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70章 跋扈骂名的由来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元蒙见他已经有些不清醒,只能上前去扶。

    没想到卓锦书拒不配合,还将手中的坛子掷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酒坛子滚下长阶。摔得粉碎。

    微凉的酒液溅了楼之薇的裙角,她只是面无表情的提起裙摆抖了抖,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卓锦书朦胧中看到一抹黑影。意识忽然清醒了些。

    那个背影,哪怕是化成灰他也能记得。

    原以为他心中没有她丝毫地位。却不曾想。那抹倩影已经深深印在了他心里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之薇?”他声音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也没看他一眼,继续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她不想在无谓的事情上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可卓锦书却不肯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他终于完全清醒。不顾身份的冲下长阶,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之薇……是你!真的是你!你来了?”

    楼之薇瞬间冷了脸,“殿下。仪式在即。还请自重。”

    她动了动手想挣脱他的钳制,可他手下却越发用力,似乎恨不得将她手臂捏断一般。

    卓锦书上下打量着她。这肃穆庄严的打扮。也遮不住她一身张狂艳丽。

    如同一朵绽放的罂粟。

    不穿着那身红衣。她也依旧美得让人挪不开眼。

    他眼中的朦胧缓缓散去,终于看清了她今日的妆容——一身黑如丧服的宮装!

    “你好大的胆子!今日是本宫大婚。你竟敢穿丧服前来?!”

    楼之薇嘴角浮出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“殿下是没清醒还是年纪大了老眼昏花?我今天明明穿的是正是的宮装,款式料子都是按照规矩来的。何来丧服一说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卓锦书气结。

    揉了揉眼,这件衣服除了颜色以外,确实是按照宮装的规矩做的。

    可今天是他成亲的日子。她穿一身黑色来,不就是为了让他不痛快么!

    正当他气血翻涌的时候,一个念头忽然在脑中闪过。

    他成亲,她穿丧服……

    那是不是证明,她也是怨他的?

    其实她根本就不希望他娶云璃,也没有像之前说的那样要跟他桥归桥路归路。

    她还爱着他!

    这个女人已经爱他爱到了骨子里,只不过是碍于面子不愿说实话罢了!

    越是这样想着,他脸上的愤怒慢慢敛去,取而代之的得意的笑。

    “你,果然还放不下本宫……”

    他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,伸出沾满酒气的手就要去摸她的脸颊。

    楼之薇眉头一皱,侧脸避开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,你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便是: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,别在这儿碍眼!

    卓锦书或许看不到她眼中的嫌恶,可元蒙公公可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他硬着头皮上来扶卓锦书:“殿下,吉时快到了,奴才扶您去更衣吧?”

    原本是小心翼翼的拉了拉,就怕这位祖宗一个心情不好就把他给掀下去。

    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,卓锦书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是该走了,璃儿还在等本宫。”

    不论他做什么,她都不会离他而去。

    从他们缘分开始的时候起,他就是她的英雄,她的天神。

    他是她的命!

    不管他做了什么,她的心里永远会有他。

    所以他有恃无恐!

    卓锦书眼中笑意更深:“本宫马上就要成亲了,你难道不祝福本宫吗?”

    他等着,等她眼中出现哀伤幽怨的神情。

    可楼之薇只够了勾唇,眼带奚落的看着他道:“恭喜殿下抱得美人归,祝你们永结同心,百年好合。”

    没有在她脸上看到期望的怨恨和愤怒,卓锦书的脸色又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你还挺会装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我是真心实意的祝福你们。”

    表子配狗,天长地久!

    正当楼之薇再准备抽手的时候,卓锦书忽然放开了她。

    眼神一如往日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“放心,等娶了云璃,本宫就去向父皇请旨纳你为侧妃,然后抬为平妻。”他平静的话悠悠的飘进耳中。

    楼之薇听罢嘴角抽了抽,缓缓将手伸向腰间。

    一摸,才想起武器已经在宫门口被扣下了。

    其实没有刀,用拳头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就在她认真思考的时候,远处有个人影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可那人动作太快,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细节。

    见她不说话,卓锦书以为她已经默许了,心中更是得意,嘴上就道:“放心,有本宫在,没有人敢动你一分毫毛!”

    楼之薇: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展颜一笑,皎若太阳升朝霞,灼若芙蕖出绿波。

    卓锦书看着,痴了一瞬,随即也笑道:“你笑了?你还是这样笑起来好看。”

    楼某人觉得他大概不知道“呵呵”这两个字所包含的无尽寓意,只当他是醉得狠了,说话都是扑面而来的一股酒气,熏得人几欲作呕。

    她退后半步,另一只手撞向他手肘,一击得逞。

    卓锦书吃痛放手,俊秀的眉宇瞬间拧的死紧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没有再给他说废话的机会,转身就走,留给他一个潇洒的背影。

    慢慢撒酒疯去吧,本小姐不奉陪了!

    走了老远,才听到他暴怒的呼声:“楼之薇!你……你少在这里得寸进尺!当年如果没有我马下相救,你早就死了!我是你的救命恩人!”

    只是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楼之薇已经走远了,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元蒙被晾在一旁,想劝两句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嘴张了半天,最后还是识相的给闭上了。

    “哼,不识好歹的女人!”

    “殿下莫气,其实楼大小姐也是真心感激你的救命之恩的,你看她从小就向着你……”

    卓锦书忽然转过脸来,冷冷问:“她向着我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嘎?当然……当然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幼时文弱,加之并未被封太子,所以经常受到其他皇子及幕僚的欺侮,那时都是楼家大小姐为他出头的。

    因此也闯下不少大祸,要不是那几年楼震关战功连连,她只怕早就掉了脑袋了。

    从此,楼之薇从此背上跋扈野蛮的骂名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。

    元蒙以为自己提到了卓锦书的痛处,立马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哪知他却道:“本宫幼时受人欺侮时都是二皇兄出手相助,关她楼之薇什么事!”

    说罢便气冲冲的拂袖而去,留小公公在原地懵逼。

    “……啊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