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61章 封大神医不服!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被封玉拉进房间里,一路逼到墙角。

    他用整个人的气场都将她笼罩,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阴影。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看过去。她头上的玉簪更是扎眼。

    “他就有这么好吗?”

    一个连身份都要瞒着她的男人,怎么就把他给比下去了!

    他不服!

    “啊?”楼之薇实在不明白他在发什么脾气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就不行?我能治天下百病,能解天下百毒。就连你暗卫身上的九幽夺命我也能解,他能干什么。每天给你梳头吗!”

    封玉气得不行。看着她那张微微张开的嘴,脑中一热,忽然就要埋头下去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悲剧了。

    楼之薇毫不留情的给他一脚顶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怜的封大神医。再次没能帅过三秒。

    “嗷!你……你居然偷袭!”

    “搞毛啊,今天吃错药了?”

    楼之薇将他推开两步,从墙角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也不看看她是谁。从来都只有她轻薄别人的份。哪有反过来的!

    封玉表示很不淡定,为什么紫薇宫那货用强就可以,他却不行。难道是他摆出了姿势不够霸气?

    这不科学!

    “你这个只知道动用暴力的疯女人!”

    行为上讨不得好。封大神医就只能放放嘴炮。

    楼之薇实在不明白他今天又抽的什么风。干脆过去看了看楼飞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他没事了?”

    封玉翻了个白眼,“开什么玩笑。本神医是什么人?活死人肉白骨!一个小小的九幽夺命散根本不在话下!”

    楼之薇默默看着他: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你!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?一万两,给我记在账上!你现在欠我十万两了!”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封玉应该也是跟她一样的财迷。不然怎么能把她欠的银子都记得这么清楚。

    关键是照他这么叫价下去,她真付不起。

    家里还有十七个同样中了九幽夺命散的人呢,每个一万。她上哪儿去弄这么多钱?!

    “封大神医,你再这么狮子大开口,我就要去要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活该!”

    楼飞的情况稳定下来了,楼之薇也松了一口气,遂开始为另外十七个人的解药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短短半个时辰,饱含了两个财迷的精打细算以及相互挖坑,这里暂且按下不表。

    反正楼之薇最后是以买一送十七的白菜价,从封玉手里佘来了解药方子。

    算是大获全胜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的暗卫处理完了,该谈谈正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事?还有啥正事?”楼之薇正在研究药方,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噬心蛊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有头绪了?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封玉转身从乱糟糟的书桌上翻出来一本书。

    书皮已经成了暗黄色,四个角也都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白术从鬼谷的药炉里找出来的,肖天寒的手札。这里面记录了他当时制作噬心蛊的全部过程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眨眨眼:“其实你可以不用直呼他名字的,他是他你是你,你是我的朋友,我不会因为他研究了这么奇葩的毒就怪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安慰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封玉骂骂咧咧的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呸,谁管你!我讨厌他是因为他留下一堆烂摊子给我收,自己拍拍屁股跑了,要是要我找着他,非用金针扎便他全身的死穴不可!”

    说完手一甩,几根粗细不一的金针出现在他指尖。

    楼之薇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如果她眼睛没毛病的话,这个应该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是都把它丢进王府的池塘里了吗,怎么,后来又下去捞了?”她笑得无奈。

    不过这确实符合这死傲娇的行为逻辑。

    嘴硬心软。

    当时她实在想不到究竟送他什么当做谢礼比较好,就半夜去莫邪阁把江二撬了起来,麻烦他连夜打造了三十六根金针。

    哪知道这货一点都不领情,转手就丢到了池塘里。

    封玉脸上闪过一丝尴尬,但很快掩饰了过去,“哼,愚蠢!本神医怎么会做这么掉价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让白术下去捞的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:呵呵。

    封大神医或许因为秘密被发现而觉得有些不爽,遂迅速转了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我说,如果解毒的方法是让你去死一次,你可愿一试?”

    这个想法有些荒谬,他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笑笑,道:“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“制作噬心蛊的母虫是从一处名叫万毒窟的地方弄出来的,而这万毒窟里,就有一味能与那种母虫毒性相克的药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挑眉:“毒药?”

    “剧毒,”封玉眉头也渐渐皱了起来,“那种药形态与昙花相似,开花只有一瞬,且只有在开花的时候才是毒性最强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楼之薇已经明白了七分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要在它开花的时候吃下?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想,毕竟我不是肖天寒,而且万毒窟里面九死一生,你……可愿一试?”

    气氛瞬间凝滞了下来。

    就在楼之薇准备说话的时候,两只手指忽然贴上了封玉的脖子,指尖夹着隐隐可见的银光。

    “你敢让她去,我现在就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七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,黑衣犹如鬼魅。

    可是另外两人都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仿佛他一直都在,也仿佛他根本不曾存在过。

    半晌后,楼之薇只说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我去。”

    置之死地而后生,反正都要死,何不搏一把。

    关键是,她信他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会跟你同去,以防万一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有万一,”七杀向前跨出一步。“我去。”

    封玉难得看了他眼,冷冷笑道:“你去有什么用,你懂医术?”

    明明刚刚还在院子里,现在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换了身衣服出来。

    自己都是个病秧子,还有功夫管别人的闲事。

    无聊!

    那日后,他便觉得七杀和卓君离就是同一个人,可两人行为相差又太大,实在让人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楼之薇也皱了皱眉,道:“你不用为我冒这个险,我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他显然看到了她头上别着的玉簪,眼神一黯,继续道:“其他的你不要管。只需记住,不管是蛇沼鬼窟,还是刀山火海,你要去,我便陪你闯!”

    封玉心头冒了一把火。

    “闯你个鬼!你去顶屁用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