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54章 给她解药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她觉得整个人像是被烧着了般,身上每一处都滚烫得吓人。

    一浪又一浪的热气扑面而来,直冲上脑门。侵蚀了每一根神经。

    热火灼心,头昏脑涨。

    刚开始她还只是觉得有些发热,可越到后来。这种热却成了挠心的痒。

    好难受,真的好难受!

    “呜……君离……”

    她喃喃的唤着他的名字。她知道他就在身边。却已经感觉不到他究竟在哪里。

    “君离……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薇薇!”

    卓君离感受着怀里的滚烫,也意识到不对,连忙将她抱到火堆旁。

    哪知道刚一放下去。楼之薇就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像只八爪鱼似的缠在他身上,几乎是带着哭腔般求救:“不要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好热,真的好热。

    此时她已经褪下外衫和中衣。露出光洁的手臂和白皙的修长。

    四肢如蔓藤般绕着。滚烫的温度隔着他身上单薄的布料,让他呼吸也滞了一瞬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好凉快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抬起朦胧的双眸。

    剪水般的瞳孔中流露出迷离和恍惚,长睫如蝶翼般微微颤动着。樱红的檀口一张一合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软如幼猫。一声一声的叫着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可是半天都没有给自己回应。

    或许是叫得累了。洁白的贝齿轻轻咬住。

    卓君离就算再这么迟钝也反应过来,刚刚那子母镖上带的不是毒。而是苏合香散!

    深吸了口气,他强行将身体里面的火苗按下去。伸手将她剥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薇薇你等一下,我这里有解药。”他一边柔声安抚着,另一手迅速拿出个青花瓷瓶。

    楼之薇似乎还不怎么清醒。眼中已经浮现出了几分泪光。

    解药?

    对,她要解药。

    再不给她解药,她就要被折磨死了!

    “快……给我解药……”

    卓君离将她放在地上,将药丸喂进她嘴里。

    看着她吞下,他起身道:“我去弄点水,马上……唔?”

    还不等他站起来,她就迅速咬住了他的下颚。

    卓君离愣了一瞬。

    她明明吃了解药,可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你就是……我的解药。”

    她气息依旧不匀,但是已经迅速找到了自己的目标,狠狠就贴了上去。

    整个人将他扑倒在地,带着火热的气息与女子独有的馨香,一路攻占,没有余地。

    那股难受似乎好了些,可下一秒,却成了更难耐的折磨。

    “我好难受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觉得头很疼,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哪里。

    仅剩的一丝清醒还在与那股剧痛拉扯。

    她向他呼救,可他却一直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就在她打算放弃的时候,带着凉意的柔软终于主动覆上了她。

    他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苏合香散。”

    “解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解药。”

    “呜,难受……”

    卓君离闭了闭眼,片刻后低语道:“我本不愿乘人之危,可现在别无选择。薇薇……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她没有应声,而是直接用行动回答了他。

    这是最漫长的夜晚。

    从钻心的疼痛到极致的欢愉。

    其实第一次后她便清醒了些,可他却再也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一次又一次在她耳边轻声说着,再不会允许她的逃离。

    不论对手是谁。

    再后来,她就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身边的暖意还没有离去。

    整晚他都将她搂在怀里,滚烫的胸膛熨帖着她微凉的后背,暖着心口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稍微一动,酸痛瞬间爆发。

    全身像是被巨型武器碾过般,四肢都散了架似的痛。

    缓缓将目光下移,目及之处,一片惨不忍睹!

    靠!

    想她老司机飙车两世,最后还是在阴沟里翻了船。

    什么虚弱,什么病秧子,这个男人的体力简直好得令人发指!

    昨天的情景在脑海中一幕幕重现,楼之薇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会忘了自己是何等无耻的纠缠,耍赖,甚至无所不用其极,最后让他半推半就的“从了”自己!

    这跟强了良家少男又什么区别?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本来想神不知鬼不觉的起来。

    哪知道刚刚一动,就被身后那人带着往怀里带了带。

    “醒了?还难受吗?”

    他声音里带着些睡意未消的沙哑,伸手又将裹在她身上的衣服往上拉了些。

    楼之薇简直想找块豆腐撞死。

    什么难受,她明明是差点死了好吗!

    她撑着身子坐起来,却正好露出背后的“战果”。

    卓君离眼色沉了几分,深吸几口气。

    半晌,还是伸手从散落的衣服里摸出来一个小药瓶。

    “过来,我替你上药。”

    她手臂上的伤已经被细心处理过,那布料明显是从他里衫上撕下来的。

    楼之薇见了,耳根瞬间冒烟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在听到自己声音的刹那,她恨不得立马倒下装死。

    该死的,她声音都哑了啊!

    有没有搞错,这得是多激烈才会弄成这样!

    她还怎么回家!怎么面对江东父老啊!

    楼之薇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,可是卓君离却像是没事人一样,把看得到看不到的伤全部上了药。

    在处理看不到的伤的时候,楼某人曾经剧烈挣扎过。

    毕竟她只是精神上的老司机,行为上还是有底线和矜持的好吗!

    再说了,大家都是稳重的成年人,这种情况,最多只能当个意外!

    可就在她义愤填膺的准备撇清关系,将昨天的事情一笔带过的时候,卓君离却始终皱着眉看着她。

    小鹿般的眼睛里,映射的是她的罪恶。

    吃干抹净,怕怕屁股就想走,混蛋也。

    楼之薇明知道他不是什么善类,却还是生出了深深的罪恶感。

    “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,好像是我强了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眨眨眼,“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仔细一想,昨天好像真的是她在上面。

    楼之薇打了个抖,怂了。

    可她不知道的是,那只是上半场。

    真正的惨烈都是在下半场发生的,只是她那时已经神志不清,自然不会记得。

    所以等上完药之后,楼某人已经红成了一尾煮熟的虾子。

    还好他只是上药,这让她稍微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不是她要立贞节牌坊,是她的小身板真的承受不起了啊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