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68章 他的婚期,她的忌日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太子大婚,举国同庆。

    这日。

    楼之薇将一粒黑漆漆的药丸推进嘴里,不慌不忙的嚼着。

    封玉给的抑制噬心蛊的药。转眼就吃到最后一颗了。

    待带卓锦书大婚过后,她便要立即启程去万毒窟解毒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今天这么喜庆的日子。穿这个颜色不太好吧?”白虹手上抱着订做好的宮装,神情犹豫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楼之薇提出今日不穿红装是为了避嫌。可没想到她竟然去订做了一身黑色的宮装!

    云锦的布料上笼了层银灰色的光泽。暗影流动,肃穆庄严,穿在她身上就如幽夜凝霜。带了种妖冶诡异的美感,让人挪不开眼。

    这套宮装的款式隆重,乍一看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只是这好歹是别人大喜的日子。穿这个颜色恐怕不太合适。

    “成亲的穿喜服就够了。至于咱们,还是该穿什么还是穿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毕竟是喜事,她穿身丧服。这不摆明了是去砸别人场子么?

    白虹的嘴张了几次。最后还是默默的将所有话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那些人专程将婚期定在今天。不就是想看看我什么反应吗?那我怎么能让他们失望。”

    或许除了她没有人会记得,今天是原主的百日祭。也是她和卓锦书原婚期的第一百日。

    如今他正燕尔新婚,而她早已成了一缕孤魂。

    或许至始至终卓锦书都不知道。曾有个女人为他豁出性命,而他却一掌将她送上了黄泉路。

    “更衣吧,不然要赶不上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成亲程序漫长繁杂。一曰纳采,二曰向名,三曰纳吉,四曰纳征,五曰请期,六曰亲迎。

    可不知道为什么,这次婚礼一切从简,只办了迎亲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切都跟她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楼之薇换好衣服出门。

    那时楼震关正站在马车前跟张子冀说话,看见她出来都愣了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?”张子冀试探的叫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认识了?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!”他跑到她身边,上下打量着,“这数日不见,属下简直都要认不出您了!”

    她衣着精致华贵,眉如远山墨黛,眸若九天星河。

    尝矜绝代色,复恃倾城姿。

    楼之薇走到楼震关面前,笑盈盈的摊开两手在他面前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爹觉得女儿这身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看!我女儿穿什么都好看!哈哈哈哈。”说完就是一阵仰天大笑。

    “姨娘和妹妹呢?”

    左右打量了一番,发现并没有看到柳氏母女的身影。

    楼震关怜爱的摸了摸她的头,道:“她们的身份出席不了这样的场合。”

    这次的情况不能和之前宮宴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皇后虽贵为后宫之主,也只是女眷,可卓锦书是西苍太子,未来的国君,他的大婚应为国礼。

    原本楼之薇都是不能出席的,可名帖上却有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时辰不早了,走吧。”将她送上车,楼震关自己也翻身上马。

    白虹目送着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等到行到长乐宫时,门口早已经排起了长龙。

    大内侍卫正挨个排查核实身份,不容疏漏。

    楼之薇见还有些时候,便倚在软榻上开始打瞌睡。

    正当半梦半醒的时候,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喧嚣。

    “闪开,全部都给本皇子闪开!”

    “哎哟,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找死啊!”

    外面哀嚎阵阵,楼某人本来没怎么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忽然听到个熟悉的声音,她耳朵动了动,最后还是伸手将车帘掀开了一条细缝儿。

    只见有人策马狂奔,将排队的马车冲得四散逃窜。

    其他马车敢怒不敢言,只能纷纷躲开避让。

    耶律骁见状笑得更加猖狂,策马扬鞭直冲向大门。

    就在他快要冲进去的时候,最前面一辆宝顶红漆马车还稳稳的停在原地,丝毫没有要挪动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闪开!”他怒喝一声。

    可那车夫就像是聋了似的,纹丝未动。

    耶律骁怒极,调偏马头就要冲上去将那车夫抽到地上。

    只可惜马鞭落刚到一半,便被斜刺里飞出的暗器打落在地,深深镶入大理石中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

    “耶律皇子是性情中人,可今天是我朝太子大婚,切莫坏了规矩才好。”杜青冥一身朝服缓缓走来,身后还跟着一人,竟是身着官服的江客云。

    楼之薇在马车里看着热闹,忽然道:“我去,捕头也有官职啊?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不知道?江大人原是御前带刀侍卫,在朝中是正三品的官职。后因陛下令设墨京府,才被派去协助杜大人。”张子冀驾着宝驹走到她马车旁,细细解释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他还是个大官!”

    而那边,耶律骁没讨到好,不服气道:“怎么,你想抓我?”

    “若犯了西苍律历,自当依法处置。”杜青冥说得不卑不吭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?”

    “杜大人此话不妥,”有个声音飘过来,“殿下大婚属国礼,作乱者,应先行收押,再做定论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声望去。

    说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礼部尚书柳长青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耶律骁的脸色差到极点。

    偏偏这个时候那辆马车也动了,直径驶入宫门,仿佛周围所有的是非都与其无关。

    如果说杜青冥和柳长青是连给了耶律骁两个下马威的话,那这辆马车的主人便是毫不留情的呼了他个大大的耳光。

    耶律骁指节收拢,眼中泛着恨意,仿佛下一秒又要冲上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另一辆马车缓缓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今日是太子殿下大喜之日,想必耶律皇子是带着北牧的祝福一起来的,不如就让盼雪自做个主张,陪皇子进宫吧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端庄的声音从马车里传来,直接给了他个台阶下。

    耶律骁眉梢微动,沉默了片刻才冷笑道:“既然郡主诚意相邀,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请。”

    一车一骑渐渐消失在宫门口,其他人长舒了口气,但随之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愤慨。

    “哼!他不就是仗着我们现在不敢与北牧大战吗?”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一个败军之将有什么好得意的!”

    “楼大将军,他刚刚那么猖狂,你怎么也不上去教训教训他?”

    不知道谁忽然说了声,一时见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楼震关身上。

    他道:“我女儿在这儿,我自然要先保证她的安全!”

    众人:……

    护女狂魔,果然名不虚传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