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243章 兰心小筑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楼若兰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,好像下一秒就要从马车上跃下去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竟会在这里遇到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本来柳氏让她来,她是不愿意的。

    贤王固然位高权重。可常年卧病在床,早已伤了根本,若她到时候真是当了贤王妃。那也不过是徒有一个光鲜的外表罢了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答应过来也不过是想让楼之薇出丑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病秧子,她还真没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可卓倾羽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他英俊潇洒。风趣幽默。必然是万千女子心目中的良婿的最佳人选。

    “咦,那不是楼家的二小姐吗?你还邀了她来?”卓倾羽摇着扇子,语气中带了几分疑惑。

    卓君离只看了一眼。道:“怕是跟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卓倾羽听了不开心了,“我怎么了,那楼家大小姐如此生猛。我这不也是担心你才跟来的嘛。”

    就在两人说话间。楼之薇也掀开车帘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卓倾羽见正主来了,干脆乐呵呵的迎上去。

    “小楼,一阵子不见。真是出落的越发出尘脱俗。貌若天仙了。”他将手上的扇子摇得风雅。说出口的话却永远都是浮浪轻佻。

    楼之薇默默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倒是楼若兰娇滴滴的垂下了脸。轻声道:“见过齐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今天她穿得日此艳丽,这“出尘脱俗。貌若天仙”必然是在形容她。

    正当她感叹今天来对了的时候,卓倾羽也笑着道:“楼二小姐小姐今天也越发光彩照人,今日有两位美人相陪。本王真是三生有幸。”

    楼若兰愣住,面色忽然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卓倾羽也不多话,直接走到楼之薇那边,朝她伸出了一只手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本王扶你下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还不停的冲她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楼若兰眼中迅速闪过一丝恨意。

    卓倾羽却没注意到,这边伸着手调戏美人,那边用余光有意无意的打量卓君离的反应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那人并没有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“多谢齐王殿下,不过我这妹妹身娇体软,你还是先扶她好了。”楼之薇淡淡说完,便自己稳稳跳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卓倾羽没有办法,只能摆出同样的笑脸去扶楼若兰。

    待两人都下了马车之后,才领着二人往小筑里走,而让丫鬟小厮们都在外面候着。

    “姐姐真是好本事,穿着衣服也能透着一股狐媚子的骚气,真是比飞燕楼的那些花娘还要下贱!”

    楼若兰走在楼之薇身边,阴森森的放着狠话。

    她自以为这声音只有她们两人可以听见,却不知道早就传到了卓倾羽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他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她一眼,脸上风雅的笑意不动如初。

    楼若兰被他的目光看得双颊微红,脑子也开始发热,顺手就拉住身旁的楼之薇,声音软软。

    “姐姐,当心这里的阶梯。”

    她端的是副温柔善良的好庶妹形象,脚下却悄悄拦到楼之薇脚前。

    只要再往前走上一步,必然会摔个狗吃屎!

    楼之薇看见她那个动作,脚下也没有迟疑,直接卯足了劲儿给她踢过去。

    只听一声闷响,楼若兰惊呼着滚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啊!你……呜呜呜,妹妹是好心扶你,姐姐怎么能下得了如此狠手。”

    她眼中迅速蓄满了泪水,眨巴着就开始往下掉。

    “啊呀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哭了半晌,卓倾羽像是才听到似的,连忙过来查看。

    楼之薇笑笑道:“我也没注意,大概是这里石阶抬高,将妹妹给绊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明明就是你踢的我!呜呜呜,齐王殿下,你要给人家做主啊!”她一边哭着一边往卓倾羽怀里钻。

    卓倾羽躲也不是,不躲也不是。

    偏偏楼之薇这时也静静的看着他,那眼神让人背上发毛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他有点后悔今天来凑了这个热闹。

    明明他只是来看热闹的,为什么还没开场就自己惹上了一身腥?

    这不科学啊!

    楼之薇只是耸耸肩,转身走进了小筑,只留给两人一个潇洒的背影。

    小筑里面有个青竹制的凉亭,乍一走进去还颇有些清凉之意。

    楼之薇刚进门,就见卓君离笑意浅浅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的小九九尽数落在他眼中,只是他非但没有责备,反倒带着些无奈和宠溺。

    “顽皮。”

    楼之薇淡淡道:“既然她要作死,那干脆就让她作个大死。”

    说罢走到他面前坐下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卓倾羽也扶着楼若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楼若兰一进门便娇滴滴的告状:“贤王殿下刚刚也看到了吧,明明是她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听卓君离却道:“兰心小筑久未整理,路滑难走,这是本王的疏忽。若楼二小姐执意追究,那本王在这里向你陪个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便真要起身。

    楼若兰一介庶民怎么可能受得起这样的礼,连忙摆手说不再追究。

    可卓君离就像是没听见似的,动作虽缓,却没有停下。

    “楼二小姐在本王的地方摔伤了,本王必然是要亲自赔罪的。”

    见他如此,楼若兰还能有什么办法,只能慌慌张张跪下。

    “没没没、没有!王爷多虑了,若兰刚刚是自己没有站稳,没有摔伤,真的没有摔伤!”

    她急得差点哭出来。

    让皇子向她行大礼,这要是传到了长乐宫里,她必然是要被剜掉膝盖骨的!

    这就是西苍的森严的等级制度。

    楼之薇见小白花妹妹分分钟被逼哭,也是手动为她点了一根蜡烛。

    真不明白柳氏是怎么放心把她送到这狼窝里面来的。

    真想为她们母女的智商默哀三秒。

    明明得了这么大个便宜,那腹黑还做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,想了半天,才勉强点头道:“那就多谢楼二小姐不追究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才坦然的坐回去。

    楼之薇看着对面那张谦和的笑脸,心中怎一个呵呵了得。

    她自然不知道,此时楼若兰虽低着头,却早已经把这笔账寄到了她的头上。

    待四人坐定,兰心小筑的侍女才端上来四盏茶。

    “粗茶一杯,还请诸位莫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“皇兄谦虚了,你这么会享受的人,就连最差的茶也是东溪进贡的雨前龙井,岂会有粗茶一说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