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60章 危机暗涌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一路急行到贤王府。

    侍卫正纳闷怎么一天之内侯府的马车来了两次。

    还不等他上前,就看到个梳着双髻的小丫头单手扛着个大男人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楼……楼大小姐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找封玉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丢下一句话就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侍卫愣了片刻。还是连忙去水月阁通报。

    封玉本来在药炉里闭关研究解药,可现在人命关天,楼之薇哪里还管得了这么多。直接踹了门就把他给拎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时封玉手上已经亮出了银针,趁她不备就要一针给扎下去。以保耳根清净。

    哪知道转头就看到在地上痛得痉挛的楼飞。脸瞬间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这个疯女人,就不能遇到好事的时候想想我吗!”

    他在这里辛辛苦苦研究解药,她还给他增加工作量。到底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!

    “可我现在能想到的只有你了。”楼之薇眨眨眼。

    不知是急得还是怎么,眼眶已经有些泛红。

    封玉准备了满口骂人的话,到了嘴边却一下子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啧。哭个屁。有我在会让他死吗?蠢!”

    “谁特么哭了!我刚刚走的太急,踢到门槛了!”

    白术看着两人骂战,好心提醒了一句:“两位。我觉得现在躺在地上那位应该还可以抢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封玉上前看了一下他的状况。丢下句放心。

    眼前那扇大门再度合上。楼之薇紧绷的神经总算是放松了些。

    他说了放心,那她便敢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薇薇。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卓君离不知何时出现在院子里,眼神关切。

    他长发未束。衣袍也松垮垮的系着,应该原本是在休息,听到禀报便匆匆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刚进院子就看到楼之薇红红的眼眶。

    他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楼之薇:……

    关于这个话题她已经不想再解释第二遍。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。

    见她沉默不语,他上前拿出手帕轻轻在她眼上擦了擦。

    浓郁的药香瞬间在她鼻腔间弥散。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他的动作很轻,弄得她有些痒。

    楼之薇尴尬按住他的手,解释道:“是阿飞……有点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她没敢对他说实话,毕竟楼飞也曾经是幽冥殿的杀手,而幽冥殿的人之前又打算取他性命。

    只怕这话一说出来,解释不清楚不说,还引人误会。

    可就她刚刚闹出的动静来看,楼飞又何尝只是不舒服而已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显然听出了她有所隐瞒,却没有继续问下去。

    他捏了捏她的手,将之握在手心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凉意让她有一刹的清醒。

    “别急,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这种无条件的信任让她受宠若惊,同样也让她忧心。

    他会不会对她太好了一点?

    可这让她更有负罪感,这家伙不会是故意的吧?!

    楼之薇看着他,道:“你呢,身体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卓君离闻言愣了一下,然后脸上浮现出深深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有封神医在,已经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被他盯得有些不好意思,“我就随口问一句,你笑这么灿烂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段日子以来,你除了还玉簪第一次说到的其他的话题,我很高兴。”他的眼弯成一抹新月,眸中带有明亮的星芒。

    楼之薇再次觉得自己果然很渣,顿时自惭形秽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她自然不会注意到大灰狼藏起来的尾巴,正一点点掉进他名为温柔的陷阱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那笑意,是真正的深到了眼睛里。

    卓君离温柔的将她脸侧的一缕碎发顺道耳后,忽然问:“簪子呢?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楼之薇不明所以,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将东西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会知道自己现在的发型有多么的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手忙脚乱,导致她发髻弄散了都不自觉。

    卓君离拿过簪子,竟就这样徒手为她束发。

    手指穿过发丝,动作轻柔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自己来就好。”楼之薇伸手想去拦他,臊得耳根都红了。

    卓君离却道:“小心,发簪无眼,别伤着了。”

    白虹在一旁看了两眼之后,就默默匿到了角落里。

    那句“这样可能不妥”的话也就生生被她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大小姐都没有异议,她有什么好置喙的。

    看来侯府马上就要有新姑爷了。

    可未来姑爷身体这么差,不会以后都要大小姐保护他吧?

    也不知道大将军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会不会当场抓狂。

    封玉快速解决了手上的事情,本来等着感受楼之薇崇拜目光的洗礼,没想到刚出门就看到这样一幕。

    一张脸瞬间拉得老长。

    “疯女人,你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啊?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动作快点,别磨蹭!”

    他冷着脸站在门口,语气也十分恶劣。

    彼时卓君离刚好将发髻挽好,末了又用发簪给她别住,“好了,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无需道谢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伸手碰了碰,才朝封玉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哪知刚走到门口就被他拉了进去,门也“哐当”一声关了。

    卓君离见状眉梢动了动,却没有多说什么,而是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只是当他回到房间,脚下忽然顿了顿。

    “老师最近来得越来越频繁了,是放心不下学生么?”

    片刻后,一个沙哑的声音在角落响起:“爷,这样恐怕不妥。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“您……不会是真的喜欢上她了吧?”

    卓君离眼中渐渐褪去平日的孱弱,沉静的黑眸深不见底,“我不能喜欢她么?”

    “您要明白,您必须且只能娶慕容盼雪!”那声音有些急切,“在大仇得报之前,所有的儿女情长都只能先放一放!”

    这么多年他们蛰伏隐忍为的是什么,难道他已经忘了吗!

    卓君离只是缓缓走到床榻边,神色有些异样,语气也变得奇怪。

    “你记住……我,不会娶慕容盼雪。”

    “爷?难道,又要来了?”沙哑的声音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卓君离深吸一口气:“你走……”

    阴影中那人的拳头慢慢握紧。

    太频繁了!

    自从跟那个女人接触之后,原有的计划都开始偏离轨道!

    楼之薇,必须除掉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