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50章 关门打狗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听了,笑笑道:“我当然知道你是北牧皇子,所以才让他们把门给关上了呀。要不怎么能叫关门打狗呢?”

    她言笑晏晏,娇艳如花。

    可就是那美艳的笑容,却像极了株带着剧毒的曼陀罗。

    耶律骁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四肢冰凉。冷汗丛生。

    即使在第一次带兵上战场的时候都没有像现在这般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一定是个魔鬼!

    “你若伤我。不仅你们西苍的皇帝会将你满门抄斩。北牧也会再度进攻西苍边境!到时候你们这里只会生灵涂炭,名不聊生!”

    楼之薇听了,眼中的笑意变冷。

    原来这厮还知道战争的后果。

    所以他这么肆无忌惮的挑衅。就是认准了她为了两国虚伪的和平,绝不敢动他吗?

    “大、大小姐……请冷静,他说得对……两国好不容易休战。为了天下生灵。请从长计议啊!”李诚已经醒了过来,被暗卫扶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现在一屋子都是些血性青年,见那个嚣张的耶律骁被打倒在地。无不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他们都主张要出了那口恶气。哪里还有人去在乎什么边境不边境。百姓不百姓的事。

    可李诚早已经过了年轻气盛的年纪,他想的事情到底要周全的多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。就楼之薇侯府嫡女的这个身份,若真的伤了耶律骁。到时候不仅是她,连楼震关、甚至整个侯府都要跟着陪葬!

    为了一时之气,这不划算啊!

    “大小姐。请一定要三思而后行。”李诚颤颤巍巍的在她面前跪下。

    刚刚苍烈打在他脸上的那一拳早就让脸高高肿起。

    可他现在不仅不能报仇,还要替他们求情,怎一个憋屈了得!

    这时,一直躲在角落的书呆子也说话了。

    为了让自己的存在感不那么弱,他小心翼翼的举起了手。

    “那个,在下也有一句话,不知道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白虹狠狠瞪他一眼,怒道:“不知道该不该讲就不要讲!滚一边去,要不是你,我们怎么会惹上这么多麻烦!”

    书呆子缩了缩肩膀,却没有滚远。

    “在下觉得这位掌柜说得确实有理,两国边境交战已有数十年之久,姑娘身在京城自然不觉得,可边境早已是物资匮乏,名不聊生。现在好不容易休战,正是休养生息的时候,若此时再度开战,那便是罪大恶极,十恶不赦啊!”

    “闭嘴!你给我滚!”

    白虹越听越气,直接一脚踢在他腰上,将他踹出去老远。

    云雀楼里的小二们本来脸上已经有了兴奋的神情,现在听他说完,整张脸也是皱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三福哥至今昏迷不醒,掌柜的又被他们打成了那样,他们却还是只能忍气吞声吗?

    明明大小姐都已经来了,也把那贼人擒下。

    明明动动手就能报仇,可他们现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为什么上天如此不公!

    楼之薇沉默着没有说话,耶律骁忽然笑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们这里还有几个识相的东西!不错,你要是伤了我,哪怕是一点点,我也能让你整个定远侯府满门抄斩,让西北边境重陷战乱!”

    他说完,就要推开楼之薇起来。

    哪知道她不但不动,还冷漠的将刀尖往下移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我劝耶律皇子还是不要乱动的好,毕竟刀剑无情,万一伤了哪儿,我罪过可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不快放手!走开!”

    这时书呆子也向前走走了一步,劝道:“姑娘,三思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丫头,把那呆子给我绑了,嘴也堵上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处理完了闲杂人等,她才垂眼看向耶律骁,轻笑道:“反正我伤了你一分也是满门抄斩,一刀捅了你也是满门抄斩。左右是个死,你说我要怎么才能捞回点本儿呢?嗯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明明很轻,却像针尖一样扎在他背上。

    每个字都让人背脊发凉,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可能……你难道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吗!放开我,你这个疯子!”

    他竭力挣扎,楼之薇脚下的力道却加重了些,鞋底的泥印在他脸上,将他脸都拧得有几分变形。

    “哎呀,皇子当心,要是你自己送上来把自己弄伤了,为了防止回头诬告,之薇还是只能先拉你陪葬呢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说得很认真,眼睛一眨一眨的,充满了少女的天真和无邪。

    可在旁人看来,那天真无邪中却透露着最阴寒的幽光,犹如荒林中的狩猎者,而她脚下的,就是她的猎物。

    耶律骁现在总算是明白了,她不怕死,也不怕别人死,她什么都不怕!

    她就是要杀他。

    她是要杀了他啊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想如何,有话好说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这句话,楼之薇点点头,赞许道:“哎,早这么说不就好了么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着,手上却没有移开半分。

    “到底想怎么样!”

    “你也看到了,我家那位小二伤得不轻,至今昏迷不醒,掌柜得也受了重伤,这医药费怕是得不少呢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“嗯?”她的声音柔得恐怖。

    耶律骁深吸两口气,看向苍凛,道:“给她钱!”

    苍凛也不废话,直接将身上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,白虹接过细一清点,竟有一万多两。

    看来这位皇子确实是只肥羊!

    楼之薇脸上终于柔和了些,手上的刀却依然未动。

    耶律骁见状,尖声道:“你都已经拿到钱了,还想怎么样!”

    “你这护卫又是打我小二又是丢我丫鬟的,自然还要让他长长记性。”

    “你!你真敢动手!”

    “我是打他又不是打你,放心,我会让你完整的看完整个过程。”楼之薇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,越来越恐怖。

    耶律骁怒极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楼飞,动手。”

    楼飞上前一步,看着被人压着,却面露凶狠的苍烈,转头请示:“大小姐,要怎么打?”

    “爱怎么打怎么打,花式打法,有仇报仇,有怨报怨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楼飞还没有所动作,云雀楼的小二们便冲了上去,硬是把这些日子受到的欺压和虐待都还了回去。

    书呆子被粗麻绳捆了,嘴里还塞着手帕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画面,叫又叫不出声,只能缩在角落里抖得跟筛糠似的。

    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,孔夫子诚不我欺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