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55章 选择性失忆?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不得不说卓君离的药确实好用,涂上去没一会儿就开始见效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金疮药,怎么效果这么好?”

    楼之薇看着自己恢复如初的皮肤。惊叹。

    卓君离只是淡笑着为她整理好袖口的褶皱,然后把那个瓶子塞到了她手里。

    “生肌白玉膏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尴尬。

    “呃,我只是问一问。不是想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留着,如果还难受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!”

    还没说完。就被她及时阻止了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楼之薇红着脸左看右看了半天。终于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抬头,问:“你……会武功?”

    从昨天的情况来看,他不仅会武功。还属于很强很强的那一类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他为什么要装病,当初又为什么回要她去当他的护卫呢?

    根本没必要啊!

    卓君离早就猜到她会问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。他会告诉她所有的秘密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不行。

    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。很多问题没有解决。

    比如,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薇薇,你相信我吗?”他忽然发问。

    楼之薇愣了愣。点头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做必然是有难言之隐。这属于他的私事。她原本不该过问。

    可……两人好歹算是深入交流过,如果连最基本的坦诚都做不到的话。那又许得了什么青丝白发。

    她精神上虽然奔放了一点,但对待感情还是比较保守的。

    认定了那个人。轻易就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“看着我的眼睛,再说一遍,你相信我吗?”他抬起她的下巴。眼底闪过无奈和纠结。

    楼之薇不知道他在纠结什么,却依然深深注视着他的眼睛,认真道:“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四目相对的刹那,她觉得自己好像坠入了深不见底的湖中。

    意识和身体开始慢慢抽离,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“薇薇,你今天来北城门找我了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她只看到薄唇一张一合,其他的什么也感受不到。

    “我们遇到了杀手,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身体好像脱离控制了一般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漆黑深邃,却也带着化不开的悲伤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起掉下城墙,有个武功高强的世外高人救了我们,是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愣愣的看着他,明亮的双眸中已经没有了神采。

    “第二天我们就被官兵发现,救了回去,是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他在说什么?

    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能感觉到他的指尖在颤抖,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悲伤,却听不到他究竟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薇薇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唇轻轻落在她额头上。

    冰凉,带着些湿意。

    为什么难过?

    谁在流泪?

    “累了就睡会儿吧,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找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一落,楼之薇就慢慢闭上了眼睛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梦里,好像有些嘈杂的声音。

    可究竟是谁的声音,她已经不想管了。

    营救的官兵找到两人的时候,他们都昏迷在一处隐蔽的树林里。

    贤王卓君离气息微弱,被人手忙脚乱的送回了王府。

    而楼家的大小姐除了睡得死沉之外,全身上下完好无损,并没有受什么大伤。

    只是手臂处被利器划破,有个浅浅的口子,还好没有中毒的迹象。

    白虹抱着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,直呼自己没有保护好她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扮作小厮的楼飞冷着脸把人带了回去。

    楼家大小姐和贤王失踪了整整一天,早就已经在墨京城里闹得满城风雨。

    要不是贤王那身子有目共睹,而他回来的时候也确实只有进气没有出气,众人才打消了往某个方面想的可能。

    楼震关因为这件事情发了大怒,白虹作为护卫却没有保护好自家主子,自己去领了重罚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北城门事件之后,封玉来过一次。

    见她屁事没有还活蹦乱跳的,哼了声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白术怕她误会,就徐徐解释了半天现在正是研究解药的关键时刻,等有空主人会再来看她。

    不过那之后,楼之薇也确实在家里安分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她印象中确实有个世外高人来救了他们,可怎么都想不起那世外高人的模样,一时觉得很郁闷。

    难道她选择性失忆了?

    “世外高人啊,这么稀有的物种都让我给遇见了,怎么就记不清长相了呢,好奇怪啊!”

    这日吃完午饭,她百无聊赖的挂在藤花架子下纳凉。

    白虹一瘸一拐的端着水果进来,道:“想不起来就别想了,快过来吃水果吧,冰块还给大小姐买了桂花糕呢!”

    那日罚得太重,以至于小丫头确实萎了好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她身子骨硬朗,现在除了还有点疼以外,其他倒没有什么大碍,也没伤着筋骨。

    楼之薇呵呵一笑,打趣道:“什么给我买的,我又不爱吃桂花糕,那肯定是给喜欢吃桂花糕的人买的啊。”

    白虹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“啊?那是谁,为什么要给那人买?”

    楼之薇噎了口气,故意提高了些声音,道:“肯定是看上那位姑娘了呗!”

    话落,远处某处传来一阵细微的响动。

    楼之薇明明听见了,却只当没听见,嘴角笑得越发灿烂。

    白虹也终于恍然大悟,惊呼道:“哈,难怪!他每次买了桂花糕都是先拿给厨房的素衣姑娘,让她转给奴婢,原来这大冰块是看上素衣姑娘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,古人诚不我欺!”

    白虹将食盒放到桌上,又开始碎碎念这大冰块眼光真是高,竟看上了温柔可人厨艺又好的素衣姑娘。

    这话说出来,远处那细微的响动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的是诡异的安静。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的撇了撇嘴,道:“其实我觉得,他挺瞎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为什么啊?”白虹嘴里满满的塞了块桂花糕,口齿不清的问。

    她没有再答话,而是在袖子里摸了半天,最后摸出来一文钱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情商欠费了,拿去充一充吧,希望还有救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端起水果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白虹端着桂花糕,半天没有想明白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