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71章 怜星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摆脱了酒疯子,看着离仪式开始还有一段时间,便不慌不忙的往回走。

    途经御花园的时候。一时不查被突然蹿出来的人撞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“哎哟!”

    “哎呀。”

    定睛一看,竟是个梳着双髻的小宫娥。

    只是那双髻只剩一边还在,另一边的发带却不翼而飞。正散在肩上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年幼乖巧,打扮上与白虹有些相似。不过容貌却是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楼之薇眨了眨眼。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宫娥反应过来,连忙跪下请罪:“怜星有眼无珠冲撞了小姐,还请小姐赎罪!”

    她整个人都处于高度紧张状态。说这话的时候还不停的在发抖。

    楼之薇笑了笑,挥手让她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匆忙可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她嘴上虽这么问,目光却落在了她肩上的青丝上。

    宫中侍者不得披头散发。仪容不整。违者将处大罚。

    何况今天是个大日子,若是被别人看到了她这副模样,只怕就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果然。怜星闻言连忙磕头求饶。

    “小姐饶命。小姐饶命!求小姐网开一面。千万别将此事告知宫中管事姑姑,不然怜星这颗脑袋就保不住了!怜星家中还有一位年幼的弟弟。幼弟无辜,还请小姐网开一面啊!”

    她哭得极为压抑。似乎不敢闹大了引得别人注意。

    楼之薇环视了一周,发现周围无人,便道:“也不是什么大事。你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……真的?小姐不会将怜星仪容不整之事告诉管事姑姑?”她问得小心翼翼,身子缓缓站起。

    楼之薇讪笑一声:“怎么,你想我去告诉她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求小姐饶命!”

    说着,又噗通一声跪下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道这还真是舍得膝盖。

    她上前将其扶起,指了指她的肩头,问:“何故披头散发?”

    “小姐恕罪,刚刚怜星在路过花园时不慎被树枝弄乱了发髻,想到宫里严禁仪容不整,便想就地梳整。哪晓得发带刚一取下,就被突如其来的风给吹到了枝头上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是想趁没人看见,赶快回寝房整理?”

    “小姐睿智。”

    “你难道忘了,从这里过去要经过太子东宫?我看这个时辰,迎亲的队伍差不多已经在东宫聚好了,过会儿就要往别馆迎云璃公主,你现在过去,不是撞到枪口上吗?”

    怜星一听,眼泪瞬间再度涌出:“这、这可怎么办才好,难道今天真是天要亡我吗?”

    “非也非也,”楼之薇摇了摇手指,“所谓天无绝人之路,不然怎么叫你遇见我呢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小姐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发带被吹到树上了吗?正好本小姐空有一身武艺无处施展,今日正好小露一手!”

    楼之薇说着,已经开始摩拳擦掌。

    怜星就像抓住了根救命稻草般,连忙将她引到一株大树下。

    约莫一丈多高的大树顶梢上,确实飘着条浅色的发带,细看和怜星头上另一条并无区别。

    “这树太高,奴婢怕伤了小姐,不如小姐还是别管这事了,就让怜星自生自灭吧。”

    她可怜兮兮的瘪着嘴,那神情和受了委屈的白虹更加相似。

    楼之薇见了眼底笑容更深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也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,只是你太像我家丫头,说不定是上天注定要我来帮你,我若此时抽身而去,岂不是辜负了老天一片心意?”

    老天爷的好意怎么能轻易辜负呢?

    楼之薇笑着脱下宮装外套,利落的跳上了树。

    她动作灵敏,快速向着目标接近。

    此刻她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树梢上的发带上,丝毫没有注意到此刻角落中还有一双眼睛,正死死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她的每一个动作,都已经落入了那人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随着楼之薇向着树梢靠近,那人手中的长弓也渐渐拉满。

    上面一支闪着寒光的箭已经对准了她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可千万小心啊!”怜星在树下焦急的喊着。

    楼之薇的声音远远传来:“不碍事,就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还有三尺。

    两尺。

    一尺!

    就在她的手快要碰到发带的时候,弓箭离弦,狠狠的向她飞射而来,快如闪电!

    那箭快得几乎看不到残影,转瞬就没入了茂密的树影之中。

    只见大树猛地颤了下,楼之薇的身影便飞速开始往下掉。

    横生错节的树枝根本接不住她突然落下的身体,随着“咚”的一声闷响,她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怜星则早已经吓得缩在一旁。

    直到楼之薇摔下来,她都没勇气上去查看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一个高大的身影从阴影处走出来,直径走到楼之薇身旁。

    即使在烈阳下那人也穿着皮革,五官粗狂英朗,俊美无匹。

    正是耶律骁。

    他单手拿着长弓,冷笑着道:“你不是很厉害、很嚣张吗?你倒是再给我狂啊!”

    说着,还狠狠踢在楼之薇的腿上。

    可她现在整个人都匍匐在地,对于他的攻击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细一感受,只怕连她的呼吸都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“废物!贱人!你不是很有本事吗?给我起来啊!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,一边又在她腿上补了两脚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她死了吗?”怜星蚊蚋般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耶律骁闻言,终于想起这里还有一人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他,狂傲的脸上浮现出难得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做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他本就生得粗犷俊美,这么一笑更是让怜星的骨头都酥了半边。

    “多谢皇子夸奖,这……这都是怜星应该做的。”她喜滋滋的跪下,脸上多了几分粉嫩的红晕。

    耶律骁眼中笑意更深。

    看了她片刻,忽然道:“之前没发现,现在看来你倒挺有些姿色。”

    怜星脸上顿时如火烧般,“皇……皇子?”

    “走近些,让本皇子看看,说不定一高兴便将你带回北牧,如此姿色,封个侧室也不错。”他向她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怜星心中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她从未想过自己也有飞上枝头当凤凰的一天,连忙匍匐两步,跪倒耶律骁面前。

    “皇子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这句话还没说完,只见耶律骁手中银光一闪,竟是用一支箭刺穿了她的咽喉!

    “哼,异想天开,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!就凭你也配?呸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