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48章 想要跟她扯平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抬头望去,二楼窗边坐了个人,五官粗矿。俊美无匹,竟是多日未见的耶律骁!

    “楼大小姐,多日未见。别来无恙啊?”

    他明眸狂野不羁,丝毫没有偶遇的惊喜。反而阴狠得可怕。

    楼之薇面上没有什么反应。心里却已明白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她就说这群北牧人怎么能在墨京城里这么嚣张,原来是有这棵大树在这里撑着。

    “耶律皇子,幸会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我家仆从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。你竟让人一拳打断了他的鼻梁?”

    他手中把玩着一个茶碗盖子,眼中尽是挑衅。

    白虹怒道:“明明是他先出言不逊!”

    “哦,出言不逊?那请问可有人听见了?”

    耶律骁索性将手中的茶碗盖子也从二楼抛下。摔得粉碎。

    清脆的响声让众人背后都凝了层冷汗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。其他人都……”

    白虹转头看向周围,却发现本来在看热闹的人都避开了目光,哪里都看。就是不看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今日之事显然耶律骁不是第一次做。也必然不会是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她们管得了一次。难道还能次次都管?

    这次拿书呆子运气好被救了下来,以后他们又有谁来救?

    不。或许不能说这书呆子运气好。

    是背,太背!

    今天之后。等着他的将是无底的地狱!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倒是说句话啊!”白虹气得直跺脚。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拍了拍她的头,道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、他们……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各家自扫门前雪,那还有功夫管他人瓦上霜呢。”楼之薇慢悠悠的将短刀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那一瞬间。她并没有注意到耶律骁眼中闪过的精光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人能够证明我的仆从对你们出言不逊,那我是不是就可以认为,是你们故意找茬打伤了我的仆从呢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,分明是你们先动手的,技不如人还要恶人先告状,要不要脸了!”没有声援,白虹只能竭力争辩,可这怎么看都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耶律骁脸上却笑得更加灿烂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们是承认动手了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白虹没想到他竟然挖了个坑给自己跳,脸色奇差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身影又跑了过来,抬头看着上方道:“这位公子,在下可以证明,是你的仆从先对这二位姑娘出言不逊的!”

    他清秀的脸上露出无比认真的神情。

    耶律骁见了,面上有一刹的扭曲。

    “哼,如果不是你先找茬,又怎么会出这么多事。说起来我倒要怀疑,你们究竟是不是一伙儿的!”

    他本是要让对方自乱阵脚,哪晓得那书生竟朝他作了个揖,义正言辞。

    “公子切莫胡言,戴某是第一次见着二位姑娘,何来同谋一说?今天撞到了公子狼牙配饰的罪责,在下愿一人承担,请莫要为难着两位姑娘。”

    耶律骁冷笑,道:“这么说,你是愿意继续当球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是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在一旁看着,只觉得呆子她也见过不少,但呆得这么骨骼清奇的还真是个少数。

    转头看去,街坊看客们无一不摇头摆首,显然早就料到的样子。

    照这么说来,被人绑成个球滚来滚去,只怕也是他自愿的。

    她忽然有些后悔自己管了这闲事。

    见义勇为固然是没有错,可若是自己都不将尊严当做一回事,别人又何必再多劝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丫头,现在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“回大小姐,未时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再不走可能就赶不及去北城门了。”

    今天这个时间,浪费得相当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可就在她转身打算走的时候,一个茶碗忽然从楼上飞了下来,擦着她的额头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楼之薇脚下顿了顿。

    “楼小姐想这么一走了之,恐怕没那么容易吧?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那仆从伤得不轻,还请楼小姐将医药费留下,免得到时候闹到侯府去,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医药费?

    楼之薇呵呵一笑,问:“那请问耶律皇子,多少合适呢?”

    耶律骁想也不想,伸出无根手指:“五千两!”

    白虹抢先一步道:“简直就是漫天要价,他那点小伤哪里值得了五千两!”

    “打断人的鼻梁竟还算是小伤,侯府的刁奴真是让人大开眼见啊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本来不想在这件事上再做纠缠,但现在看来,她轻易是脱不了身了。

    想罢也不急,干脆转身道:“既然如此,不如我上去与你商讨商讨赔款事宜?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,这人分明是故意找茬,万万不可上当啊!”白虹在她身后小声劝着。

    苍凛也觉得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的实力不容小觑,若是让她上去,忽然起了歹心又当如何?

    可就在他也打算开口劝一劝的时候,耶律骁却道:“苍凛,你带楼小姐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命令不是拿来让你质疑的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跟着苍凛进去,那呆头呆脑的书生竟也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,也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倒是白虹像赶苍蝇一样赶了他许多次。

    “走开走开,你这穷酸秀才别离我家小姐这么近!”

    “姑娘此言差矣,古人云莫欺少年穷,你别看戴某现在略显潦倒,他日若高中,必能光宗耀祖,光耀门楣。”

    “啊呸,就你这样还光耀门楣呢,别人都欺负到你头上来了,我看你是读书读傻了吧!”

    书生闻言,眼中又闪过一丝哀愁,复又振作道:“古人云忍一时风平浪静,退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白虹被他念得头都大了,撵他道:“哎呀,走开!要不是因为你,我们早就赶到北城门赴约了,哪里还会在这里浪费时间!”

    这时苍凛已经将他们带到了雅室门口。

    楼之薇听着身后两人斗嘴,脸上略微带着些浅浅的笑意。

    可是在推开门的刹那,她的笑意瞬间消失,全都敛成了冰凉摄人的寒气。

    雅室里,耶律骁悠闲的坐着。

    而他面前跪着的,却是一排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其中有个小二被打倒在地,鼻梁骨已经断了,两注鼻血挂在脸上,连口中的金牙也被人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她进来,耶律骁笑道:“听说这酒楼是你的地盘,你打伤我一个仆从,我打伤你一个小二,咱们这算是扯平了吧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