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56章 他爱见谁见谁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吃完了水果,还是没想明白那世外高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而且还有一点她实在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她明明是去城墙上还簪子的,卓君离也遇见了。三千两也给了,为什么一觉睡起来,这簪子还在她身上?

    不科学啊!

    而且……她的三千两呢?

    难道被谁给吃了?

    楼之薇郁闷把东西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抬头一看。白虹已经把整盘桂花糕都消灭干净,正在收拾。

    “丫头!”她喊了声。

    白虹听了。一瘸一拐的开始往这边挪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大小姐?”

    楼之薇见她这幅样子。沉默了片刻,道:“我是打算出门一趟,不过看你这个样子。还是阿飞陪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白虹一听那怎么行,她第一小跟班的位置是不容撼动的,不能向任何人低头。特别是大冰块!

    是以她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楼之薇这个提议。坚持自己没有什么大碍,一定要跟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见她这么执着,没有办法。只能答应两个都带去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要去哪里啊?”

    “贤王府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抄起玉簪。一路马车驶到了贤王府。

    她就不信这烫手山芋还丢不出去了!

    楼某人斗志昂扬的往门口一站。那气势仿佛跺一跺脚地都要抖三抖。

    守门的侍卫连哭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又是这祖宗!

    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辰!

    她不会是在王府周围安插了眼线吧?!

    看到楼之薇走来,侍卫生无可恋的向前走了两步。赔笑道:“嘿嘿,楼大小姐。又来找王爷啊?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副表情楼之薇已经熟的不能再熟。

    她想也不想,冷笑一声,道:“看来我今天来得很不是时候啊。慕容盼雪又在?”

    这侍卫也真是没新意。

    每次慕容盼雪在的时候都露出这么欲盖弥彰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再瞎也能看出来了好吗!

    “呃,这个……”侍卫见心事被戳穿,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楼之薇懒得理他,抬脚就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没有人敢上前阻拦,只能站在门口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一路进去,果不其然在水月阁门口见到了慕容盼雪。

    静雅温和,笑意缱绻。

    楼之薇呵呵笑了两声,道:“朝阳郡主,别来无恙啊。”

    “之薇也是好久不见,来看君离的么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不知道王爷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两人明明已经交锋过,却还是能面不改色的寒暄。

    白虹和楼飞在后面听得冷汗直冒,只觉得女人的世界真的太难理解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说话的当口,清容从水月阁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几人,也是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清容小哥这是怎么了,几天不见难道就不认识了?”楼之薇笑嘻嘻的跟他打招呼,“不知道王爷身体如何了,能否通报一声?”

    “就算要通报也是我们郡主先来的,什么时候轮得到你?再说了,王爷病了这么久你都没来看上一眼,现在又来假惺惺的献什么殷勤!”清音阴阳怪气的插嘴。

    楼之薇呵呵一笑,忽然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“这哪叫献殷勤呢,毕竟我和王爷同生共死,那可算是过命的交情,总要等我修养几日再前来拜访吧。”楼之薇说得格外不羞不躁。

    清音气得脸都绿了。

    本来两人失踪一宿这事早已众说纷纭,却没想到她会自己拿出来说。

    这女人简直已经不知廉耻到了极点!

    “你身为弃妇还如此不守妇道,不就是吃准了王爷不忍心拒绝你吗?一个女人整天追在男人屁股后面跑,真是不要脸!”

    她说话从来口无遮拦,本以为她楼之薇脸皮再厚,也不可能忍受这样的羞辱。

    但遗憾的是,她错了。

    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贱则无敌,楼某人已经参透了里面的精髓。

    她两手一摊,顺着她的话道:“这么说起来你家冰清玉洁的郡主也成天往贤王府跑,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,你在说我的同时,也在暗指她?”

    “你!你胡说!”

    “清音,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郡主,她、她诬陷奴婢,奴婢没有那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清音着急的想解释,慕容盼雪只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论舌灿莲花,她绝对不是楼之薇的对手,何必再去讨那没趣。

    于是转向清容,柔声道:“劳烦去通报一声,就说我们都来了,在这儿候着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为难,如实相告就好,相信君离会有决定。”

    只要他的情商还没有喂狗,就绝不会让两个人同时进去。

    但楼之薇隐隐觉得,自己好像有一点点拼不过慕容盼雪的样子。

    毕竟自己又给他发好人卡,又害他遇到杀手,还弄得他差点嗝屁。

    万一弱鸡从今以后都把她拉入黑名单,老死不相往来了呢?

    就在清容转身准备进去的时候,慕容盼雪忽然上前两步,递给他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“还请代为转交。”

    她动作很快,没人看清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清容片刻后出来,说王爷请郡主进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心里感叹,自己果然是已经被拉了黑名单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耍赖!”白虹气得跳脚,又怒瞪着清容道,“还有你,受贿!”

    清容一听,脸秒黑。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他竟没有想以往那样损回来,而是哼了声有病,才转身进去。

    慕容盼雪优雅的跟在后面,在经过她身侧的刹那,悠悠道了句:“兵不厌诈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白虹听了气急,撸了袖子就要杀进去,最后还是被楼飞拉住了后领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大冰块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我们同仇敌忾的时候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虹挣扎了半天,无奈都是一个人在跳脚,楼飞理都没理她。

    后来她也累了,干脆可怜兮兮的看向楼之薇,道:“大小姐,我们现在该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等就等呗。”楼之薇倒无所谓。

    反正也有的是时间,等个一时半刻也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不就是要先见慕容盼雪么,爱见谁是他的事,她管不着。

    她有什么资格去质疑他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你别生气了。”白虹弱弱的安慰。

    楼之薇笑道:“丫头你在说什么,我有什么好生气的,我一点都不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放过那棵老榕树吗?都快被你戳成筛子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:……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