觉得骑着马说这句话应该会更气派一些,无奈现在的条件并不允许。

    她身影渐行渐远,留下耶律骁在原地吹胡子瞪眼。

    戴梓看着她远去的背影,自言自语道:“乌云渐散,凤星临世,若能渡过此劫,必将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,愣着干什么,还不过来扶本皇子!”

    楼之薇走了,耶律骁又开始颐指气使。

    戴梓无奈的眨了眨眼,还是上前去将他扶起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刚刚叽叽呱呱的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若能渡过此劫,必是凤凰涅槃,时局大动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与此同时,长乐宫中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薇薇不见了?”楼震关看着跪在面前的张副将,怒发冲冠。

    张子冀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“将军恕罪,属下一个失神,大小姐就没影儿了,等再去找的时候,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废物!我带你进宫是让你来凑热闹的吗?!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不知道?”楼震关怒极。

    张子冀还真有些不明所以,只能小心翼翼的道:“是、是太子殿下大婚的日子?”

    “我呸!今天是那些人往她心口上撒盐的日子!她有多喜欢那人你不知道?她今天会有多难过你想不到?”

    他甚至连卓锦书的名字都不愿提及,更不愿叫他敬称,可见是将他恨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只是他千算万算,没有算到自己只是被叫去了御书房一趟,出门再看,女儿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叫他如何不气!

    张子冀这才恍然大呼,自责不已。

    “属下该死!属下疏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若有个万一,你死一万次都没用,现在,立刻,马上去给我找!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!”

    楼震关撂下话便气冲冲的拂袖拉开了偏殿的门。

    只是门刚打开,他就愣了。

    门口一位女子素衣端庄,举手投足间都透着贵气,身后跟了个侍女。

    像今天这样的场合,普通官员的家眷是不能有陪侍的,所以一看她这架势便知身份不一般。

    见到楼震关,慕容盼雪盈盈福了个身:“盼雪见过楼大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朝阳郡主?”

    “久仰楼大将军威名,没想到今日有缘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楼震关正急着去找女儿,哪里有时间跟她客道,只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倒是张子冀很有礼貌的抱拳行礼:“见过朝阳郡主。”

    “盼雪见楼大将军面色急切,可是遇到了什么事?若有盼雪帮得上忙的地方,还请知会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郡主这小胳膊小腿能使上什么用场,我们自己会处理的,告辞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他便带着张子冀急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长乐宫虽大,但能去的地方就那么几个,应该不难找。

    “哼,现在还想着找那贱人呢。这个时候,只怕早就化为齑粉了。”清音见两人身影消失在视线内,才愤愤道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不慌不忙的道:“说什么胡话呢,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?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可她眼底的笑意却已抑制不住。

    清音立刻会意。

    “嘻嘻,郡主听错了,奴婢刚刚什么都没有说。”

    “迎亲的队伍差不多应该已经到宫门口了,走吧,咱们也去看看太子迎亲是如何气派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两人身形渐远,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一抹白色衣角从偏殿上落下。

    如果她们此刻转身,便能看到那眼中的冰冷以及刺骨的杀意。

    他薄唇紧抿,声音森然。

    “敢动我的女人,简直找死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