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59章 楼飞毒发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白虹哪管什么男人身上带不带糖,有吃的就好。

    她手指蠢蠢欲动的就要接过。

    楼之薇见了只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正准备缩头进去,就看见白虹忽然收回了手。义愤填膺道:“我才不要,哼!”

    江客云无语: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你都不回答大小姐的问题,你不是好人!”

    说完也要爬上马车。

    她这副样子把楼之薇逗乐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谁教你的?人家头上也有规定的。这叫公事公办,”她笑嘻嘻的捏了捏她的鼻子。“快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唔。大小姐你别捏奴婢鼻子啦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想问什么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在打闹的时候,江客云忽然闷闷道了声。

    楼之薇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他挥了挥手让随行的差役先进去,自己却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核心的。可以说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总算反应过来,不禁赞赏的看向白虹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真是只吉祥物啊!”

    居然因为白虹一句话就要违反规定?

    她家丫头真是太有魅力了!

    只是不知这位冷面铁捕什么时候对她家丫头有了不一样的情愫?

    白虹不明所以。江客云干脆将桂花糖塞到她手里。道:“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她本来还想撑一撑骨气,但是在闻到熟悉的甜香时,立刻丢盔卸甲。举手投降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你真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江客云:……

    楼之薇眼神在两人中间游走。嘴角含笑。

    没想到阿飞这么快就有了个强大的情敌,蜡烛。

    “江捕快。我现在能提问题了吗?”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请问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那几位杀手可查出头绪了?”

    江客云点点头,“应该都是幽冥殿的杀手。”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“现场留下了一把子母镖的母镖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摇头晃脑的听着。心道那子母镖她也有印象,只是具体情况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那天是精神恍惚还是没睡醒,好多事情都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正当她等着江客云继续说下去的时候。他却没了声儿。

    “呃,子母镖,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从武器上鉴定,他们是幽冥殿的杀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楼某人表示自己心中有一万匹草泥马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

    她忽然有点佩服杜青冥,这么闷的人他们平时是怎么交流的?

    生活不会觉得很无聊吗?

    简直三棍子敲不出一个响屁啊!

    她不禁想到某人曾经也是这样,可那人如今已经在骚包的大道上狂奔不止,拉都拉不住。

    楼之薇将江客云上下打量了一番,顺便将他与七杀对比了下。

    感叹:真是替丫头的未来担忧啊!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吗?”

    见她半天不说话,他抱了抱拳准备走。

    楼之薇想了想,问:“最后一个问题。有个人我听别人叫他‘二哥’,不知幽冥殿里可有这号杀手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楼飞明显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他手中缰绳一收,勒得马直叫唤。

    江客云狐疑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楼之薇猛地拍头,这才想起楼飞他们也是幽冥殿里出来的,干嘛舍近求远。

    “抱歉抱歉,我这小厮胆子小,江捕头莫见怪。”

    江客云淡淡道:“这位兄台面含风霜,不像是在大宅子里做下人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人各有异,他长得显老而已,”随便搪塞了几句,便告辞道,“今天劳烦江捕快了。走了小的们。”

    白虹听到吆喝,也颠颠的爬上马车。

    还不等出发,江客云却先一步抓住了楼飞的手腕。

    楼飞皱眉。

    “放手。”

    “关节粗大,手劲也大于常人,楼大小姐家的下人还习武?”

    “马夫就不能习武了吗?”白虹眨眼。

    江客云没有回答,继续道:“不知兄台能否摊开手,让在下看看?”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次,放手。”

    楼飞脸上没什么表情,手却捏得很紧。

    楼之薇虽不明白有什么猫腻,但也知道不好。

    正准备说些什么,就看见楼飞面色突变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全身痉挛,面色痛苦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飞?”

    “大冰块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两人都吓了一跳,可无奈怎么叫他都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江客云上前扳开他的手,上面一根黑线,已经延伸到了他的拇指。

    “果然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也看到了那根黑线,心里一跳,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幽冥殿专门用来控制人的毒药,九幽夺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听说排名越靠前毒发的时间就越短,届时若没有解药,便会活活痛死。”江客云的声音听不出来情绪。

    只是楼之薇现在没有心思听他说这些。

    她让白虹把人丢上马车,急匆匆的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可知他是幽冥殿的人?”

    江客云伸手阻拦,说这人既然是幽冥殿的杀手,就要交给府衙处置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冷冷看他一眼,问:“你有解药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将他交给你,岂不就是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死?”

    “墨京府会请大夫……嘶!”

    哪知道他话还没说完,就被白虹狠狠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江客云吃痛松手。

    “他平时也好好的,怎么今天你一碰就出事了?走开啦,你这个坏人!”

    白虹撂下句话,便驾着马车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桂花糖散了满地,被急速驶过的车轮碾得粉碎。

    江客云在那里站了半天。

    最后,才转身回去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我们现在去哪里啊?”

    马车在路上横冲直撞,白虹的声音从车帘外传来。

    “贤王府,找封玉!”

    管他什么夺命散还是夺魂香,都逃不过他的妙手!

    “大小姐莫急……属下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焦急的时候楼飞忽然断断续续的开口,一张口便是安慰的话。

    楼之薇的脸色很难看,半天才哼了声道:“等解了毒再慢慢跟你算账。”

    有重要情况还敢隐瞒不报,这些人一个个真是胆肥了!

    看她空了怎么收拾他们!

    “此毒……无解,属下能跟随大小姐,是上辈子积的功德……若那捕快还要追究,请把属下的尸体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呸!”

    还不等他把话说完,楼之薇就一巴掌拍到了他脑门上。

    “尸体你个鬼!我楼氏上岗条例第二十五条,隐瞒重要信息不上报者,扣两个月工资!本小姐钱都还没有收回来,你敢死?”

    楼飞:……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