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66章 弱鸡根本不是弱鸡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所有的意识都陷入了记忆的长河中。

    仿佛有刺骨的水没过脚背,腿骨,膝盖。慢慢往上,直到将她整个人都沁得冰冷。

    “猫儿?”

    七杀半天没听到她的回应,低头去看。

    却发现她已咬破了下唇。猩红的液体正滑下嘴角。

    “该死,你在干什么!放开。快放开!”

    他焦急的要去扳开她的唇。却又怕太过用力再弄伤她,只能暴跳如雷,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卓君离。你这个混蛋……”

    她眼中没有焦距,仿佛已经游走到了很遥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是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七杀却是猛地一震。整个人都僵直在原地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。意识才渐渐中回忆中抽离。

    她嘴角勾出一个极为冰冷的笑意,旁人只是看着都觉得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楼之薇并未注意到七杀眼中闪过的慌乱,只缓缓从他身上站起来。意外的是。他也并未阻拦。

    “猫儿。你刚刚……”

    再度听到他的声音,楼之薇眼神一黯。道:“抱歉,我忽然想起一些重要的事情还未处理。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她不再多言,而是一脚踹开了房间的门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七杀留在原地不知该作何反应。

    他敢确信自己刚刚没有听错。

    可她为何会在此时此刻。忽然提到那个人的名字?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话落,一个暗影迅速落在窗外。

    “属下在。”

    “把孤云叫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面无表情的走了出去,面无表情的借走了云雀楼的马车,又面无表情的下令去贤王府。

    她面沉如水,可周身那股腾腾的杀气,怎么都让人无法忽视。

    楼剑有些疑惑:“大小姐,我们不等小丫头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她知道回府,我现在有急事要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可对方毕竟是紫薇宫……”

    他本还想说什么,哪知道一开口就知道失言,立马闭了嘴。

    楼之薇冷冷瞄了他眼,“既然知道我被紫薇宫的人困住,还不进来帮忙?”

    “这、这不是飞哥不在,况且我们也打不过紫薇宫的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差点被气出了一口老血,冷哼声道:“先去贤王府!回来再跟你们算账!”

    “呃,是。”

    楼剑应下,便驾着马车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马车颠得人微微摇晃,可楼之薇心中却已经翻江倒海,雷霆万钧。

    她想起来了,都想起来了!

    卓君离根本不是什么弱鸡,他不仅会武功,还很强!

    关键是他……特么的那个混蛋居然吃干抹净拍拍屁股就走了!

    混账!

    人渣!

    什么芝兰玉树公子如玉,他简直比渣男还渣!

    楼之薇气得胸膛上下起伏,直喘粗气。

    上一世由于身份特殊,她要接触许多核心机密,所以做了防意念攻击的训练。

    意识一旦被强行攻击,则会自动启用防卫机制。

    她本不信在这鸟不拉屎的古代会有厉害的催眠师能改攻击的她意念。

    哪知道,老天爷真是一刻也不肯放松整她的想法,这厉害的催眠师还真让她给遇上了!

    更坑爹的是,或许是因为这个身体不是她原来的那个,她潜意识的防御机制没有立即启动,竟真的让他得逞!

    “呵,难怪他能那么有恃无恐。”楼之薇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有了这一层关系,便是吃准了她已是笼中之鸟,再也飞不出去了?

    可惜人算不如天算!

    从接触组织核心的那一刻起她就被做了深度暗示,即使穿越时空,换了身体,那个暗示也早已嵌入她的灵魂,再难抹去。

    这个暗示就是她的名字的由来,采薇,这首戎卒返乡之曲。

    “卓君离!很好,你!很!好!”

    悠悠的声音从车帘里传了出来,楼剑连打了三个寒颤。

    不知道在云雀楼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,大小姐竟会对贤王殿下发这么大的火。

    不过就从她现在的状态来说,贤王只怕是要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那他……也默默为这位未来的姑爷点根蜡烛吧。

    “还有多久。”

    车帘里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,楼剑顿时觉得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“回……回大小姐,再约莫一盏茶时间便能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炷香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这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半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楼剑泪流满面,真不知道自己倒了几辈子的霉,怎么就触上这霉头了。

    关键是他还不敢反驳,万一大小姐一怒之下把时间缩得更短怎么办?

    哦不,她现在已经是在盛怒中了。

    贤王殿下,您到底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啊!

    心里虽抱怨,他手上却不敢怠慢,急匆匆的往贤王府赶。

    马车刚一停稳,楼之薇就跳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“咦,楼大小姐好啊。”侍卫见了她,笑嘻嘻的迎上来。

    哪知楼之薇看都没看他一眼,整个人犹如离弦的箭一样,直杀向水月阁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说“杀”呢?

    因为他远远看到她已经把武器都亮出来了。

    侍卫乙戳了戳他,问:“什么情况?楼大小姐今天吃火药了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我也不知道啊,或许是听了什么风声,以为朝阳郡主在这里?哎,我娘一直说女人善妒,没想到楼大小姐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“可今天朝阳郡主不在这里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正好,等她发现是自己误会了,肯定会哭哭啼啼跟王爷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楼剑怂兮兮的缩在马车上,听了这段对话,心里只有两个字:呵呵。

    水月阁前,一众侍卫严阵以待,表情无比严肃。

    清容拉长着脸站在最前,道:“王爷身体不适,不便见客。”

    “身体不适?”

    楼之薇脸上绽出一个极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她可是身体力行的感受过他的身体究竟好不好!

    现在想跟她装病?没门!

    思及此,心火燃得更旺,不等众人反应,便提着短刀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她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们从未见过她如此杀气腾腾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模样,仿佛谁敢拦她,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将之剥皮抽筋,啖其肉,喝其血!

    “你今天又是发什么疯!”清容尖叫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已经一路杀进了水月阁,期间有不长眼敢拦她的,早已被干翻在地。

    顿时整个水月阁哀嚎四起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“哼,都这样了还躲着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她冷哼一声,走过去直接踹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卓!君!离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