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44章 她是个女汉子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若兰也跟着道:“王爷太谦虚了。若兰也听说王爷不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更对茶艺一门别有造诣,与朝阳郡主并称双绝。”

    说着。从侍女手中接过茶盏,恭恭敬敬的递到了楼之薇的手上。

    末了还十分贴心的替她打去浮沫。

    只是没有人注意到,她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指甲中落下细微的粉末。转瞬便融在了茶碗里。

    “姐姐,请。”

    杯盏揭开的那一瞬间。清新的茶香就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楼之薇虽然平日里不拘小节。但对茶艺一门还是有些研究。

    这茶,只是闻着便知其中功夫。

    她眼中也多了几分笑意,不疑有他。直接端起茶杯就喝。

    楼若兰死死盯着,随着茶水渐渐靠近,她的心脏就跳得越厉害。

    紧张。以及兴奋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短短几秒。却像被人放慢了无数倍一样。

    终于,楼之薇的唇碰到杯沿。

    “咦,楼二小姐。你的裙子怎么了?”

    卓君离淡淡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。

    楼若兰后知后觉的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。发现新买的纱裙上居然有一个脚印!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她窘迫的轻呼一声。面色绯红。

    这必定是刚刚楼之薇踢她的时候留下的。

    那个该死的女人,居然让她出了这样大的丑!

    此仇不报。誓不为人!

    “呼!好茶!”

    等楼若兰回过神来时候,楼之薇已经将整杯茶喝了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她心中鄙夷道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粗俗的女人。脸上却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心情大好,她也端起面前的茶碗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浓郁的茶香瞬间流于齿间肺腑,妙不可言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好茶。”

    “谬赞了。”

    卓君离淡淡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虽脸上带着些病弱与憔悴。却还是遮不住那风姿卓绝的气度,文雅沉静,虚怀若谷。

    楼若兰之前对他那些偏驳的想法瞬间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男子相伴,那必然是神仙眷侣般的生活,有什么好挑剔的?

    反正不管是贤王还是齐王,她都不会拱手让给楼之薇那个贱人!

    她的目光落到楼之薇面前那茶碗上,眼中笑意更深。

    不管那个女人曾经多么不可一世,今天都会被从神坛上彻底拉下来,成为泥沼一般的存在!

    “妹妹想什么呢,笑得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“啊,没有。若兰只是听说贤王殿下棋艺也是一等一的好,只是不知道今日可愿赏脸展露一番?”她笑意盈盈。

    卓君离似乎兴致也不错,挥手便让人拿了棋具来。

    他长指捻起一粒白子,抬眼看向楼之薇,问:“试试?”

    结果楼某人非常有自知之明的摆手拒绝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不会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有所不知,爹爹从小最器重姐姐,让她学的都是武艺兵法,希望她有朝一日能成大将之材,是没有空闲的时间来陪若兰打发时间的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明褒暗贬,说白了就是楼之薇是个五大三粗的女汉子,她楼若兰才是正经的淑女。

    不过或许这个时代并没有“女汉子”这么精炼的词语,所以她饶了好大个圈子。

    既没有驳她的面子,也给了她个“台阶”。

    只是这台阶若真是下了,便是承认了自己是个剽悍的粗人。

    楼之薇哪里听不懂她的那些花花肠子,眼睛溜溜一转,应道:“妹妹说得是,我爹从小就说我是个将相之才,以后是要干大事的人!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,王爷听,若兰没有说错吧?”

    她语调软软,秋波浅浅。

    卓君离只是点头轻笑,道:“楼将军果然有先见之明。”

    楼若兰自然以为这句话是在嘲讽,心情也是大好,索性将黑子抱到自己面前,含羞带却的道:“不如让若兰来请教一下王爷的棋艺?”

    “……请赐教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还请王爷手下留情才是。”

    两人各自客道了一番,便开始对弈。

    楼之薇是实在不懂这些,又让人在空空茶碗里给她满上了茶,端到凉亭边看风景。

    楼若兰越看越喜。

    两人厮杀到中局时,呈现出一种焦灼的状态,棋逢敌手,互不相让。

    楼若兰头上浮出不少汗珠,急匆匆的又端起茶喝了几口。

    就在最后一口茶下肚时,凉亭边忽然传来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啊呀!”

    楼之薇惊叫一声,手上茶碗掉进亭外小溪里,摔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她急匆匆的站起来,语气明明十分担忧,眼中却带着得逞的快意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楼之薇犹豫了片刻,最终还是面色难看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楼若兰连忙上前几步扶住她,道:“姐姐是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这、这倒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还不待这话说完,楼若兰就脸色一僵。

    她明显感受到了身体里升腾而起的异样。

    楼之薇却在这时道:“哎,都怪我莽撞,刚刚一时手滑,不小心将王爷养的锦鲤给砸晕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歉意的看向卓君离。

    锦鲤搜集不易,价格高昂,这自然不是个小事。

    可楼若兰已经没有这么多时间来关心这个。

    她捂着肚子,脸色通红,瞪着楼之薇的眼睛恨不得将她撕成两半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,她明明看到她把那盏茶都喝了下去的!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为什么有反应的却是她?

    忽然,肚子又是一阵剧痛,还伴随着巨大的咕噜声。

    “咦?妹妹这是怎么了?”楼之薇问得一脸天真。

    楼若兰羞愤欲死,简直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故意的,你就是想看我出丑!王爷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“妹妹这话什么意思,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。我看你脸色不好,不如让人扶你去休……”

    安抚的话还没有说完,楼若兰的肚子又传来隆隆如鼓声的闷响,亭中几人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卓倾羽自诩是个有绅士风度的人,自然不好让姑娘家难堪,只能摇着扇子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不过另一位显然就没有这么好心了。

    卓君离叫了个侍女过来,在她耳旁低语了几声。

    侍女显然是受过专业训练的,面上没有异样的走来。

    “楼二小姐可是要出恭?请随奴婢往这边走。”

    楼若兰愣了一下,泪眼霎时夺眶而出,捂着肚子就跑了,片刻也不敢再多呆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