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67章 割袍断义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清容本来想去拦她,可等他冲过去的时候,楼之薇已经踹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里面。是空荡荡的房间。

    一个人也没有。

    她脚下滞了一瞬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十分危险,就连清容听了都忍不住打个冷战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到底发的什么疯,都跟你说了王爷身体不适。还非要硬闯!”

    他瞪向她,却发现她双眸通红。似怒似怨。

    “他——人——呢。”

    这三个字说得很慢。甚至在末尾的语气都不是疑问,而是一个森冷的陈述。

    清容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,道:“王爷……王爷身体不适。去别苑修养了。”

    他明明应该不怕她的,可不知为何,说出这句话的时候。仿佛每一个字都在打颤。连脚底都有些发软。

    “劳烦去通报一声,我有急事。”楼之薇握紧了手上的短刀。

    见她这样,清容直接拒绝道:“恕难从命!”

    “那我可以等。多久都等。”

    “等也没用。王爷今天是不会回来的。更何况他走之前并未有何叮嘱。楼大小姐还是改日再来吧。”清容梗着脖子道。

    本以为她还要打破砂锅问到底,可楼之薇却笑了。

    在盛怒之下。还带着几分凄凉与自嘲。

    他连见她一面都不愿意,甚至连句解释都没有。

    还需要再给他机会吗?

    不用!

    他隐瞒绝世武功。蛰伏数十年装成一个病秧子,她怎会不知道他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。

    可他又怎么能忘了,她说她信他。她说了她信他啊!

    将真心交付,放下所有戒备的结果是什么?

    他毫不犹疑的抹去了她那天的记忆!

    不是不得已,而是不相信。

    他不信她,所以用这种方法求一个稳妥。

    不管她说什么,做什么,哪怕是给了所有,他也还是不相信她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又许什么嫁衣红霞,青丝白发!

    所有的温柔缱绻,不过是她自导自演的一个笑话罢了!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,恕我直言,王爷现在不在王府,你再怎么闹……”

    清容话还没说完,就看见楼之薇短刀一挥。

    “刺啦”一声,斩断衣袖。

    广袖下一块藕臂若隐若现,却没有人敢对此抱有旖念。

    楼之薇面无表情的将袖子抛到地上,红衣刺目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叨扰了,帮我把这个交给王爷吧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是盛怒后的平静。

    清容脸色很难看:“你、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睿智如王爷,自然知道什么意思,既然他有他的打算,我也不好再掺一脚。从今往后,我与他,恩断义绝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清容吃了一惊,完全没有想到她竟会说出这样的话,一时也乱了阵脚。

    可现在究竟该怎么办?

    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,也不知道王爷什么时候能够回来。

    要是等他回来发现这幅光景,他不被拆了骨头才怪!

    “楼楼楼、楼大小姐,你冷静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哪里还肯给他说话的机会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远处一抹黑影匿在树上,脸上带着几分难得的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只是采薇那首诗究竟有什么蹊跷,为什么猫儿听了之后会发这么大的火?

    “呵,不管怎么说,你该谢我替你躲过了一劫。”

    就她刚刚那架势,只怕不活剐了卓君离一层皮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    他轻笑了声,身影转瞬隐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走出王府,直接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“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楼剑明显看到了她的袖子,却碍于淫威不敢多问,只乖乖的驾着马车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。

    此后几天楼之薇都没出门,空了就练练拳,磨磨刀,美其名曰锻炼身体,可那双眼睛明明在说,她看见谁都想砍。

    一时间众人都识相的离她远远的,生怕一不小心踩了雷区。

    期间白虹屁颠屁颠的去请教了妇女之友,济舒大夫。

    最后得到的答案是可能是大小姐小日子来了,有些小情绪是很正常的,过几天就好。

    所以众人更加小心翼翼的伺候着。

    楼剑当时是跟着一起去的贤王府,目睹了她当时的盛怒,也知道问题是出在贤王身上。

    可这几天“罪魁祸首”别说是亲自来,就连打发个小厮都不曾,估计真是闹得僵了。

    倒是紫薇宫那位祖宗经常来,而且每次来都要带一大帮手下来嘲讽他们,自己则躲到大小姐闺房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那位祖宗最后也是被追杀着逃窜出府的。

    只是那猖狂的笑声中,怎么都听不出半点狼狈,反而有几分得逞的快意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七杀为她带来了个劲爆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猫儿,卓锦书和那个东溪公主的婚期定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上一秒刚喝了口茶,下一秒就“噗”的一声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见了她的反应,七杀眼中闪过不爽:“怎么,你还对他念念不忘?”

    只要这笨猫敢说是,他今晚就去取了那人的狗头!

    “呸,我是在想他们拖了这么久终于要成亲了,不会是先上车后补票吧?”

    他原本没听明白所谓的“先上车后补票”是什么意思,但看到她那不怀好意的笑容,再蠢也能猜出来几分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并不蠢。

    “你这只色猫!”

    “这叫污,”楼之薇捧起茶喝了一口,“所以,你今天专程来一趟,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若名帖上请了你,你去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去!”她答得肯定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他心里忽然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不在乎,为何还要去参加,给他们祝福?

    “当然是吃好的呀!宫里御厨的手艺那叫一个上天入地,无人能及!吃过就忘不了。”

    所以,她是觉得不会错过任何一次到宫里蹭吃蹭喝的机会的。

    七杀无语,半晌才撇了撇嘴道:“只怕这场宴席你吃得必然不会安稳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眨眨眼,问: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记得慕容盼雪吗?这桩婚事都是她去游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她秀眉一挑。

    她可不相信慕容盼雪是好心想促成一段姻缘。

    相反,这个女人就如蛇蝎般狠毒,再加上云璃那朵小白花,只怕是有场大戏要开场了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