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73章 美男出浴遇书生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对方显然是想毁尸灭迹。

    她和耶律骁同时失踪,西北之战必将再度打响,到时候整个侯府都要陪葬!

    而怜星。就是他们阴谋的证据!

    “呵,真是够恶毒的计策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她,耶律骁。还是怜星,他们必须消失。永远成为这山崖下的一缕孤魂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之间。楼之薇心中已经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她转身去拖装着耶律骁的麻袋。

    可她不是白虹,没有她那样的天生怪力,加之她刚刚从高处落下也受了些内伤。此时根本就拖不动身形高大的耶律骁。

    但他不能死,至少绝不能死在西苍的土地上!

    此时马车离悬崖只有一丈远的距离,楼之薇心里一狠。卯足了力气朝麻袋踹了过去!

    一脚。

    两脚。

    三脚!

    终于。麻袋被踹下马车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一瞬间,马车奔下悬崖,她连人带车一起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午时的烈阳照在头顶。

    耶律骁只觉得眼皮沉重。

    他想挣开眼。无奈却是徒劳。

    就在准备放弃的时候。突然腰上一痛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被都被踢进了水里。冰凉的水浸得他瞬间清醒。

    “混蛋!谁敢暗算本皇……咦?”

    湖边坐了个潇洒的黑色身影。

    见他清醒,楼之薇眼中没有欣喜。反而鄙视的呸了声。

    “丧家之犬,就会狂吠。”

    “你!你这个贱人居然还没死?!”

    楼之薇冷笑。“要不是我这个贱人,只怕你已经摔成泥了。”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她抓住悬崖边的枯木才得以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怜星的尸体肯定是捞不回来了。证据也就这么没了。

    耶律骁愣了片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救了我?”

    楼之薇不答,反道:“又是被毒蛇咬,又是抛下山崖的,看来你也不怎么受人待见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醒着?一直都知道?”

    不对,这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他当时明明已经感觉到她没有了气息。

    可既然已经死了,怎么会现在还活蹦乱跳的在他面前耀武扬威?

    “土包子,没听过龟息之法吗?”

    前世由于职业特殊,这些保命技能她还是会的。

    而且这在当时已经不是什么罕见的东西。

    可是耶律骁听了却尖声道:“不可能!龟息大法是传说中的神功,你这个草包怎么可能会?”

    他不想相信,事实摆在眼前,叫他如何不想相信。

    楼之薇也懒得跟他解释,准确的说,她其实根本就不想救他。

    这种人渣,活该在死在山里当化肥!

    可谁让他是北牧的皇子。

    要是在西苍的地皮上嗝屁了,那将牵扯出许多政治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即使再不爽,她还是救了他。

    耶律骁也明白这一点。

    拖着半边麻木的身体游回到岸边,将已经肿起的小腿往她面前一搁。

    “吸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脸上极尽狂傲。

    楼之薇挑了挑眉,道:“啥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敢让我死,所以现在,把蛇毒给我吸出来!”他用的是命令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呵,我说你这人怎么说话老跟放屁似的,别人放屁还有味呢,你连味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醒醒吧,你现在是一条腿跨进鬼门关的人了,要自救还是等死,自己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该明白,我要是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耶律骁,我看你是没长记性?那不妨我再提醒你一遍,若你真的横竖要拉我陪葬,那我必然先把你剁成个十七八块,说不定到时候他们还认不出是你。”

    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分明是在笑着,可那话却让人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耶律骁愣住,似乎在思考这句话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“不,你不敢,就算你杀了我,他们也会找到我的尸体,到时候你一样跑不了!”

    话虽然这么说着,但他的声音中已经有了些犹豫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说的是真的,这个女人,只要说得出口,就一定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她就是个疯子!

    果然,楼之薇咧开嘴无声一笑。

    红唇艳丽,却暗藏着未知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会留给你一个完整的尸体?”

    她的唇一张一合,说着那冷血残忍的计划。

    明明每个字他都是懂的,可不知道为什么,那些字连在一起就成了串听不懂的符咒。

    催命的符咒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个疯子!”

    于是在楼之薇猖狂的笑声之下,耶律骁还是埋头将自己腿上的蛇毒吸了出来。

    渐渐的他觉得嘴上又肿又麻,连舌头都撸不直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在旁边无聊的打着呵欠。

    明明事情已经解决了,她却莫名觉得眼皮直跳,心里也闷得慌。

    上次去平阳王府的时候,她也有过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她讨厌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可阴谋不是已经被她化解了吗?

    耶律骁没死,她也还活着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好焦虑的呢?

    就在楼某人还在想要不要赶在天黑前回去蹭顿饭的时候,湖的另一边忽然传来阵有节奏的水声。

    显然耶律骁也听到了。

    四目刚一相对,楼之薇就很不给面子的笑了出来:噗,这个形象太适合你了!”

    耶律骁整个嘴都高高肿起,像顶着两根大香肠。

    “闭嘴!说不定是幽冥殿派来的杀手,你想死可别把我也搭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你不想死啊,不想死早说啊,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不想死呢?”

    “你、闭、嘴!”

    听了阵,他们决定还是先潜过去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林影叠嶂间,一个男人正站在湖里。

    然后,他没穿衣服。

    楼之薇是自认是名门闺秀,所以她说话做事都必须要有闺秀的涵养。

    于是在看到这个男人光滑的背部时,她就明智的闪身躲进了树丛,以示回避,同时还发出声巨大的响动。

    湖里的男人听到动静转过脸来,正好和愣在原地的耶律骁四目相望。

    瞬间,气氛谜之尴尬。

    倒是楼之薇在树丛里连连感叹,显然忘了自己应该“闭眼避嫌”这一茬。

    乖乖,没想到又是个熟人!

    那一脸呆相的,不是书呆子是谁!

    书呆子眨了眨眼,面上露出些尴尬:“能否转过身去?在下这就起身更衣。”

    “哼,都是男人,矫情什么。”耶律骁骂骂咧咧的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等书呆子穿好衣服走出来的时候,楼之薇也从树丛里钻了出来,道:“哎哟,好巧!”

    “楼、楼大小姐?”书呆子面上闪过一抹惊喜,但随即被惊恐掩盖,“怎、怎么会这样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