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65章 采薇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也没立刻离开,而是提出要尝一尝新大厨的手艺。

    李诚立刻为她安排到专室用餐。

    只是刚把她引到门前,李三福就又来请他去前厅算账。

    可见最近真是忙得脚不沾地。

    之前因为耶律骁闹事。楼里有一半的小二不是被他打伤就是畏惧逃跑,现在云雀楼能用的人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“明日从账房里支些银子,多请几个小二。你东家小姐又不是拿不出钱,不用这么精简人手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小姐体谅。大小姐真是宅心仁厚。”李三福咧着嘴笑。

    折了的鼻梁骨已经被接了回去。看起来没什么大碍,那颗大金牙也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楼之薇挥了挥手,“行了。少在这儿打诨,忙你的事去。”

    李诚见状便带着他退下,她便也转身进了专室。

    在推门的刹那。她带笑的脸僵了一瞬。

    七杀坐在圆桌旁。似笑非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哎呀,”白虹惊了一跳,提升便道。“来——人……唔?唔唔唔!”

    一只大掌迅速捂住她的嘴。二话不说便带了出去。

    门迅速合上。

    “丫头!”

    “放心。他不会伤她。”

    在转身的刹那,七杀的声音不知何时飘到了身后。一只手撑在面前,不允许她的逃离。

    男性的气息瞬间将她包裹。

    若是在平时。她早就一刀砍过去了。

    可这几日楼某人意识到了自己的旖念与可耻的贪婪,正是最自责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不能给他任何回应,也不能再跟他纠缠不清。

    这对他不公平。对卓君离也一样。

    “把丫头还给我,我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七杀知道她在躲避,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而是道:“你不是要让孤云给那丫头做大吗,为何现在又要出尔反尔?”

    “……啥?”

    楼之薇愣了愣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话说楼飞对白虹也有点意思。

    肥水不流外人田,她怎么也不能便宜了紫薇宫的人!

    楼飞至少还有户籍有工作,知根知底,为人靠谱。

    那孤什么云连长啥模样都没见过,说不定是个黑户,万一还家徒四壁就更悲催了,她怎么能让丫头跟着他受苦?

    不行,绝对不行!

    她忽然深刻体会到了农民伯伯不愿自家好白菜被猪拱的心情。

    反正她不同意!

    “那也要问丫头自己的意思,你们这样强行将人掳走算什么英雄好汉!”

    七杀理所当然道:“我们本来也不是英雄好汉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身负怪力,若真要挣扎,孤云必然不是她的对手。可她却轻易被‘掳’了出去,如此,你觉得还有插手的必要么?”

    楼之薇语塞。

    就在她呆愣的瞬间,他揽住她的细腰,身形一动,就将她捞到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准确的说,是他坐着,而她,坐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女授受不亲懂不懂,放开我!”

    楼之薇竭力挣扎,却被他一手锢着腰,另一手握着双腕,不容逃离。

    他的唇轻轻贴在她耳边,声音有些喑哑:“再乱动,我可就忍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楼之薇一僵。

    她当然明白他指的是什么,自己坐在他身上,自然能够最直接的感受到他身体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君子动口不动手,你冷静!千万别做出些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事情来!”楼之薇苦口婆心的劝着。

    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么悲催。

    空有一身战斗力,却偏偏遇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他。

    其实七杀心中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闻到她散发出来的馨香,他身体里面似乎有头野兽快要挣脱而出。

    从未如此失控。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,我不会动你。”他强行压抑着。

    “谁信呐,强吻我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君子过。”楼之薇的眼中写满了嫌弃。

    七杀闻言轻笑一声,实在拿她没了办法:“你真是我命里的克星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哼了哼,反驳道:“你才是克星呢,名字就这么不吉利,肯定是来克我的!”

    七杀,在星象中即是一颗凶星。

    说到这话,他眼中明显一黯,随即道:“对,七杀即七种杀罪。或许我生来便是成为别人的屠刀,命中只有杀戮。”

    双手染满鲜血,做尽世间不堪。

    他是炼狱修罗,而那个人,却是遗世谪仙。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整个人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悲凉。

    那种压抑的痛苦和无法挣脱的无奈,不仅是他自己,就连周围的人也被死死禁锢在那种无声的凄凉之中。

    仿佛有细针一样的东西刺进了心口,刺得人一抽一抽的疼。

    就算她是铁石心肠,也再狠不下心来说句伤人的话。

    “不开心的事,就不要再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想安慰我?”

    他脸上渐渐敛去了刚刚凄清之意,又换上似笑非笑的邪魅。

    那双明亮得充满邪气的眼睛似乎在说:想安慰我,就主动吻我!

    看得楼之薇只想一巴掌呼死他!

    去他的心软。

    这货绝对是活该的!

    郁结的气氛瞬间一扫而空,七杀勾了勾唇角,问:“说了我,再说说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“嗯,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曾经他只想捉弄她,利用她,甚至伤害她。

    而他现在想了解她,爱护她,拥有她。

    他想要她的所有,而不是成为别人的附属品而存在!

    “我的名字是从诗经里面来的。采薇采薇,薇亦作止。曰归曰归,岁亦莫止。”

    她想起为她取名的爷爷,想起曾经队里严酷却不失乐趣的生活,想起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念着念着,她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他并未注意到怀里人的异常,只接着往下念:“采薇采薇,薇亦柔止。曰归曰归,心亦忧止……”

    可越是念着,楼之薇脸上的血色就褪去一分。

    她的牙齿紧咬住下唇。

    腥甜的气味渐渐溢满口腔,她却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低哑的嗓音穿过耳膜,击打着心脏,刺痛着神经。

    脑海里一幕幕画面飞速闪过,陌生,却又无比熟悉。

    那人冰凉的手指,霸道的掠夺,还有那些震撼的话语,那晚所有的所有,顷刻间全部冲上她的头顶!

    白皙的指节渐渐握紧,发出咔咔的响声。

    七杀终于意识到她的异常,皱眉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