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74章 命不久矣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被他突如其来的动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怎么看见我像见了鬼似的,我有这么可怕?”她边说还吵着书呆子走了两步。

    哪知她越向前走,他就越是后退。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。

    楼之薇皱眉。

    “呆子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咦?”书呆子愣了愣,反问。“楼大小姐是如何知道在下的名讳的?”

    他眼中惊恐敛去半分,随即又被惊喜和感动替代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中有一万多个问号。

    她刚刚叫了他的名字吗?她自己怎么不记得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楼某人认真思考了一下自己刚刚那句话。心里忽然有了个想法。

    听她这么问。书呆子非常认真的理了理身上的衣服,作揖道:“在下姓戴,单名一个梓字。在这里见过楼大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……

    楼之薇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。

    戴梓,呆子。

    这货的名字居然真的叫“呆子”啊!

    多么清纯不做作的名字,他父母给他取这名字的时候究竟是怎么想的?

    还不等楼之薇做出反应。一旁耶律骁就放声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大千世界无奇不有。这世上竟然有人名叫呆子!我看不仅你呆,给你取名字的人也是个傻的,哈哈哈哈!简直笑煞我也!”

    他笑得猖狂。戴梓却敛起了神色道:“这位殿下休要羞辱家父。在下之名寓意桑梓。乃家父思乡之情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我偏要说,你们一家都是些蠢货。我还要笑,你能把我怎么样?哈哈哈哈!”耶律骁不以为意。末又十分猖狂的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你!子曾经曰过……”

    还不等戴梓对他进行礼义廉耻道德素养的教育,楼之薇就直接抬腿将那个高大的身影踹进了湖里。

    “噗通”一声,耶律骁再度湿成了落汤鸡。

    “楼!之!薇!你这个贱人!”

    “对付这种人就应该直接上手。动嘴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戴梓一脚插过来,道:“楼大小姐此言差矣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转头就想来教育我了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戴梓摆了摆手,“在下只是想纠正楼大小姐,您刚刚动的是脚,不是手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听了,无言的撇了撇嘴:“真是个书呆子。”

    见她这副模样,戴梓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是窘迫的缩了缩脖子,又去收拾湖边的东西。

    看到他那一堆廉价的笔墨纸砚,楼之薇忽然道:“对了,你刚刚在怕什么,我很可怕?”

    闻言,戴梓果然愣了愣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手上的动作加快了些,嘴里也道:“其实……也没什么,这天色不早了,在下就先行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知道他有意隐瞒,也懒得再跟他废话,直接一脚踩在身旁的树干上,拦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好好说,说不定本小姐开心了还大大的赏你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皮不知为何跳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一点都不好。

    戴梓只是无辜的眨了眨眼:“子曾经曰过,富贵不能淫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被噎了一下,由利诱换成了威逼:“不说的话,我就把你这些赖以为生的东西全部丢到湖里去,看你以后还怎么吃饭!”

    这句话似乎有些效果,只见戴梓打了个寒颤,还是纠结道:“子又曰过,威武不能屈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!再废话我就把你丢到湖中心去喂鱼!到时候你就等着跟那些冷血脊椎动物宣扬孔孟大道吧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书呆子见拗不过她,只能喃喃道:“上次见楼大小姐时,气运如日中天,今日……今日再见,却已经是乌云蔽日,印堂发黑,已有衰竭之兆,只怕、只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越听越觉得玄乎,接着他的话问道:“只怕什么?”

    戴梓吞了口唾沫,“只怕已经是命不久矣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呸!有你这么咒人的吗,本小姐一巴掌呼死你信不信?”说着,真就举起了手。

    戴梓委屈得眼泪汪汪的。

    他明明不想说的,是她非要他说的嘛,怎么现在又全怪在他身上了!

    呜呼,冤哉!

    “哼,现在该后悔为这个蠢货强出头了吧?上次在你那破酒楼,这傻子就冲来跟我说那日会遇到血光之灾,呸!晦气!”

    耶律骁不知何时游回到岸边,一个翻身便上了岸。

    楼之薇挑眉,“所以你就把他绑成球来踢?”

    “是他自找的!”

    他动作有些迟钝,想必是身上余毒未清,半边身子还没有知觉,但嘴上却不肯有半点退让。

    戴梓听了很是无辜:“可是,您当时确实有了血光之灾了啊。”

    连人带着尊严都被面前这位踩在脚下,最后还见了血。

    那就是血光之灾嘛。

    他没说错啊!

    闻言,耶律骁狠狠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闭嘴,你这个蠢货!”

    如果条件允许的话,他必定会上来将书呆子剁成肉酱,可惜现在的他没有这样的条件。

    云雀楼狂虐耶律骁那件事楼某人已经忘得差不多了,但后来这书呆子给她的那张宣纸她倒有几分印象。

    楼之薇脑中念头忽然一闪。

    “呆子,你所谓的‘命不久矣’是指我命数已尽?”

    “非也,玄学讲究天时地利,楼大小姐如今虽印堂发黑,但已远离必死之地,应该没有性命之忧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被他这拖拖拉拉的性格磨没了耐性,怒道:“别婆婆妈妈的,快点说!”

    “命数有定,您若逃过这一劫,天命将必用他人之命数相抵,方可化解次次危机。”

    “用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“于您命数相亲者最好。”

    戴梓以为她是要问消灾解难之法,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

    楼之薇沉默了片刻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戴梓的话,但她眼呃眼皮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跳却是真的。

    或许能不相信天命,但她相信自己的直觉。

    “你对自己卦术的造诣又几成把握?”

    “这,大概七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声点!”

    “十、十成!”

    耶律骁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信了?我看不止他有病,连你的脑子也不正常!”

    楼之薇不理他,继续对戴梓道:“那你现在立刻推算出我‘命丧之处’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是要避灾?”

    “不,我要立刻过去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