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63章 午夜梦回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一进马车就看到里面端坐了个人,顿了一下,还是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特别喜欢这种调调?”她问得无语。

    七杀直接耍赖道:“让紫薇宫宫主久候。也只有你有这样的殊荣。”

    “我消受不起,你爱去哪儿去哪,反正别来烦我。”

    她态度疏离。一如往日。

    七杀不由懊恼。

    那日她明明已经心神震荡,只要再多给他一点点时间。又怎么会是如今这番光景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还是怪那个病秧子。就知道坏他好事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看她头上那支玉簪也越来越不顺眼。

    楼之薇刚发觉他眼神不对,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觉得头上一松。

    她低呼一声。

    霎时如瀑的青丝垂下。散落在她肩上。

    “你又发什么病!”

    杏眸含怒,肤如凝脂,红唇如血。青丝如墨。

    她本就生得绝色。再配上这副似嗔似怒的表情,更是让人心旌摇曳,难以自持。

    七杀本来夺了玉簪就要将其折断。结果看到这一幕。竟看痴了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见他不说话。干脆乘机来抢。

    结果刚一出手,就被他按住软腰压倒在地。

    发簪早已滚到了角落。可现在却没有人时间去注意它。

    楼之薇挣扎了片刻发现根本挣扎不开,遂怒道:“你……有完没完!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人跟你说过。你这个样子简直引人犯罪?”

    七杀眼神深沉,漆黑的眸子里暗藏着显而易见的波动。

    这副模样,让他丝毫不想放手。

    “你哪天没在犯罪?”楼之薇咬牙反驳。

    一个成天以杀人为生的大魔头。难道每天都在拯救苍生吗?

    七杀没有答话,只是单手穿过青丝,抚上她的脸颊,游走上她的眉目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凉意让楼之薇有了一瞬的清醒。

    但随即又陷入更深的迷茫。

    好冷的手。

    以前她从未放在心上,只觉得是春寒未退,他又穿得少,肯定是给冻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已经是盛夏,这样的天气连她都止不住冒汗,为何他的手却依旧这么凉?

    “你很冷吗?”

    “嗯,”七杀将她的手放在心口,“这里冷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额角一跳:“走开!”

    三句话就原形毕露。

    她好心关心他,这个男人却还在油嘴滑舌。

    早知道管他去死!

    见她脸色不好,七杀也知道自己玩得过了,满腔热情都变成了无奈。

    他低叹一声,道:“真不知道该怎么让你信我,难道真要我把这颗心给你挖出来,你才肯信?”

    那双眼如湮没了星河的夜空,深邃而坚定,沉静而温和。

    楼之薇忽然发现自己从未这么认真的注视过他。

    他眼中并不是嗜血的残忍和诡谲的阴谋,只有专注。

    可是她丝毫不觉得感动或欣喜,而是惊慌,无比的惊慌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刹那,她竟觉得这双眼睛像极了卓君离!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他们从样貌道性格都截然不同,她也已经证实过他们不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,刚刚四目相对的时候,她脑海中出现的是卓君离的模样?

    楼之薇打了个冷战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七杀也注意到她的异常,手抚上她的额头,顿时摸到一手的冷汗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你哪儿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累了。”

    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,她肯定是神经太过紧绷才会出现刚刚那样的幻觉。

    他们不可能是同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绝不可能!

    见她这副模样,七杀知道她是有意隐瞒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她还是不信任他。

    不论他做了再多,她的心还是倾向那个人。

    他默默看了一眼角落的玉簪,竟然一改往日的霸道强横,松开她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早点回去休息吧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掀开车帘,转瞬没了踪迹。

    白虹正在驾车,被他吓了一跳,马车猛地颠了下。

    “有病啊!”她怒骂了声,转头对车内道,“大小姐,他没把你怎么样吧?”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答话,只是默默拾起地上的簪子,抓起青丝随手挽了个又松又歪的髻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淡定,可那已经被搅乱的心湖却再也平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一言不发的回了侯府,她将解药的方子递给楼剑,让他全权处理剩下的事情。

    楼剑没有想到她知道了他们被毒药控制,不但没有怀疑他们隐瞒不报,还帮他们弄来了解药的方子。

    当时他那个眼泪哗哗的就准备往下掉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淡淡说了句:“重要情况隐瞒不报,每个人扣两个月工资,明天自己交到白虹那里去。”

    正准备往下掉的眼泪,收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大小姐,属下们只是怕您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由于楼之薇开给他们的月钱很丰厚,两个月算下来不是小数目,他显然还想做垂死的挣扎。

    结果她看都没看他一眼,只道:“拒不配合,加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说完,“啪”的一声关了房门。

    楼剑默默看着那抹窈窕的背影,所有的话语都化作滔滔泪水,奔涌不息。

    躲在院子周围的暗卫们为他点了根蜡烛。

    杀鸡儆猴,剑哥,真是辛苦你当那只鸡了!

    进屋后,楼之薇就无力的摊在榻上,刚刚的震惊还在脑中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非要把他们扯在一起。

    明明一个温润如玉,一个霸道邪魅,怎么看都不是同一个品种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可要烧水沐浴?”白虹在门外问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不在焉的应了。

    洗漱完毕,她困意也跑了上来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院子里好像多了些嘈杂的声音。

    楼之薇额角一跳,直接挥手让白虹去打发,自己则倒在床上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半睡半醒间,听到外面一阵吵闹,她已经没有心思再去管。

    “管他什么牛鬼蛇神,一并给本小姐叉出去!”

    可老天偏不肯放过她,在她迷迷糊糊的时候似乎还有人在耳边说话。

    她囫囵了个梦话便打发了。

    耳边终于清净。

    可这一晚她睡得并不安稳。

    梦里总是反复出现着两个人的脸,还有他们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上一秒那个声音还温柔缱绻,下一秒就变得低沉邪魅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那两张脸最后竟合成了一个!

    楼之薇顿时清醒。

    一摸后背,满手冷汗。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从未在意过七杀,却还是冷不丁的让他霸道的走进了她的梦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真是孽缘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