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45章 拒收好人卡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啧啧啧,还以为你好歹会委婉一点,没想到居然这么直白。太伤人了。这样不好,有悖君子风度。”卓倾羽摇着扇子,神情很是反对。

    楼之薇也深以为然的点点头。“我再次听到了少女心破碎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太可怕了,她发誓以后绝对不要跟腹黑对着干。

    只有你想不到。没有他做不到。

    现实太过残酷。简直让人不忍直视!

    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吐槽,卓君离却只是默默收拾着棋盘上的棋子。

    “诶,她究竟棋艺怎么样。你怎么跟她下了这么半天?”卓倾羽摇着扇子,脸上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他知道皇兄棋艺非凡,至今还没有见过有谁能跟他对弈超过半个时辰!

    难道这楼若兰也是也奇才?

    就在他心中好奇的时候。卓君离终于有了些反应。

    他皱着眉想了片刻。评价道:“大概,比薇薇稍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能耗这么久,他也是费了好一番心力的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楼之薇刚好从侍女手中接过了盏新茶。刚喝进去就听到这评价。一不小心就尽数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分明是在嘲讽她是个战五渣啊!

    可比打架。这弱鸡也是个战斗力负五的渣渣,凭什么歧视她!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的瞪着他。狠狠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倒是卓倾羽吊儿郎当的摇着扇子,眼神在他俩之间来回游走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现在闲杂人等也走了,咱们是不是该说正事了?”

    闻言,两人同时看向他。

    他连忙解释道:“你们完全不用在意我。就只当我是那亭外的流水,远处的绿竹,或者那条被小楼砸晕了的小锦鲤。”

    他索性连“本王”都不自称了,总之就是一句话:不论如何,他都是不会走滴!

    楼之薇无语。

    这人的厚颜无耻真是跟她有的一拼。

    还小锦鲤呢,他怎么不说自己是楼若兰刚刚破碎在这里的粉红的少女心呢?

    扯淡呢这不是!

    “嘿嘿,其实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卓倾羽似乎又想说些什么冠冕堂皇的话,只是话还没说完,脸上表情就忽然一变。

    他僵硬的转向卓君离,神色诡异。

    被他狠狠瞪着那人却浮现出个极浅的笑容,温声道:“七弟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,那绝对是恶魔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连我也……”

    卓君离闻言,坦然的从袖中摸出一个棕色的小瓶。

    “清容这两天肠胃不通,就随身带了些巴豆粉,正好借来一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用这个给她下的药?”卓倾羽表示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这个腹黑是在那瞬间把两人的茶盏换过了,这样楼若兰才会自食恶果。

    可如果他压根就没有动过的话,那她放到楼之薇茶盏里的又是什么?

    她明明都已经喝下去了啊!

    当时他也跟着看楼若兰的裙子去了,根本没注意到那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甘心啊!

    他真的好好奇!

    “……你就不难受么?”见他一直不走,卓君离难得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没知道真相之前我是不会走的!”

    卓倾羽狼狈的捂着肚子,却死死趴在石桌上不肯挪步。

    楼之薇简直要为他这种用生命挖八卦职业精神点上三十二个赞。

    她最后实在看不下去,用下巴指了指卓君离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我那杯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他面前一盏茶静静放着,除了最开始的那一口,便没有动过。

    “所以,皇兄是把他自己的那杯给了你?!”

    楼之薇脸上有些尴尬,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明明看见他喝了一口啊!”

    楼之薇脸上的尴尬更甚。

    “你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剩下的话卓倾羽没有再问出来,他终于还是坚持不住了,捂着肚子冲向了茅房。

    楼之薇长长吁了口气。

    终于安静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前些日子来找了我?”卓君离忽然开口,“抱歉,那几天身子抱恙,让你白跑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呃,那你现在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他脸上笑意更深,“看见你,就没那么难受了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本来做了好长时间的准备,现在听了这句话,忽然有些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她犹豫了片刻,还是走过去坐到他对面,神情无比认真。

    “那个,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君离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其实我上次去找你,是、是有话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从来都嚣张狂妄的楼某人,在这样平静的注视下竟然结巴了!

    对,她就是怂。

    从来都没有这么怂过!

    卓君离也注意到了她的异样,心中隐隐有了猜想。

    可他没有说话,而是静静等着她开口。

    如水的目光带着些陌生的愁怨,楼之薇觉得从来没有觉得这么如坐针毡过。

    终于,她深吸一口气,东西从广袖里拿出来,推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君离,这个……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似乎早已料到似的,他眼中并没有什么多余的神情。

    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个精致的小木盒,半晌不语。

    楼之薇被周围这中气氛弄得有些不安,以为他是经受不起这个打击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的问题,是我不好。我回去之后想了很久,觉得还是有很多不妥当的地方,你是一个好人,我不能拖累了你。”

    拖了这么久,终于还是把这张好人卡发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她却没有那种如释负重的轻松感,而是像被压着块巨石一样,怎么都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回想第一次相遇时,是她非要吃他的豆腐,后来又翻了他家的院墙,一而再再而三的用各种名义对他行轻薄之实,甚至还强、强……

    想到那此强吻,楼某人的脑子就像是打了结似的。

    她老是说卓锦书是个渣男,仔细想一想,其实自己也挺渣的。

    明明是她招惹了人家,现在竟然又找些理由给他发好人卡!

    楼之薇越想越觉得愧疚,恨不得当场抽自己两个大耳刮子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她准备有所动作的时候,对面那人终于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三千两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楼之薇眨了眨眼,表示自己没有听明白。

    “刚刚那个茶盏加那条锦鲤,一共是三千两,明日我要去一趟北城门,你可以拿到那里去找我。”

    他淡淡说着,显然是一副拒收好人卡的神情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