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64章 渣到了极致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某人觉得自己渣得很极品。

    这边收了人家的信物,那边竟还想着另一个。

    最可恶的是她竟然还贪心的幻想他们其实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可见她不仅渣,还渣到了极致!

    这样跟卓锦书那妄想脚踏两条船的渣男有什么分别!

    楼之薇猛地甩了自己一耳光。下床喝了口水又继续躺下。

    可这一次的梦更加诡异。

    她居然梦见卓君离顶着七杀的脸跟她说话!

    一会儿拿出玉簪说要娶她,一会儿又抱着她在墨京城的夜空中飞来飞出。

    她问他究竟是谁。

    他说他谁也不是。

    楼之薇反复在心里强调这都是假的,可不知为何就是无法从梦中醒来。

    于是一整晚都处于分裂的痛苦和深沉的自责中。

    整夜辗转的结果就是。第二天她华丽丽的病倒了。

    白虹本是过来伺候她洗漱更衣,结果见她满脸通红。额头冒汗。只能匆匆忙忙的去请了济舒来看。

    “奇怪,这个季节通常都是风热感冒,大小姐怎么会风寒感冒?”老大夫把了一会儿脉。直纳闷儿。

    “废话这么多干什么,你快治好大小姐啊!”白虹哪里懂这么多,在一旁吆喝着他赶快给治病。

    济舒气得吹胡子瞪眼。直道:“真是个不尊老的丫头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爱幼呢!”

    由于几人经常凑桌打马吊。所以说话也少了些客道,多了几分熟稔。

    楼之薇则是觉得耳边乱嗡嗡的,吵得头更疼。挥了挥手想打发他们。

    “感冒而已。不用这么大惊小怪。我睡会儿就好。”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自己病的原因,只是那原因太过丢人。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。

    楼剑却在一旁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。

    只当她是为了他们的解药疲于奔走,最终才把自己给累病了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主子。夫复何求!

    于是又是跪在床榻前一番表白忠心。

    楼之薇脑子又昏又沉,哪听得见他在说什么,应了两声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半梦半醒间觉得额头一阵冰凉。好像是谁的手。

    等她伸手要抓时,那手又迅速抽离。

    她正觉得额头烫的很,很需要那种冰冰凉凉的感觉来镇一镇。

    于是便咿咿呀呀的嚷了起来,沙哑的嗓音里也带了些哭腔,颇有撒娇的嫌疑。

    “别走……你别走……”

    人病着的时候都会不清醒,只是不知道她清醒后想起这副光景,会不会臊的一巴掌呼死自己。

    “……真是怕了你。”那人微微一叹,语气中却带着无尽的宠溺。

    她听不出是谁,只觉得额头那冰冰凉凉的感觉又回来了,顿时舒服得轻哼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你真好。”她痴痴笑起来。

    对方显然有些无奈:“我若真的好,你怎么平日里不对我好些?”

    楼之薇生怕那人走了,伸出双手死死抓住,像个护食的小馋猫。

    “唔,那我,下次……改一改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要是清醒的时候有现在一半可爱也好。”

    嘴里虽抱怨,手上却不失轻柔的替她擦拭掉额头的汗水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门嘎吱一声开了。

    “宫主,药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再去弄点蜜饯。”

    杀手觉得很忧愁,大概他当了半辈子杀手,第一次接到这么清纯不做作的任务,一时也是很心塞。

    无奈最近身上经常带糖的左护法,负责引开那个怪力丫头去了,所以伺候宫主和未来宫主夫人的任务就落到了他的肩上。

    他只想说,自己消瘦的肩膀真是难以承受这样的重任!

    “同样的话,我不想说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属下这就去。”杀手连声应了,颠颠的跑去找蜜饯。

    这边便抱着她将药喂下,等到她终于沉沉睡过去,才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清风转瞬而逝,仿佛那人从未来过。

    楼之薇一直睡到傍晚。

    醒了之后只觉得神清气爽,浑身无痛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国防身体,睡一睡百病全消!”

    叫了白虹两声,她才屁颠屁颠的跑进来,腿脚利索,看来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你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白虹眼神闪躲,粉嫩嫩的脸上更有一抹红霞尚未褪去,嘴角更挂着可疑的糖渍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小丫头顿时脸更红了,结巴道:“没没、没什么呀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指了指她的嘴角:“你又偷吃糖了?”

    哪知道这话问出,白虹的脸瞬间红透,近乎滴血。

    她手忙脚乱的擦了擦嘴,连声道大小姐一定是看错了,然后又找了个借口溜走。

    楼某人在原地纳闷儿。

    这丫头什么时候把吃糖当做丢人的事了,还脸红?

    俗话说兵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。

    可楼某人却是个极为稀少的个例,没两天就又开始活蹦乱跳,四处惹事……哦不,体察民情。

    这日两人吃了早饭去逛早市,不知怎么就逛到了云雀楼。

    那没有牌匾的门堂依旧空荡荡的,可拥挤的食客却已经挤到了门口,还有人在排号。

    楼之薇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丫头,我从不知道云雀楼的生意这么好!”

    她当初买下云雀楼只是不想跟卓锦书有什么瓜葛,可现在看来,十万两银子,好像也不是很难赚回来。

    一想到银子,楼某人的脚就难以自持的转了进去。

    李诚从未见过自家小姐一个月连续来三次以上,顿时受宠若惊,感动得不能言语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好厉害,这怕是要日进斗金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多亏了戴先生指点,让小人寻得一位名厨,云雀楼的生意才能够蒸蒸日上啊。”他脸上也笑得开怀,可见这几天确实收益颇丰。

    楼之薇眨了眨眼,没听懂:“哪一个戴先生?”

    “就是之前在这儿摆摊儿算命的那位。”

    “呵,可以啊!前几天还说让人给他叉出去,现在连先生都叫上了,看来他确实有些本事。”

    李诚有一瞬的尴尬,可看楼之薇脸上并没有明哂暗讽的意思,稍微也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“他在哪儿?为云雀楼广开了财路,我怎么也得好好谢谢他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呃,他说此是为了答谢大小姐救命之恩,无需道谢,他日有缘自会相见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听了眼中笑意渐深:这书呆子,有点意思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