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69章 心魔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送走了耶律骁之后,宫门前终于又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楼之薇舒舒服服的在马车里睡了一觉,等到有人唤了才懒洋洋的走下来。

    她下车的那一瞬间。无数条目光唰唰唰的扫了过来,交头接耳,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有打探。有奚落,有嘲讽。更有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。是那个被太子殿下未娶先休的弃妇。”

    “嘘,小声点,她看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事实如此。还怕人说?”

    但偶尔也夹杂着一些同情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俗话说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,她也是个可怜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日宮宴我见她惊才绝艳。可见是明珠蒙尘。可惜啊!”

    不管是哪句话,楼之薇全都左耳进右耳出,权当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转头。便看到不远处停着那辆宝顶红漆马车。

    车前站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白衣白袍。温润如玉。一个端庄秀丽,知书达理。

    卓君离精神似乎比往日好了些。此刻正在与慕容盼雪谈着话。

    说到兴头上,还时不时发出两声悦耳的轻笑。而她也笑着回应。

    忽然,他伸手将她一缕碎发抚到耳后,温柔缱绻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仿佛有什么东西刺入胸口,顿时让人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她手上拳头握紧又放开,反反复复数次,却怎么也平息不下心中那些异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卓君离似乎看见了她,直直向她走来。

    他眼中带着温柔的笑意,一如往日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手,却牵着慕容盼雪。

    每往这边走上一步,心里的痛就更深一分。

    可她又没有资格质问他什么。

    恩断义绝,这分明是她自己说过的话,他不过是比她更快抽身罢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些天来他什么反应都没有,走得干脆,没有丝毫留恋。

    楼之薇深吸了几口气,平复下心中的酸涩。

    在他走到她面前那一刹,敛去脸上的情绪,退了半步道:“见过贤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那语气冰冷疏离,仿佛两人中间有条深不见底的鸿沟。

    而他却轻而易举的跨过了它。

    月白色的衣袍与黑色的宮装相擦过,直径走到另一边,仿佛从未看见她。

    “杜大人,江大人,刚才多谢。”

    “贤王殿下多礼了。”杜青冥态度谦和,语气恭敬。

    倒是江客云多看了他几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直到杜青冥手肘撞默默了他一下,他才如梦初醒道:“见过贤王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盼雪,她初来墨京,还请两位……”

    剩下的楼之薇没有再听。

    那声音一如往常温和,听起来却那么陌生。

    有些东西树立起来需要耗费许多时间和心血,而土崩瓦解却只需一瞬。

    可她现在没有时间来顾影自怜,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

    “君离?君离!”慕容盼雪叫了他两声。

    杜青冥也道:“殿下怎么了,可是身体不适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淡淡应了声。

    余光处,那抹黑色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拐角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,一边伸手去扶,一边道:“不如我扶你去偏殿休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被他不经意的避开。

    “本王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他丢下句话就转身离开,根本不再看他们一眼。

    卓君离悠悠走着。

    路上有宫娥脸红心跳的向他问安,他应也不应,直接走过,冷漠得令人诧异。

    再拐过一处回廊时,他脚下忽然顿了顿。

    低哑的声音从阴暗处响起,带着些许疑惑。

    “爷?”

    “呵,来得倒是挺快。”

    他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狂傲的笑意。

    那是绝不会在卓君离脸上看到的表情!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你!”

    “不错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敢违反规定,用他的身份进宫!”那个低哑的声音愤怒的近乎颤抖。

    他却不以为然:“为何不敢?他既然敢用我的身份去招惹我的女人,就应该为此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那声音依旧是卓君离的声音,可语气却是从未有过的强硬霸道,杀伐中带着嗜血的残忍。

    黑暗中的人沉默了很久。

    他继续道:“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?卓君离最终选择了慕容盼雪,而楼之薇只能属于我!”

    “为了一个女人,你竟做到如此程度?”

    “那也总好过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。不妨告诉你,这个女人,我绝不会放手!”

    哪怕不择手段,他也不会将她拱手让人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藏匿在阴影中那人似乎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却笑道:“今天可是卓锦书大婚的日子,你不出面可不行呢,大人。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是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待确定藏匿的那人已经离去,他才转头望向另一个方向,冷声道:“出来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清容战战兢兢的从红漆柱子后走了出来,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装不出来就别装。去打水,我要洗手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刚刚碰了那个女人的手,他就浑身泛着恶心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这次总能让笨猫对这个负心汉死心了。

    哼,放着面前这么好的男人不要,偏要执着一个畏首畏尾,犹豫不决的混蛋。

    瞎!

    清容僵着身子退下,心中已是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他早就知道王爷的情况,有时候语言行为都表现得像是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个人跟王爷有着同样的容貌,同样的声音,甚至同样的身体,可他们却不是同一个人!

    这种情况,他们将其称之为心魔。

    可从来没有过那一次,心魔能存在得这么久!

    王爷,您究竟怎么了?您究竟在哪里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离正式的仪式还有一段时间,楼之薇不想在人山人海的大殿前傻等,就随便逛逛。

    她漫无目的的走着,思绪早已经不知飘到了哪里。

    迎面吹来一阵风,带了些浓郁的酒气。

    楼之薇愣了愣,脚下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定睛一看,远处有个人烂泥般摊在白玉长阶上。

    华贵的紫色长袍早已没有了往日气派,而是皱巴巴的拧成一团。

    他旁边还有个公公在苦口婆心的劝着:“殿下,吉时马上就要到了,快随奴才去把喜服换了吧!”

    “喜服?”卓锦书朦胧的眼动了动,“新娘子都没来,换什么喜服!”

    “可这个时辰只怕云璃公主早换好嫁衣等着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云璃……本宫要娶的、有资格做本宫太子妃的……是楼之薇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