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62章 同仇敌忾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封玉毒舌的放着狠话。

    他实在不理解面前这个男人究竟有什么毛病。

    抢人就算了,还特么用两个身份跟他抢!

    真是见过无聊的,没见过他这么无聊的。有病!

    七杀只是看了他一眼,道:“我去不顶用,你一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娘炮去了就顶用了?”

    “本神医医术卓绝。至少能在她危急之时救她一命,你能吗?能吗!”封玉怒得脖子都扯长了。

    “我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的身手。只怕你们两人还没走进去就喂毒虫了。”

    封玉觉得这是在歧视他的专业。顿时跳脚,“那你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哪知这话刚一说出口,他就被七杀毫不留情的打晕。像丢货物一样丢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的,我都能。”他转头看向她,“我不是在征求你的同意。只是告知一声。”

    霸道。且不容拒绝。

    他从不给她选择的机会,总是喜欢把自己认为的事情强行加注在别人身上。

    楼之薇默了半晌,只是道:“我今天不杀你。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结果七杀只是笑了笑。耍赖道:“你要杀我的时候我都没有。现在不杀了,我为何还要走?”

    说着还走到旁边的椅子上。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真是个无赖。”

    “碰上你,除了耍赖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。”七杀耸了耸肩,“况且我以前也没那么多话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冷笑:“对,你以前就跟个闷葫芦似的。比现在可爱多了。”

    话刚说出口,她就想到了今天在墨京府遇到的江客云。

    曾经的他,和这位铁面名捕倒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   可惜他们一人是墨京府的捕快,一人是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魔头,左右扯不上半毛钱关系。

    楼飞虽已解毒,但短时间不能移动,她便留了他在这儿养伤,自己和白虹先回了侯府。

    临走前本出于礼貌想去跟卓君离告个别,结果走到门口又被清容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口一个王爷现在正在休息,说什么都不肯放行。

    楼之薇没有多想,直接带着人走了。

    走出贤王府的时候,天色已经擦了黑。

    只是细心的人会发现,她进去的时候蓬头散发,出来时却一丝不苟,如瀑的长发间还别了一支素雅名贵的玉簪。

    楼之薇直接上了马车走人。

    待马车粼粼走远之后,街角处也有一辆马车悄悄离去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那里的,更没有人知道它究竟呆了多久。

    “郡主,她头上那玉簪……”

    清音眼尖,一眼便看到了端倪。

    那是前惠妃封妃是陛下亲赐的玉簪,宫内人都不会陌生。

    贤王既然将自己母妃的遗物交到了楼之薇手上,那意思便不言而喻了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他竟选了那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女人,而将郡主撇在一边!

    这究竟是什么眼神?

    “我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缓缓放下帘子,神色十分平静。

    清音见她还能这么淡定,不由急道:“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听说云璃公主是东溪皇室的掌上明珠,我们来了这么久还没有来得及去拜会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天色……”清音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这么晚了还去登门拜会,只怕是不妥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只是笑笑道:“好事,从来不挑时间。”

    马车一路不疾不徐的行到云璃所住别馆时,她显然已经睡下了。

    出来的时候只简单的穿了件素白的罗裙,发髻也是随手挽的。

    只是她从来都是走的这种我见犹怜的小白花路线,这番简单打扮,倒更显得清纯素雅,惹人垂怜。

    “不知朝阳郡主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。”

    云璃上来盈盈拜了一拜。

    “公主多礼了,盼雪也突然造访,是我失礼才对。”

    两人端着名门闺秀的架子轮番客道了一遍,才走进厅里让人奉了茶。

    “不知郡主深夜造访,所谓何事?”云璃端起茶碗饮了一口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也不废话,直接开门见山道:“盼雪这次随父进京,一是参加皇后娘娘的寿辰,二是参加太子殿下的大婚,只是不知道公主与殿下的婚期定在何时?”

    她这话就如尖刀般,直愣愣的刺进了云璃的心脏。

    本以为太子妃之位已是手到擒来,却不想卓锦书竟一而再再而三的以各种借口推脱。

    这一拖,竟把云歌也拖了进去!

    现在东溪的使臣们都已经回去,只剩她一个人在这里孤军奋战。

    东溪的用意十分明显,那就是她已经被放弃了。

    如果再拿不到太子妃的位置,那她注定将成为一颗弃子!

    关键是,她已经不止一次听到卓锦书说要娶楼之薇。

    那个曾被他弃如敝履的女人,他现在竟口口声声说要娶她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手上的茶碗猛地一颤,竟落到地上摔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“公主?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看着她,眼中的笑意深了些。

    一旁的婢女见状连忙上来收拾碎片,又赶紧给上了盏新茶。

    云璃不敢再他人面前表现出不快,只能强装笑颜道:“殿下说已经在安排了,大概……就是这几个月的事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却让人拿来了一个棕色的药瓶。

    “公主可识得此物?”

    云璃眼底一动,佯装迷惑,道:“这是?”

    “呵,都已经到这个份上了,你又何必揣着明白当糊涂,这是太子殿下特地让太医为楼大小姐做的跌打损伤药,听说这么一瓶投了不少名贵的药材,价值千金。”

    终于,云璃的脸色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当然认得这瓶药。

    当初卓锦书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,还专程来问了她。

    可笑她心中明明气得牙牙痒,却还要帮着他去哄别的女人!

    而这个女人,还是楼之薇!

    “郡主若是来看我笑话的,那便恕我不奉陪了,来人,送客。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坐在椅子上一动未动:“面对共同的敌人,难道不应该同仇敌忾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她身子向前面倾了倾,修长的玉指拈着药瓶,一晃一晃的。

    那笑容妖烨,仿佛吐着吐信毒蛇。

    “我不仅能助你尽快嫁给卓锦书,还能帮你去除那个眼中钉。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