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51章 北城门之约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你别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耶律骁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起身挣扎的时候,刀尖刚好刺破的他的皮肤。

    一滴殷红缓缓溢出。

    “哎呀都叫你不要乱动了,你看。流血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!否则下次我定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”

    耶律骁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正在靠近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相信楼之薇真的敢杀他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笑着道:“耶律皇子真是记性不好,我刚刚已经说过了,既然伤了你和杀了你都是满门抄斩的罪名。那我何不……选个痛快点的!”

    说完刀锋一转,狠狠朝他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凛冽的杀气显然是真的要取他性命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“殿下快躲开!”

    苍凛苍烈两人想飞身过来救主。却挣脱不得。

    一时整间屋子几十个人。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一刀下去。

    耶律骁早已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滞了,他双目死死盯着刀尖,每个动作都放慢了无数倍。

    随着“噗”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他只感到痛。钻心的剧痛。

    然后就这么翻着白眼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真敢动殿下!北牧不会放过你们的!”

    “有本事就连我们也杀了,不然……嗷!”

    两人的狠话还没有放完,就被白虹一人赏了一个耳刮子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耶律骁在这附近作恶了这么长时间。剁了他都绰绰有余。就这么给他一刀算是轻的了!

    只是想到之前他们说的那些后果,她心里也没有了底。

    她看向楼之薇,只见她面无表情的将刀从耶律骁身上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上面没有血迹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?”

    “呸。什么草原的勇士。北牧的英雄。就这破胆儿也敢来砸本小姐的场子。不自量力。”楼之薇骂骂咧咧的收回短刀。

    刚刚那刀锋穿过华服,擦着他的胸口刺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一分不多一分不少。

    李诚在小二的搀扶下走了过来。颤颤巍巍的检查了半晌,终于道:“呼。大小姐真是吓死小人了!”

    楼之薇没理他。

    倒是楼飞冷着脸问:“这两个人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跟地上这个一起丢出去。”楼之薇打发似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末了,她又吆喝着众人将云雀楼收拾了一番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牌匾,只能暂时先空着。等哪天找个书法家来写个好的。

    待一切处理完毕,地上的书呆子往这边挪了挪。

    “呜!呜……呜!”

    楼之薇却没有看到,只是拧着眉看着天色。

    斜阳已经擦红了半边天,不知道那个人还有没有在等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还有正事要做。”她转头看向白虹。

    白虹弱弱道:“可这里离北城门还有好一段距离呢,走过去天都黑了。”

    是啊,天都黑了。

    那个人只怕也早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要去北城门?”李诚在小二的搀扶下走过来,“楼里恰好有一辆代步用的马车,就是简陋了点,大小姐若不嫌弃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一听,眼睛瞬间亮了。

    “马车?早说啊!”

    她怎么会嫌弃呢?

    这简直是瞌睡遇上了枕头啊!

    借了马车,楼之薇吩咐楼飞等人留下来帮忙打下手,自己便带着白虹急速赶向北城门。

    直到背影消失,也没人发现角落那双阴狠的眼睛。

    耶律骁捂着胸侧被刺穿的地方,神情幽冷。

    那里明明没有伤,他却依旧能感觉到一阵阵的痛。

    不,是耻辱。

    这是她当着那么多人加在他身上的耻辱!

    这个女人不死,他誓不罢休!

    “殿下,刚刚听那丫鬟说,她们好像要去北城门。”苍凛扶着他,一五一十地道。

    “北城门?”他悠悠吐出三个字,笑得危险,“去通知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那个人一定会有所动作。

    因为,他们有共同的敌人!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楼之薇一路驱车赶到北城门,早已是夕阳西下。

    两旁的商铺都开始打烊,哪里还看得到卓君离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我们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明明申时都快过了,他怎么可能还等在这里。

    可她明明说了不见不散的。

    但……他好像也没答应……

    楼之薇撇撇嘴,觉得自己最近越来越容易纠结了。

    她跳下马车,道:“我去城门那边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天已经有些阴了,恐怕要下雨。夏天的雨水来得又急又猛,淋了怕是要着凉,还是奴婢去找找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“那奴婢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你找个地方把马车安置一下,我先过去。”楼之薇吩咐了两句便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本来她也没报什么希望,只是越往城墙走着,就不自觉的开始寻找那个月白色的身影。

    只是一路走上城墙,也没看到。

    城墙外连接着宽敞的大道,绿荫葱葱,山河壮阔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了半晌,才悠悠叹了口气:“迟了近两个时辰,他不可能等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她知道他不愿意收回这簪子,只怕时辰刚过就跑了。

    这只臭狐狸。

    想到那个外表温润内心却坏透了的男人,楼之薇嘴角也露出几分浅笑。

    若她没有身中奇毒,他确实是个难得的良人,哪怕真有蛇蝎般的对手在前,她也想要争一争。

    哪怕他常年卧病在榻,她亦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然而天意弄人,她连自己能活到什么时候都不知道,哪里还能去连累别人。

    至于另一只妖孽……

    楼之薇轻轻碰了碰手腕上的玉镯。

    下次见面的时候也把这个还给他吧。

    现在她是谁也招惹不起,谁也不愿招惹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的时候,一滴冰凉落到了她鼻尖上。

    一滴,两滴,接着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天空中已经下起了瓢泼大雨。

    老天爷或许是为了配合她此时惆怅的状态,专门给她加了特效。

    冰凉的雨水瞬间将她浇了个通透,楼之薇真想对着天空竖一根中指。

    这贼老天怎么老是跟她作对呢?

    这种一言不合就下雨真的很不厚道啊!

    丫头不是去放马车了吗,怎么还没来找她?

    她究竟是在这里等着好,还是干脆自己下去找呢?

    就在楼之薇还在原地纠结的时候,一身叹息从她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雨都不肯走,是有多急着跟我撇清关系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