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57章 “贱卖”玉簪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顺着她的手指看去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之后,将短刀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笑着看向两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刚刚看到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那笑容看起来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两人立即举起手指发誓。自己什么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她眼睛又扫向周围,继续问:“你们呢?”

    奇怪的是,周围明明空无一人。却在她眼神扫过的时候,树丛灌木同时发出一阵沙沙声。

    楼之薇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孺子可教。”

    “可教什么?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只进去了片刻。就跟着清容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脸上笑容更深了些。仿佛刚刚发生了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当没看见。

    “郡主这么快?”

    慕容盼雪只是笑笑,不说话。

    在经过她身侧时,转眼便看到了那株被捅成了筛子的老榕树。脸上笑意更深。

    “郡主,这边请。”清容客道的给她做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她礼貌的福身。

    忽然,像想到什么似的。对楼之薇道:“君离有些不适。我便让他先歇下了。之薇若是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事情,今日便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也没在意她的表情,而是翩翩的走了。

    她从不隐藏自己的那些伎俩。可见相当自信。

    “切。有什么好得意的。”白虹朝那个消失的背影做着鬼脸。

    要是在平时。楼之薇直接转个身就进去了,管弱鸡什么休不休息。直接撬起来把正事处理了在说。

    可今天不知道怎么的,忽然不想见他了。

    她将这种症状归结为大姨妈来之前的征兆。

    人家都不待见。她又何必自讨没趣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我们不去找王爷了吗?”白虹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楼飞倒没想那么多,只是淡淡道:“那我去驾马车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急速离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楼之薇转身的那个刹那,一只冰凉的手忽然牵住了她的。

    温润的声音从耳边传来。笑意浅浅。

    “人都还没见到,这就要走了?”卓君离身上披了件白袍,脸色依旧苍白得没有血色,精神却不错。

    楼之薇翻了个白眼,“不是不见我么。”

    本来陈述性的话,不知道为何却多了几分不爽。

    他显然也看到了那颗老榕树,眼底的笑容更深了些。

    “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生气,我有什么好生气的?”

    她越说越觉得自己口气不对,挣开就要走。

    卓君离却不肯放手,反而拉着她往自己这边带了带。

    白虹早已在第一时间屁颠屁颠的退下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她觉得这个气氛自己在好像很不适合。

    “别气了,她确实有点事,总不能让客人久等。”卓君离轻声细语的哄着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道:“那我也有事,而且我也是客……”

    “错了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便见那大尾巴狼正笑看着她,那笑容令人发毛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客人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被自己的口水噎了一下,“啥?”

    “我已吩咐下去,整个贤王府你都能畅行无阻,以后不用让人禀报,直接进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已经十分明了。

    楼某人终于后知后觉的想到了那块烫手山芋,迅速拿出来放到他手上。

    “我看还是算了吧,这个你自己留着。”

    爱给谁给谁,反正不要给我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潜台词。

    睿智如他,肯定是听得懂的。

    可就在她这么认为的时候,卓君离却不明就里的皱了皱眉,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字面上的意思。”楼某人神情非常认真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那日在城墙上,你不是已经用三千两买下这玉簪了么?还说钱货两清,恕不退还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愣了一秒。

    两秒。

    三秒。

    终于爆发似的吼道:“啥!我的三千两是被你给坑走的?”

    搞了半天那不是分手费啊!

    可一根簪子卖三千两也太坑爹了吧!

    卓君离被她的嗓门吓了一跳,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三千两有多难赚你知道吗,和谐社会应该倡导勤俭节约,三千两买一个簪子这么奢侈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,你把东西收回去,然后把银子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,这弱鸡的心太黑了,这么高的价他也喊得出口!

    卓君离继续眨了眨眼,手上没有动作,嘴上却问道:“可这簪子是冰种墨翠,并非凡品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值不了三千两啊!”

    想坑她?没门!

    “那薇薇觉得值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三百两,最多!”楼之薇毫不留情的开始砍价。

    卓君离却摇头,“太低了,至少也值两千两。”

    “五百!”

    “一千八。”

    “八百!”

    “一千五。”

    “一千两不能再多了!”

    “好,成交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点了点头,从袖子里拿出两千两的银票放在她手上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已经将东西买下,那它以后就是你的了,不用再拿来给我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终于意识到不对。

    “等等,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不应该是这样啊,她今天不是来讨价还价的。

    见她又要反悔,卓君离一脸认真的教育道:“君子一言快马一鞭,薇薇怎么能一而再再而三的食言呢?”

    楼之薇默了。

    她忽然觉得面前好像被人挖了一个大坑,而她已经蠢兮兮的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被卓君离牵着送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临走之前,还亲昵的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白虹和楼飞都没听清他们说的什么,只能看到楼某人飞速红透的耳根。

    她飞速钻进马车,丢下句:“出发。”

    马车粼粼走远,卓君离笑着看了半天,才转身走回王府。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弱爆了。

    同时也不得不感叹弱鸡果然是个心机深沉的奸商,居然用这种方法来坑她就范。

    她敢确定,不管再去多少次,他都有无数个法子让事情回到原点。

    因为他已经不会再放手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句话的时候,脑海里忽然迅速闪过某个画面,可惜太快,她捕捉不急。

    “咦,刚刚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我们现在直接回府吗?”

    就在她还在沉思的时候,白虹的声音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思绪被打断,默了片刻,道:“去云雀楼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马车驶到云雀楼。

    刚下马车就有小二迎了上来,神情诡异。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小姐?”

    楼之薇心里一咯噔,问:“怎么了,难道耶律骁又来捣乱了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