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49章 既然作死,何必怕死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之薇浑身笼罩着冰凉的怒气。

    此刻耶律骁身边站了个高大的男人,看相貌和苍凛有七分像。

    他右手微微垂下,鲜红的液体从指缝中话落。一滴一滴的落到地板上。

    可那不是他的血。

    “这里……是云雀楼?”

    “哎呀,楼小姐难道连自己的地盘都不认识了?也对,我看那牌匾又脏又旧。便叫人拿去砸了,现在恐怕应该已经丢到臭水沟里去了吧。”

    耶律骁乐呵呵的坐直了身子。眼中都是得逞的快意。

    楼之薇脸上神色未动。额头上的青筋却已经看得分明。

    她不精通商道,所以手下几处产业管得甚少,也很少会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。竟然人钻了空子!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,你天天来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危险,可是他却丝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可不。我每次来就选个人来揍。你且数数。这里少了多少个小二?”

    耶律骁说着,爆发出猖狂的笑声。

    楼之薇指节收拢。

    没想到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李诚竟然隐瞒不报!

    还不等她说话。跪在地上的李诚就道:“大小姐你快走。这人心狠手辣。他身旁那人更是武功高强,我们惹不起啊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。就见耶律骁眼中便游走过几分狠意。

    “苍烈!”

    他身边那高大男人身形闪过,还带着血的手就直接打在了李诚的脸上。

    地上的小二们惊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!”

    “掌柜!”

    李诚人到中年。身子骨本就不怎硬朗。

    这一拳下去,直接让他翻着白眼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耶律骁脸上更是痛快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守了这么久,总算书把这个女人给等了过来。今日若不报当时受辱之仇,他耶律骁三个字便倒过来写!

    “混蛋!这里岂是你们能撒野的地方!”

    白虹本就气得狠了,见他如此猖狂,撸起袖子直接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动作快如闪电!

    耶律骁分毫不惧,只是将身子向后退了半分,同时苍烈也挡在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白虹这一拳自是卯足了力气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两人拳掌相交之时,苍烈并没有如预期那样被打出去,而是只往后退了半步。

    待稳住身,他直接将她单手反剪到身后,另一只手抓着她的脖子,拎到了窗外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你们这些混蛋!”白虹极力挣扎。

    苍烈只是道:“再动,就把你从这里丢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诶,苍烈你也太不懂规矩了,这可是楼小姐的丫鬟,你怎么能这么粗暴呢?”耶律骁摆摆手,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。

    苍烈顿了顿,低头认错:“属下知错,这就把人放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诶,不用!既然是楼大小姐的丫鬟,不如咱们就让她自己选吧,是让这不懂规矩的丫鬟直接从这里摔下去好呢,还是就扭断她一条胳膊,长长记性好呢?”

    耶律骁那双眸子缓缓转向楼之薇,里面的阴狠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谋害他国皇室可不是断条手臂就能解决的,楼小姐若是聪明,便能知道我是在救她,而不是在害她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能够在他这里讨到好。

    既然让他受了那样的羞辱,就必须付出应有的代价!

    楼之薇沉默的片刻,嘴角忽然勾起一抹浅笑。

    “呵呵,耶律皇子真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哦?怎么个有意思法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在我这里吃了瘪,聪明的都是绕着走,耶律皇子倒巴巴的把脸贴上来,你说这是不是很有意思?”

    果然,听了这句话,耶律骁脸瞬间黑了。

    “哼,死到临头还如此嚣张!苍烈,把人给我丢下去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苍烈应声松开手。

    就在那瞬间,楼之薇也动了。

    单手短刀出鞘,鬼魅般向着耶律骁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苍凛见状连忙出手拦截,怎知现在的楼之薇处于气炸后的暴走状态,下手只有狠戾,没有迂回!

    之前他凭着三人合作还被打了脸,现在他一个人,自然讨不得好。

    他刚出手,楼之薇直接就一脚踩在他脸上,翻身而过,直冲向耶律骁。

    苍烈丢下了白虹,转身也准备迎战。

    他实力远在苍凛之上,有他在这儿,楼之薇是绝对动不了耶律骁半分。

    楼之薇也不废话,直接扯着嗓门就喊:“小的们,出来上工了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窗外忽然飞上来一个黑影。

    那人直接从窗外翻身进来,手上还拎着刚刚被丢下去的白虹,冰块般的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。

    紧接着,十几个人影也陆续出现在雅室内。

    原本宽敞的雅室瞬间变得拥挤。

    细细数来,竟一下子来了十八个人。

    十八个人齐声道:“属下护卫来迟,请大小姐恕罪!”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关门!打狗!”

    楼之薇撂下了话,就直接上前擒下耶律骁。

    苍凛想上前去拦她,却被楼飞一个飞镖打在了脚边。

    “你的对手,是我。”

    两人迅速缠斗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耶律骁却不肯就这么束手就擒,他也是草原上长大的勇士,勇猛无匹。

    就算她楼之薇有天大的本事,也不可能轻易擒下他!

    更何况他是北牧皇子,她怎么敢动他?

    可她不敢伤他,他却敢!

    不仅敢伤了她,更能杀了她!

    这样想着,耶律骁也拔出了腰上的佩刀,直接就向楼之薇砍了过去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的花把势,而是带着一股凛冽的杀气。

    杀了她!

    只要杀了她,他曾经受的那些屈辱就都会烟消云散!

    “受死吧!”

    他手下没有丝毫留情,可他没有想到的是,这个女人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凶狠。

    对别人狠,对自己更狠。

    她根本不怕死!

    在弯刀过去的时候,她手上的动作依旧没有迟疑。

    那个瞬间耶律骁甚至觉得,就算他真的杀了她,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取走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是个疯子!

    这场大战没有什么悬念,十八个暗卫加上白虹,轻轻松松就擒下了苍烈二人。

    而此刻,楼之薇也将短刀抵在了耶律骁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耶律皇子,既然要作死,那为何又要怕死呢?嗯?”

    她一只脚踩在他脸上,嘴角的笑意让人恨不得将她撕碎!

    “你不能动我!我是北牧的皇子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